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辞魂

all乔及他的一切角色,坚决不逆

【all乔】【all郑吉】蟒缘


夜晚的时候,郑吉实在受不了,偷偷跑到河边去洗澡,赤蟒完全没有被骗到,直接爬了过去。
郑吉刚脱了衣服下水,赤蟒就游到他身边了。郑吉向后急退,有些恐惧的喊,“滚!滚开!”
赤蟒有点委屈,慢吞吞的爬上岸。
郑吉草草的洗了洗,上岸穿衣服。赤蟒委委屈屈的窝在一边,见他穿了衣服,又探头去蹭他。
郑吉将它推开,向火堆走去。
赤蟒跟在他身后,见他靠着树闭上眼睛,于是盘在他身边守着。
郑吉继续向东走,他有些怀疑是不是方向错了,可是有水源,怎么会没有村落呢?
郑吉有些焦躁。
天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赤蟒很高兴,雨冰冰凉凉的打在身体上,冲散了夏日的燥热。
郑吉不停的向前走,也没有躲雨,心里的急迫和被困在这里出不去的恐惧让他几乎崩溃,于是他病倒了。
赤蟒将他卷起来,瞬间回到了自己的山洞里。
郑吉烧的很严重,病来如山倒,赤蟒撕开他的衣服,将他一圈一圈缠起来,用自己本身的凉气给他降温,郑吉冷的打哆嗦,赤蟒又运转内丹给他源源不断的温度,却依旧无济于事。
赤蟒见此,将自己的精元逼入口中,抵着郑吉的唇一点一点的渡了过去。
郑吉沉浮在各种各样的噩梦里,一会是娘亲被大王子杀害,一会是大王子要来杀了他,一会被老虎不停的追,一会又被赤蟒缠着做了那事。浑浑噩噩的说着话,精元渡过去以后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郑吉醒来时感觉浑身都暖洋洋的,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赤身裸体被赤蟒细细密密的缠了起来,郑吉大骇,“滚开!!放开我!!放开我!”
赤蟒松开他,见他醒了,有些高兴。
郑吉抓着衣服缩到墙角,感觉到身体没什么不适,才慢慢的把衣服穿上。
看来是昨天病倒了,这赤蟒救了自己。
郑吉有些五味杂陈,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条蛇。
休息了几日,郑吉开始转方向,向河流上游走,郑吉疑惑的是,从来到这里到现在月余时间,除了一头猛虎其他的动物竟然一个都没看到,更遑论精怪了。
是赤蟒的原因吗?
夜里的时候赤蟒总喜欢缠着郑吉睡,之前郑吉一直很抗拒,今天却破天荒的默许了。赤蟒高兴的不得了,巨大的蛇头轻轻的蹭着郑吉的脸,郑吉装作没看见。
越往上游走河流越宽,郑吉远望了一下,河流一眼望不到头。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某日赤蟒去捕猎,郑吉在原地生火,郑吉曾经跟赤蟒一起捕猎,每次都是几只鸡或者几只兔子跑进他们的视野,仿佛被专门放进来让人抓一般,郑吉正想着,不经意转头,一只狼正在草丛中垂涎欲滴的盯着他。
赤蟒不在。
郑吉转身就跑,狼眯了眯眼,一把冲向他,咬住了他的腿。
郑吉绊倒在地,狼将他压在身下,郑吉恐惧的睁大眼睛,獠牙马上就要卡进他的脖子里。
赤蟒!郑吉下意识的喊了出来。
千钧一发之际,赤蟒长尾一扫,一把将这头胆子不小的狼给扫了出去。
赤蟒将郑吉卷起来,转头张大口露出獠牙威胁这只狼。狼呜呜的叫着,灰溜溜的跑走了。
郑吉抱着赤蟒平复心跳。
这蛇又救了他一次。
赤蟒见狼跑走了,转头去安慰郑吉,见他的腿在流血,凑过去一点一点的用蛇信子上的涎水给他治伤,伤口竟然很快愈合了。
见它还在舔,郑吉动了动,赤蟒听话的把他松开了。
郑吉垂着眸沉思,这赤蟒到底是什么?是妖?是仙?为什么不会化成人形?莫非是看管这片土地的神兽?或者只是山中普通的蛇?
不得而知。
夜里的天气有些转冷,见郑吉冷的打了一个哆嗦,赤蟒像他发烧时那样将他整个卷了起来,运转内力,整个身体都温暖了起来。
郑吉看了一眼趴在他肩头的蛇,笑了笑,闭上了眼睛。
若是没有这蛇,恐怕第一天郑吉就死了。
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越往西走河流越宽,郑吉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一个孤岛上了,可是岛有尽头,也没有这么大。
郑吉坐在石头上歇息,摘了片叶子在嘴边吹了起来,有些惆怅的旋律在偌大的森林中回荡,赤蟒懒洋洋的晒着太阳,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郑吉。
“如果,你是人该多好……”郑吉停下吹奏,下意识的说了这句话,说完他自己也愣了,摇了摇头,继续向前走。
赤蟒跟在他身后,若有所思。
几日后,郑吉看到了一块界碑,上面写着“无涯境”。
无涯境!那个传说中猛兽横行精怪遍地的蛮荒之地!
果然不愧是万古族大王子。但是他还是不够狠,他应该直接杀了自己。
郑吉找了找,看到了出去的方法。
刻在界碑上的图,一个人在月圆之夜,跳进河里,生门就会带着他反转,从而回到凡世。
原来如此。
看来这无涯境也没有多么难离开,可能是猛兽多的原因,让人望而生畏。
郑吉居然有些庆幸,他身边跟着这片无涯境的老大,才会没有猛兽敢触他霉头。而且修为越高的越不会跟他作对。
郑吉算了一下,现在应该是月初,还有十天左右,就到月圆之夜了。
有了离开的方法,郑吉也把心放回了肚子里,脸上带了笑容,赤蟒将他卷起来也就没有阻止。
“你跟我一起离开吧?”郑吉拍了拍卷在身上的蛇身。
赤蟒没反应。
郑吉也无所谓,反正到时候带它一起走就行了。

评论(1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