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辞魂

all乔及他的一切角色,坚决不逆

【all乔】【all郑吉】蟒缘

哈哈哈,这章卿书上线来客串,本来想让他去勾引赤炎的,但是因为我心血来潮给赤炎加的buff妖不能近他三尺之内,只好让他去勾引吉儿233333然后开开心心领盒饭哈哈哈@败坏






这日赤炎破天荒没有跟在郑吉身边,郑吉一个人在宫中巡逻。
兰妃见到郑吉时就觉得这人真好看,而且身上有种特别吸引她的东西……
郑吉见兰妃走到自己面前,行了礼,刚准备走就被兰妃抓住了。
郑吉眉峰微蹙,看着兰妃跟自己扯了些有的没的,一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样子,直接道,“兰妃娘娘,卑职家中已有配偶,请娘娘保持距离。”
兰妃不甘心,还欲拉郑吉的手,郑吉尴尬的退后了一步。
兰妃见这人如此不识趣,气的转身就走,郑吉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兰妃找九命猫妖卿书过来时他刚食了人心,身上一股血腥味,兰妃嫌弃的皱了皱眉头,“知道我找你来是做什么吗?”
“喵~,听宫人说了,是要勾引一个叫做郑吉的人的妻子?”卿书眨着眼睛回道。
“对,我要你拆散郑吉夫妻,最后他夫人的心就归你了。”兰妃摸着细长的手指笑道。
一听说有吃的,卿书高兴不已,“多谢娘娘恩典。”
……
郑吉和赤炎是在回去的路上遇到的卿书,看见他风流倜傥一副要勾引女人的样子,郑吉刚跟他对视了一眼,就见他恐惧的化了原型跑走了。
郑吉无奈的摇摇头,难得的开起了玩笑,“你把他吓跑了。”
赤炎皱着眉头,“这妖一身戾气遍是业障,你不要和他走的太近,容易倒霉。”
郑吉噗嗤笑了出来,眼中亮晶晶的看着赤炎,“我不会。”
赤炎抱着郑吉的腰低头去吻他的眼睛。
卿书远远的看着,恍然大悟,原来这俩人竟违背常伦男男相恋,就说为什么找不到所谓的妻子呢。
卿书想了想,感觉赤炎不好对付,便准备勾引郑吉,反正只要拆散他俩就好了,勾引谁都一样。
赤炎因为平时修炼的原因不能时时陪着郑吉,只有晚上努力一点将白天的补回来,而郑吉少了人来打扰他,反倒觉得有些无聊,所以卿书来打招呼的时候郑吉也有了兴致跟他说了几句。
“你是郑大哥吧?最近一直听说禁卫军里来了一个英俊不凡的人,想必就是你了吧?”卿书挑了挑眉,看着郑吉,眼角带勾。
“不敢当,小兄弟怎么会在皇宫?怎么进来的?”郑吉有些警惕的看着卿书。
“我朋友在皇宫,我来找他的。”卿书走到郑吉面前,围着他缓缓的转了一圈,“啧啧啧,不爱女人爱男人,”卿书抬头,一把将郑吉抵在墙边,“你觉得我怎么样?”
郑吉眉眼一沉,见卿书俯身要吻他,正要动手的时候却见他突然化成了一堆齑粉。
郑吉还来不及转头去看,就被拉进一个怀抱,赤炎箍着他的腰大拇指使力揉搓他的唇,郑吉有些疼,听到赤炎咬牙切齿的声音,“他碰你了??”
还未来得及回答就被堵住双唇,赤炎一遍一遍的舔舐他的唇,直到郑吉挣扎着去推他才被放开。
郑吉双唇有些肿,疼的仿佛脱了层皮,赤炎将他紧紧的抱在怀里,道,“不要让别人碰你……你只属于我……”
“疼……”郑吉捂着嘴巴。
赤炎低下头拿开他的手,轻轻的吻着红肿的唇,一边低声道,“对不起……对不起……吉……我太紧张了,你不要和别人在一起……”
郑吉有些无奈,道,“你多虑了。”
……
某日郑吉和赤炎夜里回去时,郑吉突然看到了一个可疑的身影,他眯了眯眼睛,跟了上去。
“难得啊,二王子竟然能从无涯境里平安无事的走出来,”一黑衣人从黑暗中走出来。
“是你?”郑吉看着黑衣人,“我记得你,司徒长老身边的万奴。”
“二王子能记得在下,真是让在下受宠若惊啊。”黑衣人笑了笑。
“你来干什么?见我从无涯境里出来再将我扔进去一次?”郑吉冷声道。
“二王子能从无涯境里出来,可以说是天纵奇才了,万奴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再次置您于死地呢。”
“你也知道你在置我于死地?”郑吉冷笑。
黑衣人抬手,一玉簪飞向郑吉,郑吉一把抓住,有些惊慌,“你们把我娘怎么了?!”
“还没怎么,但是如果二王子不跟我们做一个交易,我可不敢保证她会出什么事。”
“什么交易?”郑吉冷冷的看着他。
“帮我们拿到金凰心窍,别推辞,你和公主走的很近,所有人都知道。”黑衣人笑着说。
“让我加害公主,你休想!”郑吉冷声道。
“你最近有没有感觉到身体的不适?你可知道你是一个被封印了妖力的妖?”
“你胡说!我明明是人,怎么可能是妖!”郑吉有些恐惧,因为他最近确实有些反常,做梦总是梦到一些零碎的记忆。
“是妖就要吃人心,二王子你一定也会需要金凰心窍,就别推辞了吧……”黑衣人缓缓的消失了。
“你给我说清楚!!”郑吉愤怒的喊了几声,转身看着赤炎,“我不是妖……我是人……堂堂正正的人……”
赤炎心疼的将他抱在怀里,感觉到他也紧紧抱着自己,吻了吻他的耳朵,低声道,“他在胡说,从我的精元进入你身体的那一刻,你就不再是妖了,而是被赋予神格的人,妖气已经被清除干净了,你现在是人,是我最爱的人。”
郑吉紧紧的抱着赤炎,仿佛抓住了世间唯一的一个希望,他仰头吻上赤炎的唇,热烈的吮吸着,缠绵着,一吻结束,郑吉咬着男人的脖子道,“我想做,我们做吧。”
赤炎眼底的欲望一下子烧了起来,沙哑的声音低沉的说,“好,我们回家做。”
街道瞬间空无一人。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