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辞魂

all乔及他的一切角色,坚决不逆

【木玉】【藏玉】阴阳

十四.前兆
“木郎,把宝玉放了!”白三空眼神如炬,“把他放了,我白三空答应永远只效忠于你。”
木郎啧啧摇头,“白老大侠,你是不是没看清形势?是我关着宝玉吗?分明是他一直在粘着我好不好?”
“你胡说八道!”白三空骂道。
“三个月前从青萍山庄出来,宝玉就一直粘着我,与我同吃同睡,寸步不离,你说,我怎么能没有一点表示呢?是吧,宝玉?”木郎捏住宝玉越发尖削的下巴,笑问道。
宝玉乖乖的点了点头。
白三空不可置信的看着宝玉,宝玉瘦了很多,消瘦的身子几乎撑不起衣服,眼睛圆圆的,茫然和呆滞,靠在木郎肩头,木郎说什么他应什么。
这分明是用了药。
“宝玉?我是外公,你看看我,我没被呼延大藏杀死,我来接你回家了,宝玉,你醒醒,到我身边来,宝玉……”白三空焦急的看着宝玉,想要让他清醒。
回家……
“回家……外公……”宝玉莫名有些委屈,想要回忆一下,头又开始剧烈的疼痛,方宝玉抱着头,努力的想自己为什么委屈,越想头越痛,他觉察到自己好像忘了很多东西,想要触碰又被什么禁锢着,宝玉嘶吼着,求助的抓紧木郎的衣服,想让他救他。木郎有些惊慌,宝玉的眼中竟然流出了血泪!
“闭嘴!不想让方宝玉死就给我闭嘴!!”木郎瞪着白三空,低头擦去宝玉脸上的血泪,低声说,“宝玉,看着我,看着我,”宝玉勉强睁开眼睛看着木郎的眼睛,听见木郎有些着急的说,“什么都不要想,宝玉,你放松身体,让头脑空白,什么都不要想……”
白三空焦急的上前,伸手搭在宝玉的脉门,木郎果然在用药物控制他!
宝玉听到木郎的声音很快平静了下来,眼睛眨了眨,缓缓的闭上。
木郎看到宝玉晕过去,将他抱起来,冷冷的盯着白三空,仿佛一条毒蛇。
“锦衣卫!”
外面层层包围的锦衣卫一下子涌了进来,将白三空围了起来。
“木郎!你要怎样才肯放了我外孙!”白三空和锦衣卫对峙着,眼睛恨恨的盯着木郎。
“白老大侠,你觉得宝玉这样还能离开我吗?而且,我这么喜欢他,怎么会放他离开呢?”木郎扯了扯嘴角。
“你要是真的喜欢他,就不该给他下药,不该囚禁他!若有一天他醒来,以他宁折不弯的个性,不是你死,就是他亡,你之所求,难道就只是这些假象吗?”白三空冷酷的撕开被木郎极力掩盖的事实。
“我要什么,还轮不到你来告诉我!”木郎凌厉的扫他一眼,道,“给我好好招待白老大侠!”说完抱着宝玉转身离开。
徒留白三空和锦衣卫大打出手。
……
木郎将宝玉放到榻上,用湿毛巾擦去他脸上的血迹,满意的将他抱在怀里。方宝玉当然不会死,他只会被唤醒,怎么会死。刚才一幕看似凶险,其实只是流出了某些穴位中被堵塞的淤血,当那些穴位被打开,方宝玉也就恢复了理智。
木郎有些心慌。白三空的话是他一直忽略的肉中刺,每次想到都要疼一疼。
方宝玉……如果我放了你……
不,不可能。
你属于我。你的身体,你的灵魂,永远都只能属于我!
木郎吻了吻宝玉柔软的唇,抱着他闭上眼睛。
……
白三空被重伤,连夜出逃,在京都外昏了过去,被呼延大藏救了下来。
白三空醒来时,呼延大藏正在生火,木棍轻轻撑开堆积的木柴,用小扇子扇出风将火苗扩大。
“你醒了?”珠儿走过去,将白三空扶起来。
火引燃,呼延大藏放下扇子走过去,“方宝玉在哪里?”
“你……有何目的?”白三空虚弱的看着呼延大藏。
“我要去救他。”呼延大藏面无表情的看着白三空。
“是真的!大藏和宝玉有约定,大藏肯定会救他的!”珠儿急忙解释。
白三空放下心,道,“在……木郎的府邸……宝玉一直在他身边……”他交代了地址,和那里防守相对较弱的地方,然后看着呼延大藏,道,“你杀不了木郎,现在江湖估计没几个人能杀得了他,你只要把宝玉带出来就行……”
呼延大藏正拿起剑,点了点头。
“还有……”白三空顿了顿,“无论你看到什么,都不准说出去!要不然我追你到天涯海角也要杀了你!”
呼延大藏皱眉,“会有什么?”
“不必多问,也许你去了就知道了。”白三空疲惫的闭上眼睛。
呼延大藏没有太多好奇心,现在急着去救宝玉,便点了点头,融入了浓黑的夜色中。

评论(8)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