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辞魂

all乔及他的一切角色,坚决不逆

【百粉点梗】【伏黛】一忘皆空

一看标题就知道……
是虐文……
不虐的,我们不虐


汤姆里德尔一直在默默的盯着他们,他在寻找一个契机,报复那些人,让他们后悔,让他们害怕,在自己面前瑟瑟发抖。
他抓走了那只兔子。
他是想吊死它的,把它扔在角落,躲在一边偷偷的观察那些人惊恐的表情,真是一种享受啊。
“里德尔,”一个小女孩突然怯怯的走到他面前,汤姆皱了皱好看的眉头,他本想吓唬她的,但是心里却莫名的忐忑。
“把兔子给我。”小女孩鼓起勇气跟汤姆里德尔说话。
“不,我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汤姆里德尔发现自己无法控制自己的语言。
“你之前说的那些好话儿,都是假的么。”女孩眼中噙着泪,有些控诉的看着里德尔。
“怎么会呢?”里德尔在她的眼泪下放弃了挣扎,乖乖的走了过去。
汤姆里德尔猛的从梦中醒来。
这两天他总是梦到小时候的一些事,梦里多了一个奇怪的小姑娘。
好奇怪的事情。
汤姆里德尔敏锐的察觉到,他应该是被使用了一忘皆空。
不过过去就是过去,汤姆里德尔从来不是一个喜欢缅怀过去的人,既然选择遗忘,那就是累赘,汤姆里德尔从来不需要累赘,他只要永生。
是的,永生。
走在小汉格顿狭窄的土路上,汤姆里德尔心里精密的布置着计划,他来这里是为了找一个东西,一个很重要的东西。
走到冈特家破旧的老宅时,还没进去,一个声音就从老宅里传了出来,“看看是谁来了,梅洛普的野种,老汤姆不要的私生子,你怎么还有脸回来呢?”
是莫芬冈特,汤姆里德尔的舅舅。
“我是回来看看我外祖父的。”汤姆里德尔瞥了莫芬冈特一眼,低声说。
“死啦,那个老东西,你看他干什么?他给你留下了什么好东西?”莫芬冈特几乎有些癫狂。
“莫非你在找复活你小女友的方法?没办法的,连尸体都没有,你死心吧!”冈特哈哈大笑。
汤姆里德尔眯了眯眼睛,“她死了?”
“是啊,都是因为你啊,你难道还在自我催眠吗?傻孩子,谁让你是斯莱特林家的后代呢!”莫芬狠狠的打击汤姆里德尔。
汤姆里德尔垂着眼睛,心里莫名的有些不舒服。仿佛要窒息了一般,汤姆里德尔极力屏住呼吸。
他不喜欢这种感觉。
于是他击昏了莫芬冈特,拿走了他的魔杖。
杀死老汤姆里德尔一直是里德尔的夙愿,他厌恶这个浮夸自大的麻瓜,不承认他是高贵的斯莱特林的后代的父亲,并且他极其厌恶老汤姆说他是迷情剂的产物。
明明是他抛下了他的母亲,明明是他在他心中早早的种下仇恨的种子的。
她告诉我的。
汤姆里德尔愣了一下,她?
汤姆里德尔静静地用指尖摩擦着手指上的戒指,有些茫然的看着远方。
“——,你在干什么?!”汤姆里德尔一进房间就看到女孩在烧什么东西,不停的把东西扔进壁炉里。
汤姆里德尔抓住女孩的手,看清了那是自己写给她的一封封情书,漂亮的花体字寄托着或开心或甜蜜的心情,都是他们之间爱情的见证。
“为什么要烧这些?”汤姆里德尔抓住女孩柔弱的不停挣扎的手,疑惑的问道。
“你何苦还来找我,那么多好姐姐好妹妹又何必过来寻我的乐子!”女孩哭的梨花带雨,眼中满是控诉。
汤姆里德尔用手轻轻拭去女孩的眼泪,“你明明知道我只有你一个,怎么又给我塞了这么多好姐姐好妹妹?”
汤姆里德尔笑了笑,“——,你是不一样的。”
“哼。”女孩转过头不理他。
汤姆里德尔继续哄她,场景越来越远,汤姆里德尔从梦中睁开眼睛。
汤姆里德尔有些头痛。难道一忘皆空竟然都没能彻底忘掉这个女孩吗?
他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去了解这个女孩,这只会让他难受,痛苦,以及窒息。
他不想经历这种难过的情绪。
下一个是拉文克劳的冠冕。与此同时汤姆里德尔申请了霍格沃茨黑魔法防御术的老师。
这时邓布利多约见了他。
汤姆里德尔极其意外。
印象中邓布利多并不是特别喜欢自己,如果不想自己当老师应该劝校长拒绝才对,为什么要约自己呢?
“邓布利多教授。”汤姆里德尔和邓布利多打招呼,“请问您找我什么事?”
“听说你想当黑魔法防御术的老师?”邓布利多问道。
“是。”汤姆里德尔点了点头。
邓布利多叹了一口气,平静的看着汤姆里德尔,又仿佛透过他在看另一个人。
汤姆里德尔知道,他在看那个女孩。
“她叫黛,黛玉,”邓布利多突然说道,“是一个东方的小巫师。”
“她跟你一起来的。”邓布利多笑了笑,“很依赖你。”
“别说了,邓布利多教授,”汤姆里德尔看着邓布利多,“我是来应聘黑魔法防御术老师的。”
“当然,”邓布利多顺其自然的点头,“你很适合。”
“您的意思是我可以做老师了吗?”
邓布利多点了点头,“是的,你会是一名优秀的老师。”
“非常感谢教授。”汤姆里德尔礼貌的笑着说。
送汤姆里德尔出门的时候,邓布利多说,“你对自己用了一忘皆空。”
“也许。”汤姆里德尔无奈的撇了撇嘴角。
“她很喜欢你。”邓布利多说。
汤姆里德尔的背影顿了一下,接着缓缓消失在了黑暗的走廊里。
等他将第二块灵魂碎片切下来的时候,他再也没有梦到过那个女孩。
这让汤姆里德尔有些焦躁。无名的焦躁几乎让他做不下任何事情,甚至得知斯莱特林挂坠盒和赫奇帕奇金杯的下落都没那么惊喜了。
这真让人头痛。
但是他还是杀死了史密斯,切下了第三片灵魂。
于是那天夜里他又梦到了他的姑娘。
“……我希望你能当一个好老师,不要为难那些孩子……你要好好的活下去,里德尔,我要去属于我的世界了……我真想和你在一起,过每一个奇怪的节日,哪怕天天吃那些女孩子们的醋,但是你要找个好女孩,一个幸福的家庭,我想你需要,你要像爱我一样爱另一个人……”汤姆里德尔看着手里的信上娟秀的字迹,最后是一段他看不懂的文字,
昨宵庭外悲歌发,
知是花魂与鸟魂?
花魂鸟魂总难留,
鸟自无言花自羞。
吾爱
汤姆里德尔心里前所未有的绝望,他径直冲向二楼的女厕隔间,只有他知道,黛玉一定去了那里,一定!
果然。
黛玉浑身发着刺眼的光芒,她对面就是斯莱特林的蛇怪,凶恶的张着獠牙,攻向柔弱的姑娘。
黛玉那么聪慧的女孩子,怎么会没有察觉到里德尔的计划?既察觉到了又怎么会任里德尔继续伤害自己,也伤害他人呢?
她是那么善良的姑娘。
黛玉终于将蛇怪彻底的封印了下去。
里德尔过去的时候黛玉正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吐血,眼角的眼泪也不停的落下来。
汤姆里德尔像平时那样,轻柔的拭去黛玉冰凉的眼泪,他看到黛玉说,“你会……恨我吗……”
汤姆里德尔一遍遍擦去黛玉唇边的血迹,又被新的血迹覆盖,他说,“我会。”
“罢了……”黛玉闭上眼睛,眼角的眼泪一滴一滴的落下来。
“你辜负了我的爱,”汤姆里德尔轻声说,“你要这么走了吗?”
黛玉张开眼睛看着里德尔,他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倔强又固执的站在黛玉面前,眼神里却带着妥协。
“……汤姆,里德尔,我……爱你……”黛玉轻轻的动了动唇,然后彻底闭上了眼睛。
汤姆里德尔把黛玉紧紧的抱在怀里,他仿佛听到了黛玉清浅的呼吸声,和细小的心跳声,他仿佛感觉到黛玉在挣扎,说他搂的她太紧了,成何体统,但是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幻觉,汤姆里德尔将黛玉紧紧的搂在怀里,都是幻觉,汤姆里德尔告诉自己,你看,黛不是正在消失吗,化成星星点点的星光……
“黛!!!!!!!”汤姆里德尔竭嘶底里的喊了一声,眼睛疼的厉害,眼泪不受控制的掉下来,大滴大滴的落在他的衣服上,空了的怀抱里,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
黛……
黛……
里德尔看着空旷的密室,许久,转身蹒跚着走了出去。
他看了几天壁炉,什么都没做,几天后,他取出自己的魔杖,指着自己,说,一忘皆空。
所有关于黛玉的东西都消失了,她爱看的书,她喜欢用的笔,她存起来的信。汤姆里德尔眼睛又清明了起来。
他不再属于黛玉。
汤姆里德尔醒过来的时候脸上布满泪痕。
一忘皆空都无法忘记一个人,该用什么办法不让自己痛苦呢。
汤姆里德尔回了英国,他去找了邓布利多。
“我想去找她,教授,我知道你能帮我。”汤姆里德尔的眼中恢复了往日的神采。
“那是一个陌生的国度啊,你确定要去?”邓布利多挑眉。
汤姆里德尔坚定的点头。
“可以,”邓布利多笑了笑,“记得把她带回来继续当你们的老师。”
“好。”
邓布利多的魔杖点向了汤姆里德尔的眉间。
“去吧。”


——完结——

评论(3)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