顾辞魂

all乔及他的一切角色,坚决不逆

这咋回事······????

【all乔】【all郑克爽】原罪

之前看乔演的郑克爽,忍不住脑洞了一下,全是肉·······就写了一段,不要跟我要二!!!!!!

http://wx2.sinaimg.cn/mw690/7e0c08e7gy1fklhj9g69dj20qo5bckjm.jpg

【重生在原著】七
不知道为啥就给我吞了,气死

重生在原著



百里屠苏下山的时候整个天墉城都来送别了,一个个挥着手绢抹着眼泪恨不得跟百里屠苏一起走。
可惜天墉校规严厉,束缚了这群祸害。
那天晚上百里屠苏煞气发作差点伤了人,掌教真人大怒,要罚百里屠苏禁闭,幸得执剑长老出关,给百里屠苏求了情,放他下山历练心境,百里屠苏才得以拿了焚寂下山。
陵端羡慕不已,偷偷找了百里屠苏,“要不你跟执剑长老求求情,让我跟你一起下山呗?”
百里屠苏斜了他一眼,“不可,我不能违背天墉城教规。”
陵端嫌弃的看了他一眼,“你装什么大头蒜,你不也违反教规了嘛,还有脸说我?”
百里屠苏心道我违反教规我下山了呀,你能吗?你能吗?
“那我有一个条件。”屠苏冷着脸道。
“什么条件,你说?”陵端眼中射出精光。
“帮我追少恭。”百里屠苏看着陵端。
陵端愣了一下,“百里屠苏!你无耻!趁火打劫!还想拆我cp!不行,换个条件!”
“……”百里屠苏转身就走。
“等一下!”陵端立刻改口,忍痛道,“……成交!”
百里屠苏露出得逞的微笑。
于是百里屠苏以让陵端监督他为借口,把陵端捎上了。
至于小钰,没有人知道她的实力,当然也没人能束缚她啦。
百里屠苏和陵端还有他的老母鸡阿翔,风风火火的下山了。
……
陵越这三年一直跟着欧阳少恭在青玉坛,因为呆的时间太长,成功让欧阳少恭把他当成了自己人,平时有什么事也会和他一起商量。
某天夜里素锦调戏欧阳少恭,把他调戏怒了,摔了琴还丢了烛龙之鳞,陵越来找他时还在房间里生气。
“怎么了?”陵越走进房间,倒了一杯茶递给他。
欧阳少恭看了陵越一眼,“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那只是小钰开的一个玩笑,你不必当真,也不用天天跟着我。”
“……我以为三年了,你至少把我当朋友了。”陵越皱着眉头。
“大师兄当然是我很好的朋友,但是再近一步,就没有了,我希望大师兄能明白。”欧阳少恭十分绝情。
“……我明白。”陵越心情有些沉重。
……
经过尹千觞的查探,在琴川发现了玉衡的下落,于是欧阳少恭准备启程回琴川。
琴川这边百里屠苏和陵端刚下山,看哪都好奇,比起百里屠苏的生活白痴,陵端还是有点头脑的。
“耍剑拉,耍剑拉!各位乡亲父老哥哥姐姐大爷大娘快来看!天墉城好少年百里屠苏为您表演耍剑!不好看不要钱啊!!”陵端拍着手吆喝,百里屠苏一脸冷漠。
老子不要脸的啊。
“这样能行吗?”百里屠苏见周围围了一圈的人,推了推陵端。
“你管那么多干什么,耍剑就好了,啥都别问。”陵端嫌弃的看了他一眼。
百里屠苏怕别人看出自己的尴尬,提着剑挥了起来。
结果一个空中飞人迎面撞来,伴随着尖叫,百里屠苏被撞出三米远。
“谁啊!敢挡小爷的路!!”方兰生一脸血的抱着搓衣板爬起来。
陵端一脸懵逼的把百里屠苏扶起来,气的说不出话,“明明是你撞过来的,怎么反而说我们挡你的路?!”
方兰生噘着嘴斜了陵端一眼,看到他身上的衣服,问道,“你们是天墉城的?”
陵端站起来道,“对啊,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在下天墉城陵端是也。”
“咦!”方兰生立刻惊喜的问道,“真的是天墉城的啊!!”
“那还能有假。”陵端见他那崇拜样有些骄傲的拽了拽衣服。
“两位少侠!刚才是我不对,我道歉,我道歉,为表歉意能不能请二位回我家做客?”方兰生殷勤的问道。
陵端眉头一皱,御搓衣板,喜欢天墉城……还有这一身绿衣服……方兰生!!
陵端和百里屠苏对视一眼,冲方兰生点头。
百里屠苏和陵端在方家没待几天就遇到了采花贼,百里屠苏天天盼望着欧阳少恭赶快来琴川,要不是不知道欧阳少恭还在不在青玉坛百里屠苏早跑青玉坛找他去了。现在采花贼来了,就证明欧阳少恭也快来了,这让百里屠苏高兴不已。
如沁被采花贼抓走,百里屠苏果然在路上遇到了欧阳少恭和陵越。
“少恭!”百里屠苏眼中爆出精光。
“少恭?!”方兰生和百里屠苏一起喊了出来。喊完疑惑的看了一眼百里屠苏,“你认识少恭??”
“屠苏,小兰?陵端师兄?你们怎么在这里?”欧阳少恭和陵越走到屠苏他们面前。
“要去救如沁姐。”百里屠苏相当干练。
欧阳少恭直接看向陵端,“陵端师兄,如沁怎么了?”
陵端无语的看了一眼百里屠苏,仔细的解释了一下最近采花贼事件以及如沁被抓的事。
“那我们走吧,救人要紧,其他的事回去再说。”长久不出声的陵越说道。
潘云寨事件也就是采花贼事件简单来说就是丑人多作怪,欧阳少恭等人很快把他们给揍了一遍,欧阳少恭和百里屠苏也知道了方如沁喜欢欧阳少恭的事。
所以回去的时候百里屠苏就挺纠结,默默蹭到欧阳少恭身边问了一句,“少恭喜欢如沁姐吗?”
欧阳少恭道,“在下心中只有巽芳。”
“……”扎心了。
百里屠苏十分失落,方兰生凑到百里屠苏面前问道,“木头脸,你怎么认识的少恭啊?”
百里屠苏转念一想,巽芳就是桐姨,桐姨就是巽芳,桐姨肯定不会再和少恭在一起啊,那自己还是有机会的,于是又有些高兴,于是回答道,“相亲认识的,怎么啦!”
“你……你别是真的有龙阳之好吧!”方兰生目瞪口呆。
“对啊,你才知道?”百里屠苏斜他一眼。
“你!你不能抢少恭!少恭是我姐夫!”方兰生怒瞪百里屠苏。
百里屠苏看了他一眼,你说不让我抢我就不抢?我不要脸的吗??
回去以后如沁为了感谢屠苏等人的救命之恩专门布了家宴款待,也当作给少恭回来的洗尘宴。

感觉我这两天真的是被气到精分了,对不起我的小可爱们,我们继续萌all乔,我再也不说什么乔攻不乔攻了,我们就单纯快乐的萌all乔吧。

我特么,放弃了,群里开车,拼不成长图,你们将就看,后面还有梗,看能不能放上来,绝望

重生在原著

我他妈一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欧阳长老真是日了狗了遇到一个专业坑主人的小钰哈哈哈哈
欧阳少恭:mmp老子要老子的高智商计划不要玩过家家。【冷漠】
陵越:少恭,别闹。
屠苏:少恭,我……噗
欧阳少恭:百,里,屠,苏!!!!





鬼面人再次出现是在陵越屠苏和少恭下山除妖的时候。
陵越和屠苏都在等这个时候,文中就是这个时候试探出谁是焚寂的主人的。
但是他们这次不准备走老路,而是准备将少恭所有的计划扼杀在摇篮里。
无论是拯救少恭还是拯救那些无辜死去的人,都是他们心之所向。
当少恭和陵越以及屠苏再次走进幻境,少恭准备悄悄离开时,陵越:“少恭,你不要到处跑,这里很危险。”
欧阳少恭看了一眼自己被抓住的手,“大师兄放心。”
百里屠苏:“少恭,若是有什么情况,躲在我身后。”
欧阳少恭看看自己被抓住的另只手,“……”
鬼面人怎么特么还不来!!!
“看来你们都到了?”
鬼面人的声音在几人身后响起。
几人转头,木架上绑着另外一个欧阳少恭。
欧阳少恭:“……”
鬼面人:“……”这剧本不对啊。
“哈哈哈,”鬼面人豪(gan)爽(ga)的笑了几声,“看来不能用欧阳少恭威胁你们了。”
木架与幻化出来的欧阳少恭化为飞灰消失了。鬼面人直指欧阳少恭。
几人立刻战作一团。
鬼面人见自己被群殴,各种暗示欧阳少恭让他快挡住这俩人自己好逃出去。
欧阳少恭翻个白眼,装作不小心被击中倒在陵越怀里,鬼面人很快逃脱了。
“少恭?你没事吧?”屠苏有些着急。
“没事,”少恭咳了两声,“快去追。”
“不管他了,我们先回天墉城。”陵越比较顾全大局。
夺剑失败,欧阳少恭准备回去从长计议。
他编了几个乱七八糟的理由表示要下山了,天墉城一票人表示不愿意,因为三年时间太长,他们不想换地图。
“少恭你没事干啥下山啊我告诉你山下人不爱干净还庸俗的喜欢钱,你适应不了的。”陵端一脸诚恳。
欧阳少恭:“???”老子走过的山比你吃过的盐还多,你现在这是在忽悠我???
“少恭,天墉城也可以学医啊,你让芙蕖师姐带你去找凝丹长老嘛,青玉坛有什么好,那里人一个个眼高手低势利眼,哪有天墉城师兄们帅气可爱啊?”
欧阳少恭:“!!!肇临师兄我要去青玉坛你都知道?”
肇临一脸理直气壮:“我猜的啊!”
欧阳少恭:“……”
欧阳少恭最后还是走了,原因是小钰把拦着少恭不让他下山的弟子全都赶跑了。
“少恭,你快走吧,三年后等我们去找你昂~”
欧阳少恭:“???”三年后的事你们都想好了???
欧阳少恭决定让人查一下天墉城这几年都发生了什么。
“小钰师姐,你别想阻止我,我要和少恭一起下山。”百里屠苏冷着脸道。
“你现在这个样子下山干嘛??去毁灭世界吗??煞气控制好了吗?修为能压住少恭了吗??你去问问执剑长老会让你下山吗??”小钰痛心疾首。
百里屠苏:“……”
“你看看大师兄,人家现在就完全不着急嘛!以后见面机会多的是,少恭这三年也就出去历练了嘛。”
……大师兄当然不着急,他随时可以下山找少恭好么……
百里屠苏没说话,转身回去修炼了。
对,我要压住少恭,就要努力修炼。
而陵越自然不担心,他已经随欧阳少恭一起下山了。
欧阳少恭:“……想不到大师兄也要下山啊。”
陵越:“嗯,下山除妖。”顺便护你不被老男人抓走。
欧阳少恭:“大师兄看来很忙啊。”
“为百姓做些事情,也能体现些修仙的价值,”陵越看着远方,又看向欧阳少恭,“你说对么,少恭?”
“大师兄心存善念,是个好人。”欧阳少恭笑了笑。
几日后,雷炎来找。
“少恭既离开天墉城,为何不来我青玉坛?”
“因为青玉坛卖假药医死人,少恭怕被误会。”欧阳少恭还没说话,陵越插嘴道。
雷炎:“!!!……那也比天墉城整日无所事事不问民间疾苦一心修仙强!”
陵越:“休要胡言,在下天墉城陵越,此次下山便为除妖。”
雷炎:“我只看见你天天跟着少恭……”
“好了!”欧阳少恭打断道,“雷坛主找我就为这事?我是不会去的。”
“欧阳先生不是有一个照顾你的老人叫寂桐么,我已经将人请过去了,欧阳先生还是过去看看比较好。”雷炎丝毫不客气。
欧阳少恭有些头痛。
……
其实肇临说的很正确,青玉坛弟子就是不如天墉城弟子可爱,天天吵吵,天墉城弟子掐架好歹还躲起来暗地里掐,青玉坛弟子光天化日看谁不顺眼就要掐一把。
“不就是坛主的侍女,勾引了坛主又去勾引新来的欧阳长老,整天趾高气昂的,欧阳长老都不带理她的。”元勿对素锦很不满。
素锦路过,轻蔑的看了他们一眼,去给欧阳少恭送茶。
欧阳少恭房间。
陵越将手里一块玉石递给欧阳少恭,“从一只妖的身上拿到的,少恭你帮我看看这是什么。”
欧阳少恭将玉石拿在手上,看了看,眉目之间有些意外和喜色,“这,应该是玉衡,据说用此物炼丹可以活死人肉白骨。”
陵越皱眉,他看了一眼少恭,见他面上惊喜不似作伪,拿过玉衡,垂着眸沉思。
“怎么了?”欧阳少恭有些疑惑。
陵越看了一眼少恭,笑道,“没事,既然这东西作用这么大,我还是带回天墉城交给掌教真人吧。”
欧阳少恭点头。
……
欧阳少恭再次去盗剑时小钰和百里屠苏在吵架。
“你别想阻止我去找少恭!无论如何今天我一定要带走焚寂!”百里屠苏心里委屈。
“你现在什么情况你心里没点数吗!你这样去找少恭只会害了他!你就不能再等等?再过一个月能控制煞气了执剑长老自然会让你下山啊!”
小钰誓死捍卫陵越和少恭独处的时间。
“……”百里屠苏还没说话,就有鬼面人闯进来。
百里屠苏和鬼面人战成一团,小钰皱眉,这么熟悉,分明是少恭的气息啊!
小钰咬咬牙,见少恭不敌屠苏,被伤了后快速离开,小钰也不顾煞气发作的屠苏,追着少恭去了。
欧阳少恭跌跌撞撞的跑到河边,感觉到身后的动静。
“出来!”
小钰从树后出来,“少恭。”
欧阳少恭将面具取下来,“小钰师姐?”
小钰向欧阳少恭走去,“你受伤了?”
“你不该问为什么是我么?”欧阳少恭扯着唇笑道。
小钰走到河边,垂眸看着水中的自己。
“少恭,你相信平行世界么。每一个不同的决定,都会衍生出一个不同的世界。”
欧阳少恭挑眉。
“我本是……你在渡魂时刻的一枚玉佩,因为长时间待在你身边,沾了仙灵之气,凝出神魂,有了神智,也得以看到,你全部的命运。”
欧阳少恭有一瞬间的茫然,“我,全部的命运?”
小钰转头看着他,“每一个不同的决定,都会衍生出一个不同的世界,我存在的世界,你和陵越在一起了。”
欧阳少恭:“……”拉郎拉到家门口了。
“当然,那定然也有你和屠苏在一起的世界,也有你和如沁姐在一起的世界,这都看你如何选择。”小钰看着欧阳少恭。
“你到底想说什么?”欧阳少恭不解。
“主人,不要沉湎于过去的黑暗,多看看眼前和未来的美好吧。”小钰深沉的说。
欧阳少恭:……现在的孩子都这么能说?
“既然你跟我经历过苦难,那应该知道,上天不会轻易放过我吧?”欧阳少恭冷笑。
“那你知道,为什么你会把我刻成玉佩带在身边么?”小钰看着欧阳少恭,笑道。
欧阳少恭皱眉。
“我既能救平行时空的你,现在的你自然也能救啊。”小钰将手放在欧阳少恭背后的伤口上,轻轻拂过,肌肤恢复如初。
欧阳少恭抓住她的手,“天道?”
“主人,”小钰抬手捏了捏少恭的脸,“小钰不会害你,等哪天小钰不得不告诉你的时候,一定会说的,小钰只想让你幸福。”
说完,她拂开少恭的手,转身走了。
欧阳少恭看着她的背影,陷入沉思。
所以陵越和屠苏以及整个天墉城对自己态度那么奇怪都是因为小钰?!
……

没带电脑发不了肉……全发群里了……开车开到飞起,肾虚了……

群里聊梗,阿珩取得圣火,结果控制不了,被反噬,每个月都要用特殊方法压制,然后就被人趁虚而入……
我特么真想写啊,这么多梗,就是懒啊,绝望死了

看了小明的鹿鼎记……对乔版郑克爽耿耿于怀……想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