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辞魂

all乔及他的一切角色,坚决不逆

【木玉】【藏玉】阴阳

六.白水圣母
木郎神君解毒以后一直在侯府修养,直到一天晚上,那恶鬼再次找上他。
恶鬼其实已经很强大了,至少他想让人看到他别人是可以看到他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总是争不过这个木郎神君的身体,但是这个身体又是最适合他的,他总是想再试一试。
“哼,怎么,上次吃的苦头还不够?”木郎神君冷笑。
恶鬼心头一凛,这个木郎神君绝对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但是这样才有挑战性不是吗?
“你知道我为什么和你长得一模一样吗?”恶鬼抛出诱饵。
木郎神君翻了个白眼。
见他不接,恶鬼狠了狠心,“那你知道为什么我会缠着方宝玉吗?”
“方宝玉身上有宝物?”木郎神君挑眉。
“方宝玉是至阴圣体。”恶鬼直接甩下一个炸弹。
“至阴圣体?!”木郎猛的转头,心神一松,恶鬼看准时机一举潜进他的身体。
“你出来!!”木郎神君皱眉,面部扭曲。
“至阴圣体你该知道是什么吧,我卖给你这么大的消息,怎么能一点好处都没有呢?”恶鬼借木郎的口说道,“要是你们自己,一辈子会知道这个秘密吗?这么好的宝物,我都分出来给你了,你都不懂知恩图报吗?”
木郎皱眉,“你少在这胡说八道,哪有男人是至阴圣体的,你还真以为我不知道至阴圣体吗?”
“呵,你还真不知道,男人是至阴圣体还真是千年难遇,那比女人更纯粹,你若是不识货,不如将你这身体让给我,武林盟主算什么,我可以给你练成绝世高手,让你的名字流传千古,如何?”恶鬼循循善诱。
木郎刚才只为压一压筹码,结果这恶鬼不买账,只好皱眉另寻方法。
恶鬼却等不及了,道,“就这么定了,白天你继续做你的事,晚上我出来透透气。”说完,不等木郎回答,早已潜回意识深处了。
木郎死死的皱着眉头,看向窗外。
……
呼延大藏将方宝玉送到紫衣侯身边,和赤松道长定了一个约定,三天后的决斗,赤松道长输了就交出赤霄宝剑。
而因为赤松道长的爱人去世,三天后他失约了,呼延大藏找了过来。
经过那次和呼延大藏的那种事,反正方宝玉是不愿意看见他,于是就在一边小声和奔月说话,结果呼延大藏重重的咳了一声,朗声道,“那就这么定了。”
原来赤松道长因为爱人去世,心存死志,竟然真的要和呼延大藏决斗。
这三天里,赤松道长谁劝都不听,紫衣侯就想找人去劝一劝呼延大藏,让他放弃这次决斗。
本来方宝玉不管这事的,结果在他有一次从外面回来的时候,被路边等候已久的呼延大藏给抓住了。
呼延大藏抱住宝玉来了个深吻,等他喘不上气时才将他放开,宝玉无力的靠在他怀里,瞪他。
自从发生那件事以后,呼延大藏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抓住宝玉就先亲一亲,好像有肌肤饥渴症一样。
宝玉推开他,“你干嘛?”
呼延大藏看着他,也不说话,看的宝玉浑身难受。
过了会,呼延大藏说,“我跟珠儿说了,我不喜欢她。”
宝玉瞪大眼睛,“你喜不喜欢她关我什么事啊!跟我说这些干嘛!”说完,转身就要走。
呼延大藏直接从身后抱住他,宝玉着急,“你放手!”
“我会对你负责的。”呼延大藏说。
“谁要你负责啊,我他妈是男人,那次是意外,意外你懂吗?放手!”宝玉不是习武之人,呼延大藏的胳膊仿佛铁臂一样,不能撼动分毫。
宝玉非常想大喊有人耍流氓,但是因为被耍流氓的是自己,于是又有顾及,只好无力的问道,“你到底要干嘛!”
呼延大藏看着他精致的侧脸,说,“跟我走。”
“不可能!”想都别想!
于是呼延大藏二话不说,点了他的穴扛起来就走。
“王八蛋!呼延大藏!你放我下来!”
呼延大藏无动于衷。
……
将方宝玉带到自己住的地方以后,呼延大藏直接将他放在自己的床上。
方宝玉立马退避三舍,防狼一样防他。
见他这可爱的模样,呼延大藏忍不住笑了笑,“你放心吧,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不会对我怎么样还把我掳来,我信你才有鬼。
……
紫衣侯和奔月四处寻找方宝玉,而呼延大藏和赤松道长决战的日子也到了。
决战那日早晨,宝玉坐在床边问呼延大藏,“那个,你能不能饶赤松道长一条生路?”
呼延大藏整理好衣襟,走到床边,两手抵住床沿,将宝玉笼罩起来。
巨大的威压。
宝玉后仰,看着呼延大藏一句话不说,凑到他面前,盯着他的眼睛。
???宝玉懵了。
呼延大藏见他反应不过来,干脆将他压倒在床上直接吻了上去,长驱直入,纠缠着柔软的小舌搅了个天翻地覆。
一吻毕,呼延大藏整理着有些凌乱的衣衫道,“抱歉,我有好处才办事。”
说完转身出门了。
宝玉躺在床上喘息,“王八蛋!”
呼延大藏果然留了赤松道长一命,但是依然将他打成重伤,因为他死活不肯交出赤霄宝剑。
结果呼延大藏被武当派追杀,身受重伤,白水宫将他捡了去。
白水宫在江湖亦正亦邪,被江湖人称魔教,但是依然屹立不倒。
当夜,白水圣母慈爱的看着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呼延大藏。
“不……不要……”呼延大藏忽然开始说梦话。白水圣母凝神去听。
“宝玉……不要走……宝玉……”
白水圣母皱眉,为什么要叫宝玉?不应该是珠儿?
“宝玉……不要走……我……我喜欢你……”
白水圣母心神大震,踉跄的起身退了一步。
大藏和宝玉??只有白水圣母知道,他们是兄弟啊!

评论(1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