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辞魂

all乔及他的一切角色,坚决不逆

【木玉】【藏玉】阴阳

十七.决绝
已经是深夜了。
所有的人都已经睡去,大藏抱着宝玉向门外走去。
门外一个黑影,仿佛一棵树,一动不动。
大藏停下脚步,看着那个背影。
那人转过身,是紫衣侯。
“要去哪里?”
“洗澡。”
紫衣侯静静地看着呼延大藏,宝玉抱着大藏的脖子,在他怀中一动不动。
“你们真的决定了吗?做好了承受不伦之恋的后果的准备?”
呼延大藏点头。
“宝玉,你呢?”紫衣侯希冀的看向方宝玉。
方宝玉眼睛转动,淡淡的看着紫衣侯,“我还有选择吗?”
紫衣侯一怔,想要说什么,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有摇摇头,转身离开了。
呼延大藏也抱着宝玉走进黑夜。
……
最近木郎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不再寻找宝玉,也不再对江湖人士紧紧相逼。
大家围在一起讨论木郎下一步想做什么,宝玉手指轻轻的敲击着桌子。
他的武功已经被金祖扬解开,但是现在还是弱了呼延大藏一筹,因为经过那夜,呼延大藏内力大涨,宝玉的优势也被呼延大藏比了下去。
但是宝玉已经不在乎了。
他现在只想杀了木郎。
……
人人自危。所有人都感觉到有什么要爆炸了,死寂的空气,心中的弦崩的极紧。
这个时候,木郎送来了消息,奔月在他手里,要救奔月,拿方宝玉来换。
然后将地点定在了传说中的罗亚古城。
宝玉没有推辞,立刻答应了,三天后去赴约。
……
当天夜里,宝玉正躺在床上闭眼假寐,忽然感觉到房间里有动静。
宝玉睁开眼睛,是许久不见的木郎。
不,是木郎神君。或者说是恶鬼。
宝玉抽出枕边的剑向恶鬼刺去,恶鬼轻松躲开,两指夹住宝玉的剑尖。
“宝玉,”恶鬼皱眉,“先别急着杀我,听我说完话。”
“我跟你没什么可说的!我要杀了你!”宝玉目露凶光愤怒的刺过去,恶鬼侧身躲开,抓住他的手逼他扔了剑然后一把把他按在墙上。
“放开我!”宝玉挣扎着。
“方宝玉你冷静点!”恶鬼气的想揍他,但是话还是要说完。
“方宝玉,你要记住,若是明天要打起来,千万不要杀了木郎。”恶鬼用木郎的眼睛看着宝玉。
“你想让我放过你?做梦!”宝玉瞪着他。
“你知道你什么体质!!”恶鬼咬牙切齿,“木郎以前吃过很多苦,所以心里怨气很大,若是死了定会变成厉鬼纠缠你一生一世!我现在已经快要压制不住他了,而且经常被他反压制,若是他成为厉鬼你觉得会像我一样对你那么温和吗?!”
宝玉越听越绝望,“那我怎么办?!我不杀他,难道等他再来囚禁我吗?!”
“他只是对你的独占欲太强!宝玉,他并没有实质的伤害过你,一切都源于对你的喜爱,我希望你能放过他一次,也放过我。”恶鬼无奈的看着宝玉。
“我不要!”宝玉眼中含泪,恶狠狠的说,“他羞辱我,折磨我,让我做了他三个月的禁脔,若是这也算喜爱的话,我要不起!”
“宝玉……”恶鬼吻住他的眼睛,“对不起,对不起。”
“滚开!”宝玉挣扎着要躲开。
恶鬼放开他,转身要走,宝玉提剑刺去,恶鬼却身子一僵,缓缓转过身来。
将将要杀了他的时候,眼前的人影却不见了。
宝玉猛然回头,被木郎一把踢掉手中的剑然后将他掼到床上。
宝玉想要起身,却被人按住双手压在身下。
“宝玉,好久不见,想我了吗?”眼中闪烁着疯狂的色彩,宝玉看着他,是木郎。
“木郎!你放开我!我要杀了你!”宝玉死命挣扎。
“你怎么还是这么蠢?”木郎叹息一声,抓住宝玉的下颌去吻他的唇。
宝玉咬他咬不动,只能任他钻进自己口中,勾缠自己的舌。等他吻够了,便看着宝玉的眼睛严肃道,“宝玉,跟我走。”
宝玉眼中有一瞬间的茫然,“你做梦!你休想!我是不会再受你控制的!你死心吧!”宝玉眼中有深深的恐惧。
木郎笑了笑,说,“那我不控制你,你跟我走吗?”
“我永远都不会跟你走的!你放开我!”宝玉挣扎道。
“宝玉……”木郎眼中再无笑意,低头轻吻他的脖颈,“我是真的爱你,你连大藏都能接受,为什么不能接受我?”
宝玉停下来,定定的看着木郎的眼睛,“因为我恨你,我恨不得杀了你。”
“……哈哈哈”木郎心中一痛,起身放开宝玉。
“方宝玉,你已经决定与我作对了是吗?”木郎冷声问。
“我们两个势不两立!”宝玉决绝道。
木郎点点头,“好,那明天就祝你好运了。”说完,人影便消失了。
宝玉坐在床边,发呆到天明。

评论(1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