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辞魂

all乔及他的一切角色,坚决不逆

我日我昨天晚上做了个梦,梦见第三次世界大战了,人们都住在防空洞里,然后我提着一个黑箱子穿着棕色风衣在废墟里走过,到了一个据点,然后那个据点在……做写文的活动,我就给他们脑了一个脑洞???

然后我就进了梦中梦,梦见我的脑洞,就是,乔乔去了一个全是女孩子的世界,然后他想泡女孩子的时候,发现都是大……吊……就是全是女装大佬……然后把他给日了……

这是什么奇葩梦……


啊啊啊啊啊啊这粮太好吃了wwwww我也想搞赵康!!!


【剧版许药】【迟来的生贺】撩人(上)

@月妄尘 生日快乐!在你生日的最后一个小时里发粮,还没车,抱歉23333

——

我是一只猫。

一只漫无目的的流浪猫,常为了生存与他人争食,在人来人往的路边,在荒无人烟的废弃楼里。

在撑过严寒的深冬后,我终于在初春的夜里倒下了。

我以为我会死。

药不然的到来其实是一个巧合。因为我正好倒他家门口了,他家传出的食物的香气吸引着我,很香很香,我本想偷偷跑进他家找点啥。

药不然给了我点吃的,看着我狼吞虎咽,又进去端了些水。

我吃完东西,舔了舔爪子,抬头看着他,叫了两声,告诉他我是他的猫了,他笑了笑,说,“走吧,回家找你主人去。”

?我要是有主人还至于饿成这样?

我这猫脸皮厚的很,丝毫不嫌弃他这智障言论,坚定的跟着他进了屋。

他赶了我两次,赶不走,就只好让我留下来。

夜里一人一猫洗完澡,窝在床上的时候,是我最快乐的时光。

药不然身材特别好,小腹很平坦,没有赘肉,也没有嶙峋的肌肉,窝在上面的我还能感受到他呼吸的频率,每天都在这样小小的起伏中入睡,我发现自己越来越离不开他。

我本来就是流浪猫,谁都留不住我。于是他出去的时候我也随着他偷偷跑了出去。

我才发现他有一个好朋友。

说是好朋友,其实只是单方面的,我能感觉到药不然一直在暗暗的讨好他,这让我十分不解,药不然不应该是这样个性,他一到了这个人面前就跟以前完全不一样,我仿佛都不认识他了。

他怎么会讨好别人?

我一度怀疑这是我的错觉。于是我便躲在暗处悄悄的观察起了他们。

我其实心里有点不爽。

药不然怎么能讨好别人呢?

这个人叫许愿,好像和药不然一样是什么五脉的后人,但是因为家里有些什么事被踢出了五脉,我对这些其实并不太感兴趣,只是在他们的只言片语中了解到了一些。

最让我感兴趣的还是药不然。

我终于发现他讨好许愿的原因了。

那天药不然并没有跟许愿在一起,他和一个我从未见过的人在聊天。

“上头说要快点拿到素鼎录,你想办法吧,等不及了。”

“别催我,我有什么办法,许愿他根本不信任我。”药二爷翘着二郎腿,恢复了他平日的样子。

“你知道许愿喜欢你吗?”那人反问。

药不然愣了一下,“喜欢我?”

“你可以用你的身体……”

药不然眼中染上了恼羞,漂亮的眼睛瞪了那人一眼,“我是药家二爷,你把我当什么了?”

药不然竟然没有动手。我有些诧异。

“如果你不去,上头也会强迫你去,为了素鼎录,老朝奉可什么都做得出来,你自己想想吧。”那人冷笑一声,转身离开了。

药不然猛的踹了一脚旁边的桌子,眼中的怒火压抑不住的爆发开来。

我不知道他心里到底藏着什么事,让他一个堂堂药家公子却甘心被别人如此侮辱,甘心去做这个什么老朝奉的爪牙。

我想我是心疼他的。

他最终还是去找了许愿。

他在许愿面前一直很欢乐,像个真正的少爷,无忧无虑,没头没脑的样子。我不知道他是真的很开心,还是装的太像了,连眼睛都看不出来。但是这次却安静了许多,让许愿有些无所适从。

药不然窝在许愿的单人床上睡着了。

他好像很累,我躲在黑暗的阴影里,默默的观察着他。

哪怕作为一个猫,审美和人不同,我还是想说,药不然是很漂亮的,他的美是一种张扬的气质和秀气的容貌结合的那种,很矛盾,又让人欲罢不能的美。

许愿坐在他旁边默默的看着他,许久以后,突然俯身吻了药不然。

我动了动,许愿看到了我,抬手比了一个“嘘”的手势。

我又退了回去。

我知道药不然没睡,他已经做出了决定。

那天夜里药不然没有回去,留宿在了许愿的小古董店。

我也一直窝在高高的古董架子上,仿佛要随这些亦真亦假的古董彻底融入到黑夜里去。

我对人类的交【】媾其实没什么兴趣,但是却特别想看药不然的反应,我想看他委身于人的时候是屈辱还是快活,是隐忍还是放浪。

药不然总是让我意外的。

他在许愿想要打地铺的时候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低声说,“许愿,你陪陪我。”

那密而长的睫毛在昏暗的灯光下颤颤的发着抖,许愿心里肯定软的一塌糊涂,因为他停下来坐在床边问,“怎么了?我的药二爷?”

语气里满满的宠溺。

药不然跟他静静的对视着,缓缓的凑近他吻了上去,又很快的退回来,眼睛弯弯的笑了,像一只偷腥的小狐狸,许愿眼中带着深邃而诡异的光,深深地看着药不然,然后俯身将他压在床上吻了上去。

他们的吻激烈而缠绵,像要把对方掏空,最终药不然坚持不住,推开许愿低低的咳嗽。

衣服被凌乱的扔在地上,我歪头看了一眼,又去看药不然。

他与许愿紧紧相拥,在狭窄的床榻上被许愿压着开拓。

低声喘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搞他!!!搞他!!!!!!!!

这几年一直守着这个tag,终于又有新人来了,请务必多给新太太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动动手指就能让太太有产粮的动力,真的很划算!


他就是这么好的人,从不争名逐利,如果不是古董官博说出来,可能绝大多数人都不会知道。
向心而生。
我喜欢的,热爱的,就是这样一个很好的人啊。
在当下番位越来越凸显的时候,他却依旧坚持自己,只要剧好。

在补以前的文的链接,给我累的,还发现重生在原著竟然写了两个五章……

重生这个文我都没大纲,直接打开lof写的那种……等我有时间撸个大纲出来233333

再生梦也没有大纲,等我有时间把这个也撸一个出来,今晚就补到这吧,把风云变和穿越末世的链接补了,但是穿越末世的后面章节还是来不及放上来,等有时间再放吧。

所有的事都等有时间我真的233333


在群里开过一个脑洞,准备以猫的角度写许药的二十四节气之夏至。

算了我先把月月的生贺文写了吧。

有人投喂我all药粮吗,我可以回投。


今天收拾东西,翻出了许多15年16年乔乔的图,忽然生出了一种物是人非的失落感。

每年都有新人来,每年都有旧人去,也没什么好失落的。

希望与我相遇的你们都能找到自己一生的爱人。

好人一生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