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辞魂

all乔及他的一切角色,坚决不逆

【all乔】【all郑吉】蟒缘


王英从暗中走出来,有些尴尬,“我不是故意的,醒来见你们没在我以为你们出了什么危险……”
郑吉有些脸红,刚才跟赤炎撒娇耍赖王英全看见了……
“抱歉,是我们的疏忽,不怪你。”郑吉尴尬的说,“回去吧,火堆旁边暖和。”说着自己率先跑走了。
赤炎无奈的摇摇头,道,“走吧。”
王英点点头。
躺在铺好的地上,闭上眼睛,全是郑吉与平时大相径庭的画面,在王英心里,郑吉是严肃的,礼貌的,稳重的,待人接物都极懂分寸的人,可是今天却彻底颠覆了他对他的认知,耍赖,咬人,甚至连重欲的话都能说出来,眼神看着赤炎的时候又灵动又深情,深情的让王英都有些嫉妒。
他又想起第一次见他们接吻的时候,郑吉又害羞,又生气,王英与他相处了几个月的时间也没见他露出除严肃平和以外的情绪。
心里有些不舒服,王英想着想着睡着了。
第二天他们继续赶路,午时的时候到了巫神山。
赤炎看着巫神山,道,“这里有我认识的一个朋友,我们要不要去见见他?”
“不如这样,”王英道,“毕竟我们和你的朋友不认识,你先去见他,我们在这里找一找九仙花,找到了通知你。”
赤炎看向郑吉,郑吉恨不得离他远远的,赶紧点了点头。
赤炎一想,那人长相凶恶脾气又古怪,要是贸然带他们去可能会吓到郑吉,而且郑吉身上有自己的精元,一般妖物也伤不了他,于是点了点头。
赤炎走了以后王英道,“我们四处找找吧。”
“好。”
不久,王英惊喜的喊道,“在这里!”
郑吉跑过去,只见一朵火红的九仙花生长在悬崖上的缝隙里。
“郑兄你在这等着,我下去摘下来。”王英笑道。
“不行!”郑吉皱眉,“这太危险了,一不小心就掉下去了,我们去找赤炎。”
“哎,”王英拉住郑吉,“他可能在和朋友叙话呢,现在打扰他不好,我先下去看看,要是实在摘不到,我们再想办法。”
郑吉阻拦无果,趴在悬崖上看着王英下去了。
“你小心一点啊。”郑吉喊。
王英抬头冲他笑了笑,转头去抓旁边的九仙花。
那花离王英有好一段距离,他惊险的抓了几次都没有够到,王英只好荡着藤蔓向左走了走,刚抓到花,就感觉手上一痛,藤蔓上爬了一只毒蝎咬了他的手。
王英疼的下意识松开藤蔓,郑吉见状,立刻跳了下去,一手抓着藤蔓一手拉住了王英的手。
“王大哥!你坚持住!我拉你上去!”郑吉喊着他,眼见王英唇已经开始发紫,意识也变得不清晰。
“郑兄……你放开我吧……一会连你也掉下去了……”王英撑着眼皮虚弱的喊。
“我不放,你睁开眼睛!我拉你上去!”郑吉痛的胳膊都要断了,手上的藤蔓也开始往下滑,但是就是不放手。
这边,正跟一凶神恶煞的老头讨要东西的赤炎心口突然一痛,瞳孔紧缩,喊了一声“吉儿!”瞬间没了踪影。
老头挑了挑眉,“你小子竟然也有今天。”
……
郑吉手上磨出了血,触目惊心的挂在藤蔓上,王英见此,一把将花抛上去,一手挣脱开了郑吉的手,“把花带给静儿!”
“王大哥!!”郑吉手在藤蔓上滑下了一大截,一把抓住九仙花,又去抓王英,眼见王英直直的掉下去,郑吉满心绝望之际,却看到山中鼓动的风变得有规律起来,王英被托上了悬崖,郑吉也被卷了上来。
郑吉还没来得及站稳就被紧紧的抱在怀里,赤炎的声音都在颤抖,“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疏忽了,对不起……”
郑吉想要拍一拍赤炎,却又见自己满手血,于是放弃了这个想法,“我没事,快去看看王大哥,他被蝎子咬了。”
赤炎听话的去看王英的伤势,运了功直接把毒从伤口处逼了出来,见血成了鲜红色,他才停下来。
赤炎放开王英,起身抓住了郑吉的手,触目惊心的伤口全落在赤炎眼中,赤炎颤抖着声音问,“疼吗?”
郑吉无奈的回道,“我一个大男人,受这点小伤算什么,你别小题大做。”
赤炎没说话,低头去吻他的手,郑吉疼的瑟缩了一下,手没抽出来,就见赤炎一点一点的把伤口吻没了。
“这是什么法术?”郑吉有些新奇。
吻了吻他的手心,赤炎抬头问,“想学吗?”
郑吉意外的看着他,“能教我吗?”
赤炎将他抱在怀里,在他耳边道,“能,你想学什么我都教你,不要跟我见外。”
到了黄昏,王英还未醒,郑吉和赤炎就准备搭火过夜。
“你不要把木头全放到下面,搭起来,下面放干叶子。”郑吉指点道。
“这火跟我有仇……你一点它就着我一碰它就灭了。”赤炎有些莫名的委屈。
郑吉抿着嘴巴瞪着圆圆的眼睛若有所思的看着火堆,见他不经意露出这种可爱表情,赤炎简直爱到不行,连忙探头去吻他的脸。
郑吉皱着眉头看他,“别闹。”
“要不这样,”郑吉寻思,“你会用火的法术吗?先点着一个大木头,再往上面放干叶子,等火大了再加木头,后面应该就容易着了。”
赤炎将郑吉压倒在地上,“我现在的火就很大,我先把你点着……”说着压上了郑吉的唇。
郑吉承受着他的吻,然后又赶紧把他推开,“一会王大哥该醒了……”
滚了一身的草屑,郑吉横了他一眼,“你干的好事。”
赤炎又探头去亲他,被郑吉躲了开去。

评论(1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