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辞魂

all乔及他的一切角色,坚决不逆

【木玉】【藏玉】阴阳

十三.身世
方宝玉被抓的消息是脱尘郡主放出来的。
那天她去找木郎,却远远看到凉亭里木郎怀里抱着一个人,脱尘心里有些泛酸,走近一看,震惊的发现那人竟然是方宝玉!
方宝玉乖巧的靠在木郎怀中,木郎正喂他葡萄,喂一颗,宝玉咬开里面的果肉含在嘴里,木郎便低头吻住宝玉的嘴巴,将那小小的一颗葡萄暧昧的分食,一颗又一颗,脱尘郡主不敢置信的看着这场景。
“哟,脱尘郡主大驾光临,真是令寒舍蓬荜生辉啊!”木郎将宝玉放下,起身道。
“木郎,这是方宝玉?你把方宝玉怎么了?”脱尘质问。
“谁说他是方宝玉,他明明只是我眷养的一个小倌。”木郎冷声道。
脱尘不相信,抓住方宝玉的肩膀,“方宝玉!你怎么了?你快醒醒!”
宝玉一声痛呼,木郎将脱尘推开,抱住宝玉冷声道,“你弄疼他了。”
脱尘心里难受,转身就要离开,木郎在身后警告道,“还望脱尘郡主别把在下这小癖好说出去才是。”
脱尘郡主脚步一顿,心里确定了确是方宝玉无疑,立刻回去将这消息送给了紫衣侯和呼延大藏。
……
木郎从沉睡中醒来,自己正抱着宝玉,而宝玉还在睡,木郎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然后低头扯开宝玉的亵衣,果然,虽然宝玉洗的很干净,但他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却洗不掉。
木郎气的发抖,“木,郎,神,君!你给我滚出来!!”
恶鬼从潜意识里醒来,“干嘛?”
“别以为一体双魂我就奈何不了你,你要是再敢动方宝玉,就算是亲兄弟我也决不饶你!”木郎面色扭曲,说完不等恶鬼反驳便将他压制回去。
是的,木郎本是锦衣卫安插在江湖中的奸细,因为长得像因仇家追杀死去的木郎神君,便直接顶替了他的身份。而他身体里这个恶鬼,才是真正的木郎神君,青木堡的少堡主,也是他从小分离的双胞胎哥哥。
宝玉听见动静,醒了过来,茫然的看着木郎,想起身却四肢无力。
木郎俯身压在宝玉身上,低头强势的吻着他,感觉到宝玉的回应,却突然退了回来。
宝玉呆呆的看着他,唇色鲜红。
“方宝玉,你怎么这么淫荡?”木郎笑着说,眼中含着危险的光芒。
宝玉忍不住将手抵在木郎胸膛上,木郎却突然低下头凑到宝玉的颈窝,粗重的喘息灼烧着宝玉的脖颈,宝玉忍不住想躲,木郎伸手按住他,喘息着,然后突然张口咬住了他的脖颈,仿佛野兽捕住了他的猎物,死死的咬着,恨不得立刻吞下去。
“呃啊……啊!!”宝玉痛的喊出了声,瞳孔紧缩,脖颈扬起,双脚蹬着床褥,手更是用力的想要推开身上的人。
等木郎口中尝到了血腥味,才缓缓的放开宝玉,宝玉痛到流出了眼泪,浸了眼泪的双眼无辜的望着他,小声的喘息着。
“来,尝尝你的血。”木郎俯身吻住宝玉,将含了血的津液渡到他口中,看着他一口一口的吞下去,又将牙印处渗出的血舔去,再次哺入他口中,宝玉乖巧的吃下去,还去舔舐木郎的嘴唇,仿佛一个喂不饱的孩子。
“方宝玉……”木郎抱紧了身下越发纤瘦的身体,伏在他的颈窝,一直一直不说话。
……
这几个月白三空和木郎合作把江湖搅的一团乱,江湖上的门派为了自己的利益互相残杀,为了正派邪派的阵营互相利用,互相安插间谍,一个不小心就会成为无辜的刀下亡魂。
本来白三空很高兴可以重振家族的雄风,他会在家族里扬名,成为著名的历史人物,后人都因为他骄傲。
但这一切都基于有宝玉的基础上,他只有这一个亲外孙,也只有他可以延续家族的香火。
哪怕他是至阴圣体,只要没人知道,他依然会延续家族的香火。
木郎其实不怎么在乎被别人看到他和宝玉的,毕竟他现在没有用锁链锁着宝玉,也没有囚禁他,是他自己要在木郎身边。
这可没人逼他。
今日木郎给方宝玉穿了一件白色的长袍,披散着头发坐在木郎怀里看他处理那些密报,纤瘦的身子缩成一团,睁着圆圆的眼睛安安静静的不说话。
“宝玉,在想什么?”木郎低头看着他。
方宝玉抬起头看着他,眼睛里有浅浅的疑惑。
木郎还没说话,宝玉突然扶住他的肩膀缓缓起身,跨坐在他身上,双腿撑起身子,微微俯视着他,肩头的长发越到身前。
木郎气息有些重。
宝玉靠近木郎,鼻尖碰到了他的鼻尖,然后轻轻错过,唇碰到唇,紧贴,辗磨,伸出舌尖挤入唇缝,抵开齿关,轻轻触碰着里面那柔软的舌,纠缠着他,让他到自己的嘴里。
木郎猛的将宝玉拉开,津液拉成银丝落在宝玉唇角。
“方宝玉,你在勾引我?”木郎低声喘息着。
宝玉急忙摇头,“你……没有……最近……”
他是想说木郎最近在他身边却不碰他的事。
以前木郎曾有一次在他身边呆了一天没动他,结果第二天木郎就让他知道了不主动的下场。
木郎一把将他拉进怀里,“我现在就办了你。”宝玉被他压在书案上深深地吮吻,木郎的手用力的揉弄着宝玉的腰侧,正要向下去的时候,突然感到头顶一股杀气,立刻将宝玉抱起来躲开了。
木郎缓缓的起身,看着来人道,“终于藏不下去了,白三空。”

评论(9)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