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辞魂

all乔及他的一切角色,坚决不逆

重生在原著

赶在乔乔生日的最后一刻更新一章……



欧阳少恭因为要在琴川查玉衡的下落便应了如沁的邀请也在方家住了下来,没几日小钰和芙蕖也偷偷跑了下来,然后风晴雪之前被她婆婆从天墉城捉了回去,后来不知道跟她婆婆说了啥她也跑出来找到了琴川,最后是小狐狸襄铃也追着百里屠苏来了方家。
欧阳少恭一度感叹还好方家家大业大,不至于就被这些人给吃穷。
如沁为了让欧阳少恭长久的留在方家偷偷的在搞青囊药庐的工程,方兰生天天盯着百里屠苏怕他把欧阳少恭抢走。
某日陵端去找大师兄准备商量回复掌门百里屠苏现在的状况,结果被百里屠苏拉到了角落。
“你干嘛?”陵端疑惑的看着百里屠苏。
“好不容易把你带下山,你该履行你的承诺了。”百里屠苏瞥了他一眼。
这百里屠苏太鸡贼了,一点也没有焚心记里的屠苏可爱好欺负萌萌哒。陵端暗恨。
“你不帮我我就跟师尊说你违反校规私自下山。”百里屠苏威胁道。
“……说说说。”
“帮我把少恭约出来,别说是我约的。成功了请你下馆子。”百里屠苏面无表情的诱惑。
陵端吃货属性爆发立刻点头,“成交!”转身去找欧阳少恭。
……
“少恭。”百里屠苏转过身看着欧阳少恭。
“这么晚了……屠苏约在下做什么?”欧阳少恭问道。
“少恭……你知不知道……”百里屠苏想的很简单,和少恭生米煮成熟饭,谁都别想跟他抢了,“你知不知道有一种办法……”
“少恭!!!!我姐有急事找你!!!”方兰生狂奔过来一把扯过少恭就往回拉,百里屠苏黑着脸看着疑惑的少恭被拉走。
百里屠苏不甘心,第二次约。
“少恭,我有一个……”
“少恭!!!快过来!!!小钰和晴雪吵起来了!!!”方兰生拉过欧阳少恭就跑。
百里屠苏:“……”
第三次。
百里屠苏栓上房门正要跟少恭说话,方兰生疯狂拍门,“少恭!!!陵越大师兄和襄铃打起来了!!!”
“怎么回事?小兰?”欧阳少恭想要出去问问。
百里屠苏拉住他,接着说,“少恭,你知不知道一种办法,是可以补……”
“少恭!!!!”方兰生响亮的声音穿云裂石,百里屠苏抬头,方兰生把屋顶的瓦片扒掉了一大片,“快跟我去阻止他们啊陵越大师兄快把襄铃打死了!!!!”
欧阳少恭抬着头道,“小兰你别在房顶上,当心摔着,快下来,我这就去看看。”
百里屠苏看着欧阳少恭匆匆离去的背影,突然有些心累。
陵越因为对襄铃是妖怪的身份一直有芥蒂,而襄铃又什么都不说总是跟着百里屠苏,所以陵越就怀疑她是想偷屠苏的剑,故而一言不合就跟襄铃动起了手,但是远远没有方兰生说的那么严重,也不过是抓着她的手严肃的问她接近屠苏到底有什么目的而已。
“少恭?”陵越见方兰生和少恭过来,疑惑的叫道。
“……小兰说你和襄铃姑娘打起来了……”欧阳少恭瞥了一眼方兰生。
方兰生有些心虚,旋即又挺起胸脯,“少恭我是为了救你啊!说出来你可能不信,百里屠苏那个木头脸他有龙阳之好,我怕你被他欺负了才这样说的!”
“龙阳之好是什么?”襄铃插嘴问。
方兰生:“就是百里屠苏喜欢男人!他喜欢我家少恭!”
欧阳少恭翻了个白眼,你才看出来啊,不仅百里屠苏有,你身边这位大师兄也有,别人不告诉你你大概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了。
“屠苏哥哥才不是龙阳之好!”襄铃怒道。
“好了小兰,不要胡闹了,你二姐给你布置的功课做了没,别天天没事到处胡言乱语。”欧阳少恭也轻飘飘的安抚智障。
方兰生一下子就炸了,“少恭!!你不相信我!!我不管!反正你不能跟木头脸独处!你要跟他独处我就自杀!说到做到!”
欧阳少恭:“在天墉城我天天跟屠苏独处,你大概可以去自杀个千八百次了。”
方兰生膝盖中了一箭。
陵越内伤,没想到千防万防少恭还是跟屠苏有了奸情。
“假的,逗你玩的,在天墉城在下天天被小钰师姐她们缠着怎么可能跑去找屠苏,”欧阳少恭忍不住笑了笑,“我回去了。”
方兰生回过神,“小钰?哎!少恭你说清楚!小钰是怎么回事!你怎么男女通吃啊!累死我了防了男人防女人……”
陵越松了一口气,襄铃已经跑走了。
几日后青囊药庐开业,欧阳少恭开始正式打卡上班。住在方家的闲人们都跑过来打工,琴川一时热闹不已,都知道青囊药庐有个美大夫,济世救民,一帮帅哥美女跟着他。
方兰生这几天放松了对百里屠苏的戒备,开始重点防小钰,只要小钰在场他必跑过去插一脚。
“少恭?”小钰扒着门偷看少恭。
“嗯?”正在捣药的少恭转头看她。
小钰跳到他面前,“有时间没?”
欧阳少恭挑眉,“做什么?”
小钰抱住他的胳膊,“再过几天是花灯会……”
“少恭!!!!”方兰生从门外冲进来一把抓住少恭的另一只胳膊,“少恭!!!我二姐请你几天后一起放河灯!!!”
小钰瞪眼睛,“方兰生你走开!!少恭已经跟我约好了!你少来跟我抢!”
方兰生也瞪眼,“少恭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去不去也不是你说了算的!少恭!”方兰生看着少恭,“不管,反正你要跟我二姐一起放河灯!!”
欧阳少恭:“……”默默把手抽出来,“在下跟陵越大师兄约好了去看最近一些诡异的尸体,先走一步。”
方兰生不甘的看了一眼少恭的背影,和小钰对视,同时嫌弃的扭头。
因为有了欧阳少恭这个收费相当于救济难民的大夫,所以琴川人都不去别家药店,全跑少恭这里,欧阳少恭的工作量就有些大,常常夜很深的时候还回不来,所以方如沁就经常嘱咐方兰生去药庐把欧阳少恭带回来。
今天也是。
欧阳少恭正在整理草药,陵越走进药庐。
“少恭,有消息了,”陵越走到少恭身边。
“哦?”少恭转身,一瞬间的头晕目眩,向后倒去,陵越急忙去拉,却被带倒了下去,“少恭!你怎……”
方兰生一脚踏进药庐,惊呆在原地。
“陵越!!!!!!!!!!!!”
陵越沉浸在少恭的唇柔软的触感里,和他呼吸相交,大脑一片空白,直到被方兰生拉起来才回过神。
欧阳少恭是真的被累坏了,所以才有些头晕,他扶着头没有看陵越,方兰生指着陵越气到说不出话,“你你你你!!!没想到你也是!!我看错你了!!”
欧阳少恭捏着眉头去抓方兰生的手,“小兰!”
“少恭!!!”方兰生气到变形,“你怎么那么让人不省心啊!让这个占了便宜让那个占!”
“少恭……我……”陵越有些无措。
“是在下不小心,”欧阳少恭看向方兰生,“刚刚太累了,有些头晕,小兰你跟不跟我回去。”
方兰生一肚子数落被堵着说不出来,瞪了一眼陵越,拉着少恭就走,欧阳少恭无奈的看了一眼方兰生,对陵越道,“大师兄,走吧。”
陵越立刻笑着跟了上去。

评论(13)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