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辞魂

all乔及他的一切角色,坚决不逆

下章就是吉儿和若尘被黎靖搞到剧里,和剧里吉儿相遇,侯爷肖阳一看,干,为啥这若尘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王英和三皇子一模一样,吉儿差点认错人,剧里吉儿就:干,为啥另个世界的我和这个长得像肖阳的和尚腻腻歪歪的,好尴尬呀搞得肖阳看他眼神都不对了。

总之要撮合肖阳和剧里吉儿,无所不用其极。


关于追星和抑郁症

毕业设计要开始了。我也渐渐明确了自己的选题。

我宽恕了那些曾经对我的冷暴力。

也原谅了那些在我绝望时的冷嘲热讽。

理解了父母对我的爱与恨。

和生活达成和解。

也许这就是成长。

就像迷迷糊糊的睡了许久许久,终于被乔振宇叫醒了一样。

是,被乔振宇叫醒。

因为家庭的不和谐与小学和初中长时间的校园冷暴力,我在初中毕业后患上了很严重的抑郁症。

万念俱灰,世界无光,我痛苦的想死,但是并不想死,没有人真的想死,犹犹豫豫的,一旦有一个光照亮他,一只手拉住他,他就会紧紧抓住,没有人真的想死,而是太痛苦了,一边哭着绝望一边希冀有人能紧紧抓住他,抱住他。

也许你们不理解。

之后就上了半年的高中辍学,去医院,吃药,没有人想死,都想活着,都想每天开开心心的活着。

其实吃药没有天使的城里杨超群那么好玩,抑郁症的药很可怕,它就像恶魔,副作用很大。

我第一次吃,出现了很严重的幻觉,所有的东西都在动,我感觉有人坐在床边看我,我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失眠,眼睛也闭不上。

后来换了一家医院,药效好了很多,副作用没那么大,但是依然很可怕。

这时候我也开始上新的高中,无法融入,常年的冷暴力和家庭的不安导致我敏感,极端,容易崩溃,我在教室里割腕,其实我在晚上人们睡觉的时候死没人发现,但是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可是那时候活着太痛苦了,真的太痛苦了,你永远想象不到你一边积极的想要走出来一边又在那种环境里无路可走的绝望,你乞求别人拉你一把他们鄙夷的目光,你自己却在沼泽里无法自救。我不能控制的想要发泄。

然后就被带到了医务室。

以后班上的人开始用我自杀的事来嘲讽我,给我起外号,让我感觉我没死成真的是我太没种了。

我真的是没种。我始终没敢问他们,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态才能让他们对将逝而未逝的生命发出嘲讽和没种的声音的。

吃药很痛苦,整夜失眠,手颤抖,下颌颤抖导致说话结巴,每天情绪像隔了一层纱,强行调节情绪,恶心,吃不下东西,口苦,焦虑,我很痛苦,可是抑郁症还没好,我还会无缘无故的哭,还会经常情绪低落,还会感到绝望,但是因为有了一个有好感的男孩子,我不想吃药,不想在他面前丢人,因为我手抖也被人嘲笑,口苦也被人嘲笑,我只有停药,去靠近他,虽然最后失败了。

这段时间我喜欢上了乔振宇。

到了大学我依然很难适应大学生活,很难融入,于是又开始吃药,出去兼职,口苦,手抖,又被人嘲笑。

我一惯微笑,没人知道我多难过,多难堪,可是我真的想好起来,没人能帮我,我只好寄希望于药物,每天都恶心每天都想方设法去吃饭,每天做噩梦,夜夜被吓醒,又因为有课和兼职的原因不敢吃助眠的药,因为药效太强,怕一整天昏迷不醒。

我天天低头看手机,靠乔给我努力活下去的动力,靠和粉丝们说话得到心灵的慰藉。

每次去见乔都会提前一个月断药,保证我见他口中没有苦味,手抖的不会太厉害,我每次都努力用自己最好的状态去面对他,然后回来继续情绪低落,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没有希望,躲在自己的躯壳里默默的哭。

我不是自怜自艾,也不是祥林嫂的重复苦难,我真实的感觉到绝望,对生活感到无趣,对自己无由来的无力,我为自己这种状态感觉到难过,又不知如何改变,很小的一件事也会莫名其妙的崩溃大哭,一直吃药,又因为别人的一个异样的眼神断药,我总是这样不坚定,太在乎别人的眼光,明明不想这样的。

和闺蜜在一起,她说会被我的负能量传染,跟我一起玩很不开心。我沮丧了好长时间,我想我果然还是被人嫌弃了。人们往往都只喜欢你微笑的脸,从来不想了解你千疮百孔的心。

某个下课的上午,我一边刷微博看乔一边走在阳光下,抬头的时候,看到好多桃花开了,在阳光下煜煜生辉,我看着这些好看的桃花想,你所说的去乔振宇身边就是以现在这个颓靡模样么?把你的负能量全带给他,把你的受伤的心也给他看,你这样真的是喜欢吗?喜欢一个人不是应该带给他快乐吗?你要带给他什么呢?

我抬手遮眼,不敢直视刺眼的阳光,我感觉阳光像水一样,将我心里那些顽固的,痛苦的污垢一点一点的冲下去了,我想带给乔的,我选择带给我乔的,是一个阳光的我,我要传染给他的,是我的快乐,是我对生活的积极向上,是微笑,是开心,是对美好生活的期待和向往。

我终于醒过来了,在大梦一场后,在经历了无数的绝望,在无数次的悲伤,难过,痛苦,孤独以后,我终于,因为乔振宇醒过来了。

我也终于长大了。

我们国家患抑郁症的人越来越多了,其中90后更是异军突起,我试图理解这其中的原因,想知道为什么,从个人性格,到家庭环境,到社会环境,乃至到时代环境,我们这一代,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想总是有原因的,也许仅仅只是时代潮流的畸形发展,也许是社会进步的必要阶段,我不一定能找到答案,但是我想给我自己一个交代。

就当这是我为自己的选题做的一个笔记吧。

想把这个脑洞写出来,很久之前脑的,这几天一直在脑这个,感觉可以写苏珩,隐忍,安分,最后黑化,辅佐叛乱的将军称王向王爷宣战啥的……
最近就在脑,后面,王爷终于把将军扳倒了,将军带兵出逃,自立为王,然后这个国家本来百姓就越来越不满,将军就队伍越来越壮大,而宫里却还是歌舞升平,王爷对乔乔越来越好,乔乔就其实动心了的,但是他不敢表现出来,这时候就跑出一个王爷的白月光来京了,正好皇帝想要乔,用了一个很有诱惑力的东西跟王爷换,王爷就把乔送进宫里,因为一些事,乔恨了王爷,跟着偷偷来找他的将军逃走了,就开始辅佐将军打仗啦军事啦,毕竟是王子,懂得比将军多,然后王爷和白月光是利益关系,王爷一次次想让乔回他身边,乔肯定不会回去……后面还在脑,之前的链接见评论。

【all乔】【all郑吉】风云变

······老福特有毒,气死了,发了三遍,这次再发不出来我!

四十二

https://wx3.sinaimg.cn/mw690/006WvBxfgy1fwsxrcsm2rj30e50c1q44.jpg

这是一个寺庙。

郑吉四处看了看,刚要走的时候,一个低沉磁性的声音响起,“施主想要去哪?”

郑吉转头看去,是若尘。不,不是若尘,此人的眼神和气场比若尘强太多了,这个人的气质,更接近一个佛。

“去我该去的地方。”郑吉道。

“时机未到,施主何必心急?”这人问道。

郑吉看向他,“莫非时机到了,执月大师就会愿意破戒,助郑吉一臂之力?”

执月定定的看着郑吉,直看得郑吉面红耳赤,忍不住错开眼神的时候,道,“施主的伤还未好,还是好好养伤吧。”

郑吉懒得和他说话,转身回了自己的客房。

······

https://wx3.sinaimg.cn/mw690/006WvBxfgy1fwsxrerycuj30eo06xgm5.jpg

若尘低头看了他一眼,看向冲上来的晏沉沙和郑岩。郑吉转头看向他们,清醒了过来,“是饕餮,别怪若尘······”

郑岩抬手将他抱进了怀里,正想着怎么杀掉若尘的时候,突然顿了一下,他看到了若尘额头的煜煜金光,以前从未见到过。

这让他想起了前世的一件事,他将郑吉带回冥界的那天,郑吉的额头上也闪过这种金光。

当时他没有在意,现在想来,这个和尚,前世与郑吉的关系,以及他的身世应该都不简单了。

郑岩将郑吉紧紧抱在怀里,若有所思的看了若尘一眼,转身离开了。

徒余下其他人或茫然或震惊的对视。

郑岩几人都受了轻伤,他一边走一边道,“我们要赶紧去剑阁与其他几人汇合,饕餮有人相助,已经破开封印了。”

“是谁在帮他?”晏沉沙问道。

郑岩顿了顿,道,“无论是谁,都要付出代价。”

······

几人收拾整顿了一番,郑吉有些心不在焉,天色将明,他看着地平线的光从树林中淡淡的透出来,篝火已经熄灭,他闭上眼睛轻抚着额头。

唯一的两个女孩子兔九和尹无月不知达成了什么共识,突然变得熟络,挤在一起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气氛有些沉默,若尘想要靠近郑吉,被郑岩看似无意的挡住了去路,道,“我们启程吧。”

正要走的时候,前方突然传来一声惨叫,“救命啊!救命啊!”

几人连忙起身,只见一个浑身是血的中年男子正跌跌撞撞拼命的向郑吉等人的方向跑来,后面是两个眼睛赤红长相可怖的妖物。

方沐白和尹无寒上前将受伤的中年男人挡在背后,将两个妖怪击退,晏沉沙抬手一挥,两个妖物从下而上一点点的化成了石头,方沐白和尹无寒连忙带着男子后退,解决了妖物以后连忙问男子发生了什么事。

“赵家的孩子······赵家的孩子变成妖怪了!带着一大群妖怪把万古镇围了起来,大侠,快救救我们!”中年男子惊恐的说道。

“赵悬?”郑吉问道?

“对!对!就是他!”男人连忙点头。

几人对视一眼,方沐白道,“无寒你和无月在这里照顾一下他吧,我们去看看怎么回事。”

郑吉点头,众人连忙动身前往万古镇,在路上郑岩一直眉头紧皱,沉默不语,到了万古镇外围后几人停了下来。

万古镇被一个巨大的结界包围了起来。

郑岩抬手施法攻击结界,但是因为皮囊的原因而施展不了多少法力,即使是这样一般的结界也应该承受不住的,但是这个结界却丝毫不动。

“这上面有饕餮的内丹的气息。”郑岩道。

“莫非饕餮附身了赵悬?”九虚子问道。

若尘忍不住看了郑吉一眼,郑岩眼神变得阴冷,“饕餮······”

“我们要把赵悬救出来。”方沐白道。

“你怎么救啊,”兔九突然阻止道,“打得过饕餮吗?而且那小孩本来就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谁知道他是不是和饕餮同流合污啊。”

“妖就是妖,”九虚子冷哼一声,“果然从来只顾自己。”

“你!”兔九气的立刻红了眼睛,“我这是为了你们好!”

郑吉见此,连忙说道,“兔九姑娘不用担心,饕餮曾被我们封印过,实力大不如从前,定然不会掀起什么大浪,而且作为江湖侠者,镇子里那么多百姓我们岂能坐视不理,况且我们的初衷便是消灭······那些妖魔,姑娘觉得呢?”

兔九撇了撇嘴,又看了一眼九虚子,点头,正要说什么,一个小小的身影突然从结界内走了出来,道,“你们终于回来了。”

几人连忙警戒起来,郑吉问道,“赵悬?”

赵悬点了点小小的头,“我需要你们,帮帮我吧。”

方沐白暗暗的准备着,问道,“帮你什么?”

“帮我······”赵悬突然笑了,小手伸出来,一个白色的珠子飘在了空中,“帮我做一次大人的祭品吧,只有这样大人才能帮我报仇。”

饕餮的内丹发出强烈的光芒,吞噬着周围的一切能量,几人立刻浑身无力,所有的内力快速流失,郑岩冷酷的看向赵悬,抬手去抓饕餮的内丹,赵悬甩出一条纯黑色的铁链困住了郑岩,郑岩眉目一沉,“这是黎靖的的缚灵锁!你从哪里拿到的?!”

赵悬看着他们,许久,道,“我不想杀你们的,对不起,但是我要报仇,为我爹娘,我要给他们报仇!”

“为什么?要杀害一整个镇子的人?”郑吉艰难的问道。

赵悬的眼中渐渐漫上眼泪,缓缓道出了所做的一切原因。

几个月前,赵悬一家搬来了万古镇,因为镇子上的居民排外的原因,一家人去了人家并不多的地方落了脚,但是镇长见财起意,正好妖物在镇子里肆虐,人心惶惶中,风声裹挟着流言直指新来的赵家,正好一户人家被妖物掏了心,带着某种不知名的目的的镇民在镇长的带领下顺着血迹去了赵家,顺理成章的杀害了赵悬的父母,夺取了财产,而赵悬却因为镇长的奶妈,也就是老婆婆的极力相护躲过了一劫。赵悬小小年纪家破人亡,心中恨极,正好有一个人来找到了他,告诉他,可以帮他报仇,但是他要帮他接近一个叫郑吉的人。

“我要报仇,大哥哥,对不起,我不想的·····”赵悬轻轻地摇头,眼中的决绝让人心惊,他转身走进结界,任凭几人的内力被饕餮的内丹吞噬。

“不······”郑吉越来越虚弱,郑岩不停的想要挣脱开缚灵锁,他有些动怒,难道现在就要彻底暴露自己了吗,这场游戏还没结束,他怎么甘心,但是吉儿已经撑不住了······

突然,一声佛语呢喃响起,一道金光在周围猛地爆发,一种万物生长的生机在周围蔓延开来,几人顿觉轻松,流失的内力也开始回流,连缚灵锁都去了不少灵力,而饕餮的内丹竟被金光冲击的魔气尽散,直接掉在了地上。

几人皆无力的倒在地上,郑吉艰难的来到郑岩面前,扯了扯他身上的缚灵锁,“这是什么?”

郑岩安抚的冲他笑了笑,“别担心,没有伤害的,我很快就能断开它。”

郑吉有些担忧的看了他一眼,“你不会又要自损身体吧?”

“不会。”郑岩摇头,说完闭上了眼睛,双手掐诀,缚灵锁上顿时缠绕了大量阴气,他用力一挣,缚灵锁应声而断。

郑吉见他挣脱开,便也没有再担心,转身去看若尘。而郑岩悄悄抹去了唇边的血迹。

若尘正静静地看着郑吉。

郑吉抿了抿唇,上前道,“多谢了。”

若尘看着他,许久道,“佛说,贫僧与施主有缘。”

郑吉又想到了那个梦,反问道,“大师也耽于欲望了吗?”

“是欲非欲,施主定然比贫僧更清楚。”若尘道。

郑吉没有回答,待众人都恢复了气力之后,便道,“我们去镇子里吧。”

走进镇子,大街上死气沉沉,散着魔气的尸体在路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几人都拿出武器严阵以待,一边走一边小心翼翼的注意周围的状况。

前方突然传来呜呜的小儿哭声,几人抓紧了武器,向前走去,只见浑身是血的赵悬正拿着一把匕首痛哭,倒在他面前的是一个老年男子,想来应该是他恨极的镇长。

兔九面露不忍,正要上前,四周突然冒出了许多妖物,一点一点的向几人逼近。

几人唯有专心对付妖物,无暇再顾及赵悬。

······

直到太阳高照,郑岩斩杀最后一只妖,放眼望去,再找不到赵悬,整个镇子苍凉一片,连阳光都冰凉的照不暖。

对或错,有时候真的无法评判,有些事,有时候也无法阻止。


因为要拍毕业作品,请不起演员,就给我弟和发小找了些影视表演的课程,结果他俩齐齐拒绝看,说太诡异,害怕,晚上不敢看,我说那你们白天看,求求你们看一看,完事我看了下那些教程,爆笑出声,演员太不容易了哈哈哈哈哈哈卧槽哈哈哈哈哈,就是课堂上学表演要进入那种情境嘛,旁边人看肯定诡异啊,老师还在边上转告诉他们情绪的调动啥的,真的场面极度诡异,不知道怎么说,可能就是瞟了一眼没设身处地的看吧,身边有学编导的朋友说拍摄的时候导演得会引导,引导演员去表演啥的,看来到时候我有的忙了······怎么说,又有了可以不更文的理由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这么多天没更文是有原因的

因为我在接单画画······


因为是第一次画厚涂,很紧张,画的很死,很多地方处理的也不好,完成度也很差,所以朋友有点不太满意······我准备再给她画一张。

下张画线条的,厚涂要加油啊啊啊,朋友对我期望很高,不能让她失望!

【刘乔】爱在来时同人脑洞

一张图引发的脑洞,陈翔宇超级好吃!只有大纲没有文,脑过就算写过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95085289290670#_0

看看现在能不能打开啦

太慢了太慢了。

想写吉儿看到玄清和黎靖温和的说话的样子很嫉妒,黎靖看到玄清和吉儿嘿嘿嘿时极度宠溺的样子更嫉妒,然后某次玄清受伤变成了原身上古白龙的样子,想要卷走郑吉的时候黎靖跑过来,白龙十分温和的和黎靖道别,吉儿生气的不得了,不停的挣扎,但是还是被玄清卷走了,白龙想和吉儿嘿嘿嘿吉儿不配合,不停的挣扎,白龙就压抑着烦躁和疑惑安抚他,半推半就的嘿嘿嘿,吉儿气的咬他,但是他不知道当时的黎靖更生气,气的牙痒痒,还不能表现出来的那种。

妈耶棒呆。

我要赶快写啊啊啊啊啊

以及过几章肖阳应该会穿越过来哈哈哈哈哈,两个世界的吉儿应该会相遇一下,好玩好玩,主世界肖阳和吉儿的感情也该发展了2333

【all乔】【all郑吉】风云变

第四十一章

把若尘提成小攻之一了,前世给他一个和郑吉的二人世界。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93355608612304#_0

存个小乃文的脑洞

最近补了少年讼师纪晓岚里乔乔演的杨乃文cut,然后忍不住脑洞了下,感觉挺带感。

小乃文有点怂怂的,还有点坏,小心思多,公子哥一样总喜欢大手大脚带纪晓岚玩,酒肉朋友,附庸风雅。说这么多其实都是废话哈哈哈哈说正事说正事。

就是一只狼妖曾被小乃文救过,在小乃文和纪晓岚认识时阴差阳错附身在了纪晓岚身上,于是小乃文惨了。

因为狼妖并非善茬,在长久的独来独往中他只记住了小乃文曾给他的一点温暖,只想把他牢牢抓在手里,差不多是这种变态性格,因为怕把小乃文吓死他就只好暂时附身在纪晓岚身上,白天修炼夜里就出来和小乃文嘿嘿嘿。

第一次小乃文肯定是不从的,狼妖就用了法术困住了他,结果一用法术他就出现獠牙和红瞳,把小乃文差点吓死,第二天就想跑,半途被醒来的狼妖截住又带回来了,之后小乃文就以为纪晓岚就是狼妖,特别怕他,这让纪晓岚很疑惑,就开始观察他,发现他身上总是很多奇怪的青紫,于是想跟踪小乃文,但是一到晚上就被狼妖强行抢占了身体主权,由于已经有了两次非自愿被抢占身体,纪晓岚就和狼妖共情了,就做了一个梦,梦见他变成了一个妖强迫小乃文。

然后纪晓岚就想吓唬小乃文知道真相,小乃文特别听话,果然是这样,纪晓岚不知道为什么不想告诉小乃文他不是狼妖,总是喜欢和他玩暧昧,把小乃文吓得一惊一乍的,超可爱。

某次亲热的时候被喜欢纪晓岚的三丫头看到了,于是她终于对纪晓岚彻底死心了。

差不多这样······后面的还没想到,想到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