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辞魂

all乔及他的一切角色,坚决不逆

再生梦

早就想打霆琛他那混蛋老爹了,既然写了这文怎么也要过过手瘾嘿嘿嘿。


周霆琛因为要给沈之沛治病,这几日一直住在将军府,今天准备回自己家看看。
顺便替之前的周霆琛教训一下自己老爹,好让他安分些,以后别不长眼挡自己的路。
一进门便看到周鸣昌在虐打黎邵峰,周霆琛没有阻止,缓缓的走过去,坐在沙发上,看着他们。
周鸣昌被周霆琛这么看着,渐渐的打不下去了,停了手,“你这么看着老子干嘛?!老子教训自己干儿子!你回房去!”
“大哥,干爹他……”黎邵峰一副要为周鸣昌开脱的样子。
欧阳少恭看了眼黎邵峰,就喜欢这样的人,只要让他怕你,再打一棒子给个甜枣,他就可以为你所用。懦弱又阴险,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以后可以很好的当自己药庐的外交官了。必是稳赚不亏。
现在是收买人心的时候了。
欧阳少恭走到周鸣昌面前,突然扬手一巴掌将周鸣昌扇的偏过头去。
周鸣昌不可置信的看着周霆琛。
“大哥!”黎邵峰抓住周霆琛的胳膊。
“这一巴掌,是替我娘打的,我娘跟了你没一天好日子,却连死都不能让你重新做人。”欧阳少恭冷着脸,眼中有着纠结的恨意,俨然已经是周霆琛了。
又一巴掌扇下去,“这一巴掌,是我自己的,我的幸福被你一次一次摧毁,你为了一己私欲将自己的儿子捆绑在身边,受尽痛苦折磨。”
再一巴掌下来,“这一巴掌,是替邵峰打的,他命运本就坎坷,好不容易逃出你的魔掌,又被你抓回来虐待,十八层地狱,日日受非人之刑都洗刷不了你的罪孽!”
黎邵峰心里震惊又感动,大哥为了给自己出气竟然打了自己父亲!
欧阳少恭见周鸣昌一脸愤怒恨不得扑上来撕了自己,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扯起唇,眯着眼睛,“我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几度容忍你的周霆琛了,以后你最好安分点,别让我再抓住你的把柄,否则我一定大义灭亲掐死你。”
周鸣昌被掐的喘不过气来,看着周霆琛的眼睛,莫名觉得害怕,深深的恐惧让他急忙点头,什么话都不敢说了。
欧阳少恭一把将他甩在地上,道,“邵峰,跟我上楼。”
黎邵峰看了周鸣昌一眼,点点头跟上了周霆琛的脚步。
周鸣昌爬起来,看着周霆琛的背影,捂着脸满眼恨意,我是你爹!!!你敢这么对我!!我一定让你悔不当初!!
……
欧阳少恭本来不喜欢打人的,但是就是莫名想打周鸣昌。
现在心情不错。
黎邵峰进来的时候,周霆琛正站在一架钢琴前。
“邵峰,”欧阳少恭微笑着看了黎邵峰一眼,坐在了凳子上,“你过来教一下我钢琴的基础吧。”
黎邵峰看着周霆琛,坐在了他身边。
……
一个小时后,黎邵峰将大致的基础讲了一遍,欧阳少恭点点头,这才抬手去按下琴键。
刚开始时一个一个的音符并不连贯,渐渐的开始像溪流一样连成一串,接着便是像河流一般的欢快,放松,最后所有的欢乐一齐涌入大江,激起一股澎湃的豪迈之情,让人忍不住的发抖,想要呐喊,最后所有的豪情汇入包容而宽广的大海,所有的激烈归于平静,许久,黎邵峰闭上眼睛,渐渐的回过神。
“大哥……”黎邵峰震惊的看着周霆琛,“这是什么曲子?”
“哦,随手而作,没有名字。”欧阳少恭微笑着摇头。
这才是真正的天才!!黎邵峰心内震撼不已。
“大哥,你的音乐造诣简直超越现在所有著名的音乐家了!”黎邵峰看着周霆琛,“你有没有考虑过去外国留学?”
欧阳少恭摇摇头,略有些轻蔑的撇了一眼钢琴,“比之钢琴,我更喜欢古琴的淡泊与缥缈,这钢琴不仅笨重,反而多了几分上层贵族的名利的味道,未免有些轻浮。”
黎邵峰:……
“哦,呵呵,古琴确实是古代隐士所喜爱的乐器……”黎邵峰笑了笑。
“邵峰,我可否请你帮个忙?”欧阳少恭终于步入主题。
“大哥你说。”
“我想在上海滩开一个药庐,也就是医馆,你可否帮我看看哪些地方比较不错?你也知道,我对这些……”少恭十分纯良的解释。
“药庐?为什么大哥你要开药庐?你会医术?”黎邵峰疑惑。
“我……”欧阳少恭看了黎邵峰一眼,将拿来搪塞沈之沛的理由又跟黎邵峰说了一遍。
黎邵峰一脸不可置信,“什么?!这不可能!大哥……大哥他……”
欧阳少恭垂下眼睛,眼中冷光一闪而过。
“怎么?都是一样的身体,我就不是你的大哥了么?”欧阳少恭似笑非笑。
黎邵峰心中莫名一怵,下意识摇头。
欧阳少恭再次温和的笑了起来,抿唇拍了拍他的肩膀,“找到地皮以后来告诉我,我必有重谢。”
“好……好……”黎邵峰点头。
“那好,今日来家里看了一趟,我也该去找将军办正事了,你也回去吧。”欧阳少恭披了一件衣服,不甚满意的掸了掸袖子,转身离开了。
做完这些事就把这些皮衣服给换了。欧阳少恭心道。
黎邵峰看着周霆琛消失的身影,陷入了沉思。
……

评论(1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