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辞魂

all乔及他的一切角色,坚决不逆

【all乔】【all郑吉】蟒缘

今天被某些人刷新三观,原来乔攻党比乔受党清高啊,乔受党那叫意淫乔乔,乔攻党那叫给乔乔找小受哈哈哈
辣鸡



十一
郑吉和赤炎来到万古族的时候,这里好像在办什么祭祀,赤炎就带着郑吉穿墙而过去了地牢。
“娘!”郑吉看着自己娘亲满身狼狈的趴在地牢里。
“吉儿!你来干什么?娘不是说让你考取功名正大光明的带我走吗?”郑夫人看着郑吉,又开心又焦急。
“娘!来不及了,我们快走,回头再跟你说。”郑吉拉上郑夫人就走。
赤炎缩地成寸带着郑吉和郑夫人一路直奔京城,到了京城郊外的一个村庄里,郑吉立刻双膝跪地,“娘,孩儿不孝,让娘受苦了。”
郑夫人连忙把郑吉搀起来,“娘没有受苦,倒是孩子你,在外面受苦了,是娘保护不了你。”
郑吉摇头,看见赤炎,又把赤炎拉到身边介绍道,“娘,这是孩儿很好的朋友,这次就是他帮我将你带出来的。”
“恩人!!”郑夫人俯身就要下跪,赤炎连忙把他搀扶起来,道,“举手之劳,何足挂齿,伯母您平安无事就好。”
“让吉儿给你添麻烦了。”郑夫人客气道。
“娘,这里是京郊,我在这里购了一个农家院,你先在这边等我,万古族绝不会找到这里,再过一月我回来了,再来找你。”郑吉抱着郑夫人,“吉儿没用,让娘受苦了,现在还不能常伴娘的身边……”
“你能把娘救出来,娘就很高兴了,这地方不错,你们快去忙你们的,我去收拾收拾。”
“娘!等我!”赤炎已经拉着郑吉向南疆飞去了。
回去时已过子时,郑吉因为救了母亲心里高兴不已,就跟赤炎叽叽咕咕了好长时间小时候的事,最后趴在赤炎怀里睡着了。
赤炎细细的描摹着郑吉的眉眼,亲了亲他的额头,也闭上了眼睛。
第二日郑吉和王英一起去训练新兵,因为是新人所以士兵们都不怎么服气郑吉,郑吉炫酷的射了一次箭后所有人佩服的五体投地。
午饭的时候郑吉没跟王英一起去吃,而是跑到了一直孤零零站在训练场外的赤炎身边,“等了多久了?”
“你开始射箭的时候。”赤炎笑道,“你骑射很棒,精准而且灵活,还漂亮。”
“有你夸的那么好吗……”郑吉有些害羞。
“我的郑吉当然是最好的,”赤炎笑着说,“走,先去吃饭。”
……
最近几天赤炎因为修炼不能来看郑吉,郑吉也就有时间吃了饭和王英一起逛一逛。
“你为什么会喜欢赤炎?”王英有些疑惑。
“他对我很好,亦师亦友,而且……”提到赤炎,郑吉忍不住扯起唇角笑了起来,“他数次在我最困难最危险的时候救我,忐忑不安的时候感动我,知道我敏感多疑每次都会在最恰当的时候让我心安……”
“你真的喜欢他吗?确定这不是对他的依赖?”王英皱眉问道。
“不是依赖,”郑吉摇头,“我能分清喜欢和依赖,我和他在一起很高兴。”
“你变了很多,”王英看着郑吉,“当初刚见到你,你给我的感觉,是礼貌,距离,冷淡,甚至有一丝戾气。”
“哦?”郑吉有些意外。
“但是在见到赤炎的那一刻,你就开始有了生气,还像小孩子一样跟他发脾气。很可爱。”王英看着他,“你该多笑笑,别只对一个人笑。”
“有那么明显吗……”郑吉低下头有些害羞的笑着。
王英看着他的笑容莫名的有些刺眼,“你为什么会喜欢他呢?不应该是救你性命给你谋生职位的肖阳吗?”或者是对你关怀备至的我。
“可能,你没有经历过同生共死的感情,所以你感受不到,”郑吉下意识撅起嘴巴,“我能感觉到他每次救下我时,对上天的感激,对照顾不好我的自责,反正,我想要的,他都有。”
“你没有喜欢过别人,怎么知道你想要什么?”王英疑惑道。
“如果我没遇到他,很可能会孤零零的出来谋生,稍微对我好一点的人我可能就喜欢上,求而不得,下场应该会很悲惨吧。”郑吉摘了一片叶子。
“不会的,”王英看着郑吉诚恳道,“郑兄你一表人才,玉树临风,怎么会有人不喜欢。”
郑吉笑了笑,“你别夸我了,再夸我要飘了。”
“我说的实话。”王英也笑。
某日在骑射的时候郑吉的马突然出了状况,在奔跑的途中一下子断了腿,郑吉当场从马上摔下来,幸好王英武功好带着他滚到一边才不至于出人命。
“怎么回事?!”王英皱眉问士兵。
“好……好像是马蹄铁旧了,这不是战马就没及时更换……”士兵怂着肩回话。
“也不能全怪他们,是我自己没有防备,”郑吉去拉王英,“王大哥你不要责怪他们了。”
“人命关天,怎么能不责怪?”王英皱着眉看着士兵,“下去领罚吧。”
中午吃饭的时候郑吉塞了一嘴的米饭,道,“王大哥,还没谢谢你救了我,我郑吉欠你一条人命……”
“在巫神山你也救了我啊,是朋友就别跟我客气。”王英笑道。
“好!”郑吉笑道。
王英见他一脸豪迈嘴角挂着一粒米,有些好笑的用手捏了下来,“你脸上沾了一粒米。”
郑吉摸了摸脸,道,“让大哥见笑了。”
王英笑了笑,“不见笑,很可爱。”
……

评论(8)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