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辞魂

all乔及他的一切角色,坚决不逆

【木玉】【藏玉】阴阳

五.大藏
恶鬼在金色的法阵中身体越发透明,他脸色有些扭曲的看着方宝玉,“宝玉,你骗我?”
“别叫我的名字!”方宝玉一脸愤恨的瞪着恶鬼,“你对我做出那样的事,我为什么不能这么对你!我恨不得杀了你!”
“哈哈哈,”恶鬼笑出声,“你不是也很舒服吗,宝玉,你要学会忠于自己的欲望。”
“闭嘴!我杀了你!”宝玉从木郎手中抽出剑就冲进法阵。
长剑从恶鬼身体里透出,恶鬼啧啧摇头,“宝玉,凡兵利器杀不了我的。”
宝玉不管不顾的冲着恶鬼一顿劈砍,最终却被晴空大师唤了回来。
宝玉退出法阵,晴空大师开始收网。
“你们还真以为这样就能抓住我?”恶鬼扯了扯嘴角,掐诀运起了内力,一瞬间法阵发出刺眼的金色光芒,人们受不了的捂住眼睛,脱尘郡主大喊道,“小心,他要逃!”
可是已经迟了。
等光芒散尽,果然已经没有鬼影了。
功败垂成。宝玉因为刚才心情大起大落,忍不住靠在墙边哭了起来,奔月脱尘木郎等人在一旁安慰,晴空大师在一边道,“阿弥陀佛,老衲失言了。”
宝玉抬起头,“不怪大师,是他太强大,我本来就没准备一次就能杀死他。”
劝了一阵后,宝玉回去吃了点饭,便要去睡觉,结果身体一阵难受,心口突然一痛,昏了过去。
那是毒。
木郎脱尘奔月宝玉都中了毒。只有紫衣侯能救。可是紫衣侯把所有人都救了,就是不救宝玉。
于是宝玉跑了出去,在荒野里一个墓碑前晕倒。
不一会,被一个鬼面人推醒。
“你干什么?”方宝玉虚弱的问。
“你为什么在这里?不怕鬼吗?”那鬼面人问。
“鬼有什么可怕的。”宝玉不屑的撇了他一眼。
“……不说这些,我来教你化毒绵掌,练了可解你身体里的毒。看好了。”说着,将化毒绵掌在宝玉面前过了一遍,宝玉看着,不由自主的跟着练了起来,果然觉得轻松了不少。
“这是君子剑谱,招式虽优雅平和,却招招致命,记得每日练习啊。”鬼面人留下剑谱便走了,宝玉只好自己翻看剑谱。
一日,宝玉在练习君子剑的时候突然毒发,被路过的珠儿和呼延大藏救了。
宝玉醒来后,见到呼延大藏第一个想法就是杀了他为武林除害。
结果被珠儿拦了下来,宝玉看了珠儿一眼,拖着中毒的身体踉跄的走了。
珠儿不放心他,让呼延大藏去跟去看看。
……
宝玉拖着身子在路上蹒跚,满心的胡思乱想,一会儿想现在太阳这么烈那恶鬼应该不会过来,一会儿又想他该不会去找奔月麻烦吧,然后听见了后面的脚步声。
呼延大藏追了上来,方宝玉皱眉,“你是来杀我的吗?那动手吧!”说着就要拔剑。
呼延大藏无语的看了他一眼,抵住他拔剑的手,正要扶住他摇晃的身子,却发现他已经晕倒在自己怀里了。
方宝玉醒来时自己正躺在手推车上,身体被捆着,抬头就看到呼延大藏正推着他走。
“你为什么不杀了我?”方宝玉问。
“你要去哪,我送你。”呼延大藏冷声道。
“你要是不杀我,迟早有一天我会杀了你。”方宝玉继续威胁。
“要不是为了珠儿,我才不会救你。”呼延大藏声音更冷了。
“你不杀我,我迟早有一天杀了你……”
等好不容易将方宝玉安顿在白云观的柴房,呼延大藏走了出去。
方宝玉颓废的靠在草垛上,空气中一阵阴气刮过,宝玉猛的睁开眼睛,他已经被恶鬼压在了身下!
“宝玉,我说过,你要是敢骗我我绝对会让你生不如死!”说着,低头堵住了方宝玉的嘴。
方宝玉感觉有什么东西顺着喉咙进了肚子,下腹一下子窜起一阵邪火。
“救……唔……唔唔……”宝玉伸手推拒着身上的人,可是渐渐地意识却被欲望主宰,恶鬼一把撕开宝玉的衣服,正当他要进一步时,有人闯了进来。
呼延大藏。
呼延大藏还没走远,听见动静立刻转身回来,却一下子看见一个透明的鬼物在亵渎方宝玉。
“好强的阳气!”恶鬼皱眉,看了呼延大藏一眼,消失了。
呼延大藏愣在原地,怎么会是木郎神君?他皱了皱眉,连忙蹲下去扶躺在地上的方宝玉。
宝玉吞了那颗药,被欲望烧的意识不清,呼延大藏刚把他扶起来,宝玉便不受控制的软倒在他怀里。
“救我……救救我……啊唔……啊……”方宝玉难受的抱住呼延大藏,呼延大藏一愣,犹豫的去拉他的衣服,方宝玉见他还要用衣服将他裹起来,难受的推开他的手,骑坐在他的大腿上,伸手抱住他的脖子不放,“不是这样,不是……你动一动啊……呜……”他眼中流出泪来,最后委屈的伏在呼延大藏颈窝处哭了起来。
呼延大藏大脑当机,抱也不是不抱也不是,他从来没见过一个男人也可以这样,衣衫半解,眉目含春,眼睛里的控诉让你恨不得给他自己的全部。他的心跳的厉害,身上碰到少年的每一寸肌肤都感觉在燃烧。
欲火攻心,宝玉忍不住吮吻呼延大藏的脖颈,吸吮他的喉结,呼延大藏的手一下子抱紧了身上的人。
宝玉沿着下颌向上吻,吻过唇角,小舌探入那削薄的唇。
一瞬间,仿佛野兽觉醒了,宝玉被压倒在地上,那野兽紧紧箍着他的腰,开始攻城略地。

不知道这尺度会不会被吞啊……

评论(1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