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辞魂

all乔及他的一切角色,坚决不逆

再生梦

我擦我竟然不知道将军和杜允唐他们经常去的夜总会叫啥,算了瞎编一个,反正也不重要大家将就看233333


医馆开始施工的时候,佟毓婉结婚了。
这还是大头和小胖告诉周霆琛的。周霆琛没说什么,也再没去看过佟毓婉,这让佟毓婉伤心不已。
作为已经换芯子的周霆琛,对佟毓婉完全没有感情,自然也不会为她担心,偷偷去看她什么的。
欧阳少恭现在正在专注戒毒,这身子因为毒品的腐蚀几乎要废了,但是欧阳少恭作为一个神医,对调养身子还是很有心得的,只不过这个有点麻烦罢了。
欧阳少恭想去找沈之沛递辞呈,想要退了杀手身份,专心做医生。他和周霆琛本来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他也不想把以后活成周霆琛。
去了沈之沛家里,他没有在,被告知去了夜上海。
欧阳少恭又去那个花花之地夜上海找他。
沈之沛正和老板娘金媚说话,周霆琛来了之后沈之沛有些疑惑,“霆琛?”
周霆琛微笑着看着沈之沛道,“将军,我既然解决了森下龙一的事,他对你的威胁也便解除了,我现在已经不适合当杀手了,还请将军把我辞了吧。”
沈之沛起身,有些不悦,“你想离开?去哪?”
欧阳少恭看着沈之沛,扯了扯唇角,“自然还是在上海。”
“那何必离职?我给你的时间不够多?还是你不想待在我身边?”沈之沛疑惑。
“我只是不想参与政/府的那些事,现在的我什么都做不了,在将军身边恐怕是个累赘。”欧阳少恭皱眉,这沈之沛怎么这么难缠。
沈之沛有一种直觉,一旦他现在放开手,这只黑鹰就再也不会飞回来了。
“别说了,我不同意,你回去好好考虑考虑,是不是必须要离开。”沈之沛挥手,拒绝了周霆琛。
欧阳少恭皱眉,心下叹气,记忆里将军对周霆琛还是很好的,现在想要离开恐怕有点困难。
算了,等自己的药庐开张了再说不迟。
欧阳少恭跟沈之沛告了别,便要准备离开,却在半路碰到了杜允唐。
“哟,这不是周霆琛嘛!”杜允唐拿着一杯红酒,上下打量周霆琛。
欧阳少恭看了一眼这人,一个花花公子,佟毓婉的丈夫。
“有事?”周霆琛唇角都懒得扯。
“佟毓婉嫁给我了你知不知道?”杜允唐笑着看着周霆琛恶意的说。
周霆琛挑眉,点了点头。
“她还给你写情书想要私奔,结果被我截下来了。”杜允唐不甘心的说。
周霆琛再次挑眉,“你想说什么?你很喜欢玩我玩剩下的女人?”
“你!”杜允唐脸色发青,瞪着周霆琛。
“哼!”周霆琛冷笑,转身离去。
徒留杜允唐在原地气到爆炸。
……
欧阳少恭回去后去找了黎邵峰,黎邵峰见他来带他去看了看药庐,欧阳少恭看着即将建成的药庐,有些怔愣。
“大哥,你有没有给这医馆想个名字?”黎邵峰看着周霆琛,莫名觉得他好像有些悲伤。
“就叫……青囊药庐吧。”欧阳少恭眼中有些复杂,转身要走。
黎邵峰站在原地,看着周霆琛的背影。
……
毒发的欧阳少恭有些措手不及,他勉强扶着柜子倒在沙发上,浑身难受的他恨不得去死,但是这些对周霆琛有用,对欧阳少恭却构不成什么威胁,毕竟欧阳少恭经历过千年渡魂,那些痛苦那一次都比这些难受千百倍。
不过这还是让欧阳少恭有些手脚发软,他靠在沙发上急促的喘息着,修长的手扯了扯衣领,露出了精致的锁骨,额头是晶莹的汗液,美好的唇微微张开,露出干净的贝齿和诱人的小舌,忍不住的低声呻吟着。
黎邵峰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他手里的茶杯差点拿不住,将水放在桌子上,黎邵峰坐在了周霆琛身旁,“大哥,你没事吧。”
欧阳少恭抬了抬手,没有说话,他一说话就是呻吟,所以干脆就不说。
黎邵峰惊叹这个周霆琛的忍耐力,以前周霆琛毒发每次都要把他绑起来,这次竟然可以自己撑过去。
“大哥,你要是难受就咬我的手吧。”黎邵峰将手伸到周霆琛面前,一幅大义凛然的模样。
欧阳少恭将他推开,忍不住道,“我……呃……已经吃过抑制这东西的药……唔……你不用管我……呃啊……你出去吧……”
周霆琛闭上眼睛,一副送客的样子,黎邵峰皱眉,道,“那好,我就在门外,大哥你有事叫我。”
出去以后,黎邵峰径直去了另一个房间,栓上门,他忍不住的将手伸进了裤子里。
下体已经涨的发紫。
黎邵峰一边动作一边想象着周霆琛在自己身下呻吟的样子,终于泄了出来。
黎邵峰看着满手的浊液,脸沉在阴影里,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评论(10)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