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辞魂

all乔及他的一切角色,坚决不逆

阴阳番外篇

嗯,我看3p肉你们没多大兴趣,那就到这里完结吧。
→_→

二.当原剧木郎与同人互穿
木郎上一秒还在阻止宝玉去杀大藏,下一秒一睁眼就来到了金祖扬的酒池肉林。
今日是回来拜见长辈的,几人拎了好些礼物,紫衣侯和白艳烛迎了出来,道,“来就来,拿那么多东西做什么。”
白艳烛这几年也想明白了,她并没有尽到一个母亲的责任,也无权多过问几个孩子的事,冷战了几日就忍不住思念去见了他们,毕竟还是自己的孩子,也只能任他们去。
但是白三空很生气,这是要白家绝后啊,于是宝玉每次来都躲着不见他。
宝玉也很无奈,但是好歹白艳烛和老酒鬼他们不在乎自己这些事了,所以来了也不会尴尬。
奔月加入了武当,所以平时不怎么回来,而珠儿因为王巅最后的忏悔,也跟他回去了。
所以宝玉来的时候,这里就清冷了一些。
而木郎神君作为新来的人,就格外受关注。
“这是?”白艳烛看着木郎神君。
“岳母好,小婿木郎神君。”恶鬼风度翩翩的介绍自己。
一阵沉默。
宝玉来不及捂住他的嘴,干笑着看白艳烛。
白艳烛无奈的抚额,安排几人坐下。
几人围在桌边说了一些琐事,也讨论了一下武林的时事,最后白艳烛望着呼延大藏,有些欲言又止。
“你还在找寻名剑吗?”
呼延大藏点了点头,“师父的遗命,也算一个约定,无关仇怨。”
“我们中原的名剑,怎么能落在蓬莱人的手里!”金祖扬有些愤愤,差点拿酒葫芦朝呼延大藏扔过去。
“我不会将它们带到蓬莱。”呼延大藏低头说道,“我只要给师父一个答复就好。”
金祖扬看着呼延大藏,叹了一口气,摇头起身离开了。
宝玉看着呼延大藏这么沮丧,不忍心的低头安慰,“我会跟你一起找,总会找到的,别难过了。”
呼延大藏顺势将宝玉抱在怀里,点了点头。
木郎从踏进酒池肉林就一直没说话,心中震惊的无以复加。
这个木郎神君是谁?呼延大藏和方宝玉??这简直超出了木郎所有的认知。
于是他只好一言不发,静观其变。
入夜。
木郎站在门口看天上的月亮,宝玉走出来,站在他身边。
“你不是木郎。”宝玉很肯定。
木郎诧异的看着宝玉,“我不是木郎,又会是谁?”
宝玉冷笑,“木郎不会到现在还一言不发,也不会看到我和大藏在一起无动于衷,更不会一点不关心武林时事。说!你是谁!”宝玉将刀架在他脖子上。
木郎恍然大悟,事出反常必有妖,这方宝玉还是有点小聪明的。
木郎看着宝玉,笑了笑,“若是我说,我是从另一个世界里来的木郎,你信不信?”
“另一个世界?”宝玉疑惑的皱眉。
“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确实是和这里相同的,另一个世界。”木郎解释道。
宝玉挑眉,“哦?说说你们那个世界的事?”
木郎运功弹开他的剑尖,却忽然注意到了一直被自己忽略的这个身体的内力。
好强大的内力!!
木郎感觉若是自己恐怕终其一生也无法达到这样的境界。
看来,这个世界还真是不可小觑。
“我们那个世界……你喜欢奔月,呼延大藏喜欢珠儿,结果在武林大会的时候,王巅将珠儿许配给了你,然后你就和珠儿……之后就是大藏为了珠儿要杀你,王巅给珠儿下蛊毒,每次动情都会伤害大藏,大藏受伤,你要给你外公报仇杀了大藏,珠儿和我就拦住了你……我就是在那时过来的。”木郎看着宝玉,陈述道。
“嘁。”一声嗤笑,呼延大藏从房间出来,“胡言乱语,宝玉怎么可能和珠儿在一起?”
呼延大藏有些吃醋的抱住宝玉。
“也就是说,他还没有发现你的身份?”宝玉有些急切。
“他会发现我的身份?”木郎抬头眼中一亮。
“如果,我是说如果他发现了你的身份,你会怎么对付他?”宝玉看着木郎,将手里的剑放下。
“杀了他,或者招安。”木郎直接坦言。
宝玉松了一口气,又有些失落,那个世界的方宝玉真幸运,和奔月在一起又和珠儿纠缠不清,不像自己,只有被人压的份。
“你在想什么?”呼延大藏将宝玉转过身。
方宝玉有些心虚,“没什么啊……”
“和珠儿在一起?想都别想!”呼延大藏捏住宝玉的下颌威胁道。
“宝玉,你可别忘了,你是至阴圣体,有了我们,这一辈子你都别想碰女色。”恶鬼靠在门边挑眉笑,“而且,我们满足不了你吗?”
木郎看着宝玉,疑惑道,“至阴圣体?”
恶鬼看着一脸惊慌的宝玉,“嗯,可以增长内力,不知道你们那里是不是,你回去可以试试。”
宝玉看着恶鬼,冷笑,“这一个世界的我还不够,还要让别的世界的我也这么倒霉吗?”
恶鬼笑着走到宝玉面前,“你说,跟我们在一起是倒霉?”
宝玉向后退了退,“我不是那个意思……”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恶鬼扛起宝玉进了房间。
宝玉向呼延大藏求救,呼延大藏冷眼看着宝玉走远,“确实该打。”
宝玉心中一片冰凉,估计这几天要下不了床了。
木郎和呼延大藏站在原地,“你不要碰宝玉。”呼延大藏跟木郎严肃道。
木郎失笑,“我喜欢的是脱尘,你想多了。”
“他过得很苦,能不计前嫌和我们在一起,要忍受多少世人的冷眼,尤其是你。”呼延大藏看着木郎。
“我?”木郎感兴趣的指着自己,“我做了什么?”
“你曾将他囚为禁脔,强制的心理暗示加施药,三个月,他现在还会下意识的亲近你。”呼延大藏眼中有仇恨。
木郎点了点头,“确实不可饶恕,所以,宝玉的至阴圣体是真的?”
自己体内的内力确实高到不可思议,若是放到自己那个世界,恐怕百年内都找不到对手。
呼延大藏点点头。
木郎突然感兴趣了起来,如果这个世界的方宝玉是至阴圣体,而自己那世界与这里本就同出一源,那岂不是……
而那恶鬼,之后木郎也知道了他的身份,是真正的木郎神君。木郎倒是很意外,木郎没有被夺舍,说明那个世界是没有恶鬼的。
这个世界又为什么会有?
“当时我的魂魄正好穿过宝玉的身体。”恶鬼解释。
“那个世界大概是错过了。”木郎恍然大悟。
宝玉靠在恶鬼怀中频频叹息,“原来那个世界的我混的这么风生水起,还跟两个女人纠缠不清。艳福不浅啊。”
恶鬼捏住宝玉下颌,“怎么?羡慕了?你还跟三个男人纠缠不清,你的艳福也不浅啊。”
宝玉认怂的点头,腹诽道,艳福不浅个鬼,老子天天被你们折腾的下不了床,还艳福。
……
几天后,众人告别了酒池肉林,踏出门的那一刻,木郎也回来了。
几人问了问木郎关于那个世界的事,没有什么新鲜事也就过去了。
木郎扯了扯嘴角。
其实一开始过去木郎还是有些发蒙的。旁敲侧击问了问脱尘,一下子就明白了。
那个时候的自己,还没被宝玉识破身份,还呆在大藏身边,而宝玉的至阴圣体,也没有任何人发现。
而且,他的至阴圣体已经被成功遮掩过去了,要不是木郎心细,都差点没看出来。
所以……现在的宝玉,还没被人品尝过……
真是可惜。
但是,在这里,木郎不想再做什么,或者他可以留给这具身体来做。
宝玉为了珠儿能跟他回去,答应了替呼延大藏疗伤,这两天一直呆在这里。
但是他莫名的想赶快离开这里。因为木郎对他的态度突然变了。
毕竟灵魂还是不一样,当大家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木郎下意识的给宝玉夹他爱吃的菜,所有人都愣了。
宝玉莫名的看了他一眼,道了声谢。
木郎笑着道,“感谢你为大藏疗伤。”
众人恍然大悟,也都给宝玉夹菜。
而平常的小动作也成了他的破绽,他不再跟脱尘多相处,反而频频出入宝玉的房间。
从那以后宝玉就开始躲着大藏,除非疗伤否则绝不见他,大藏和珠儿有些莫名,但是也不知道说什么。
然后木郎换了回来。
宝玉将珠儿带走以后,被老酒鬼截住,最终老酒鬼将珠儿救了回来,但也让珠儿彻底失去记忆。
而宝玉,在救了珠儿以后,在某个夜里失踪了。
自然是木郎。当然这个木郎并没有走囚禁这条路,而是带着面具要了他。宝玉是自由的,但是却始终摆脱不了木郎。木郎准备在他面前刷足了存在感,再将他的身份一点点坦白。
当然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
而本世界的宝玉,自然想不了那么多,没事出去打打猎,或者一大家子驾车出去游玩,木郎在朝堂有任职,也会有许多事处理。
但是在疼爱宝玉这件事上,没一个马虎的。以至于宝玉经常腰酸背痛,咬牙切齿。

评论(17)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