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辞魂

all乔及他的一切角色,坚决不逆

【越恭衍生】(丁隐x郑吉)吾爱(上)

看来一发完不了……说好的一发完呢……


丁隐是山野里的小农夫,郑吉是异族里的小王子。郑吉是被大王子的人骗到山野的,在山上晕了一夜,被第二天早起上山砍柴的小农夫救了。
于是他和小农夫丁隐成了好朋友。
丁隐叫他阿吉,郑吉叫他阿隐。丁隐出去砍柴,郑吉就在家里给他做饭。本来郑吉也想跟他一起去砍柴的,但是丁隐看他穿着不凡又气度从容,就拒绝了。
从那以后郑吉就经常偷跑出来找丁隐,丁隐也在家里多备了一个人的碗筷,一个人的被褥。
有一次花朝节,丁隐带了郑吉出去玩。
这是属于中原的节日,异族从来没有,所以郑吉很新鲜,被丁隐带着买了花灯到河边,丁隐将花灯放到了河里,看向了郑吉。
郑吉没看清丁隐的花灯上写了什么,而自己的花灯还什么都没有写。
“写你喜欢的人的名字。”丁隐看着郑吉的眼睛。
郑吉愣了下,有些踟蹰。
丁隐一脸纯良,逼视着郑吉。
“我……”郑吉想说他没有喜欢的人。
丁隐接过他的花灯,一笔一划的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阿……阿隐……”郑吉有些茫然,看着丁隐将花灯放到河里,随水漂远,看着丁隐站起来,走到他面前。
他的脸上是慌乱的镇定,是赌徒等待最后的答案时压抑的心跳。仿佛他所有的一切都捏在郑吉手里。
郑吉有些莫名的惶恐。他想转身离开却被丁隐抓住了手,这一瞬间丁隐强势的仿佛另外一个人。
“阿吉,”丁隐还是那个纯良的样子,说出的话却让郑吉心悸,“我喜欢你。”
郑吉退了一步,却被丁隐抓住了手。郑吉就眼睁睁的看着丁隐吻住他的唇。
也许他们是互相喜欢。
于是郑吉接受了。那时他们还很年轻,心性单纯,在田野里一起采野菜都会觉得很幸福。
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不经意的对视也会忍不住的微笑,郑吉整天围着锅碗瓢盆打转都觉得开心,一起洗手也会互相泼水闹在一起,像所有的单纯的小情侣一样。
郑吉觉得自己会一直这样幸福下去,哪怕每天要看大王子脸色。
后来他和丁隐的事就被大王子的母妃知道了。他的母妃用丁隐来威胁他,想要取他性命。
郑吉从那之后再也没去见过丁隐。丁隐有些愤怒郑吉的不告而别,又担心他遇到了什么危险。
当郑吉再次回到他和丁隐的小屋时,早已人去楼空,陈旧的灰尘落在桌子上。
他是死了,还是走了?自己最终是害了他了么?
呵。
……
郑吉去京城的路上被大王子的人追杀,意外的被几个人救了。后来他才知道,救了他的,一个是公主,一个是公主拜把子的大哥王英,还有两人则是公主的贴身侍卫。
郑吉很幸运,在一路的相处中和公主混的还可以,到了京城公主让侍卫阿漠给他安排了一个不错的官职。
郑吉觉得自己看到了希望。
公主和王英好像陷入了三角恋,和一个叫小唯的妖怪纠缠不休难分难舍。
因为公主经常在他面前自怨自艾,郑吉也会跟她说说话。所以他们很快熟悉了起来。
有一天公主因为和亲的事私自跑出了皇宫想去见王英,等郑吉赶到的时候她正在和一个树妖缠斗,公主好像是有什么金凰心窍,被树妖觊觎了好久,今日终于得到了机会。
郑吉当即救下公主和树妖战在一处,但毕竟是凡人,很快被树妖缠住无法动弹。
树妖感觉到郑吉的血有妖气,便盯住了他修长的脖颈。王英这时赶了过来,但是还没等他出手,一个黑色的人影便破窗而入,一举将树妖的枝蔓斩尽,把郑吉拉进了怀里。
郑吉还没看清救他的是谁就被一个激烈的吻堵住了嘴巴。
后面的阿漠带人赶到时震惊的看到郑吉正被一个黑衣男人按在墙上激吻,而树妖早已没了踪影。
郑吉愤怒不已,抬脚攻向男人下体,却被男人乘虚而入将一条腿挤进他的两腿间。郑吉抬头,看到那双眼睛时愣住了。熟悉又陌生……曾经熟悉的纯良眼睛变成了现在莫名的妖异邪恶。
是丁隐。
他没事,真好。郑吉眼神变得柔和,两手抵着他的双肩,想要推开他莫名霸道的吻,想问问他这些年去哪里了,却被丁隐更加粗暴的抱进怀中,仿佛要吞掉他一样的狠戾。直到郑吉快要窒息的时候,丁隐才抱住软倒在他身上的人,准备离开。
“站住!”阿漠和王英带人拦住那黑袍男人,“放开郑吉!”
丁隐轻飘飘的看了两人一眼,低头抬起郑吉的下颌,“哪个是你的姘头?还是两个都是?”
郑吉眼中带着不敢置信的茫然,“你说什么?”
“这不是你的新欢吗?”丁隐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妖异的看向郑吉。
郑吉顿了一下,忽然一举挣开他的怀抱,冷冷的看着丁隐。
“三年时间,不告而别,”丁隐绕着郑吉走了一圈,“再次相见,就看到你在勾引一个老妖怪,”丁隐轻佻的上下打量着郑吉,“要是我不过来,你是不是……”
“啪!”郑吉一巴掌打在他脸上,打断了他要在自己的朋友面前说出口的污言秽语。
“……你不是阿隐,阿隐绝对不会对我说这种话,说!你是谁!”郑吉眼中漫上眼泪。手微微的颤抖。
丁隐从那一巴掌中回过神,死死的卡住郑吉的下颌,“我当然不是阿隐,你的阿隐早在被你抛弃的那一刻就已经死了!”丁隐拂去他脸上的眼泪,揽住了他的腰,“走,你不是喜欢男人吗,我满足你。”
“你别碰我!”郑吉挣开他的手,后退了两步,“你滚,我不想再看到你。”
丁隐伸手,直接用法术将郑吉吸到手里,一挥袖子,带郑吉在众人眼前消失了。
众人到处找,没有找到郑吉,只能作罢。

评论(10)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