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辞魂

all乔及他的一切角色,坚决不逆

【all乔】【all苏珩】穿越末世之总是被强迫

存稿快不够了……
怕怕
依然是要看评论区链接的一章唉

苏珩不见了。
闫肃和冉再还有姜由从a城政 .府楼回来后朱钰说。
闫肃脸色一瞬间沉了下来,“走,分头去找。”
说完转身出去了。
朱钰和冉再连忙跟上去。
……
苏珩几乎彻底崩溃了,突然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的恐慌与惊惧,每一个人都异常强壮,每一个人都有异能,苏珩几乎每天都在警惕着,这个世界不属于他,甚至排斥他,所以苏珩想尽办法千方百计告诉自己,可以回去的,还可以回去的,再坚持一下,上天不会让自己走上绝路的,他是陈国世子,他的子民在等着他……
可是上天给了他什么?一个世子,在他国好不容易保住了自己,却被异世几个暴民给强暴了?这算什么?可笑吗?苏珩恨不得仰天大笑,他踉踉跄跄的走着,眼角挂着眼泪,无神的看着前方,经过什么地方时被人抵在了墙上。
苏珩回神,眼前是几个健壮的混混,猥琐的笑着,问道,“小美人儿,和我们玩玩吗?”
苏珩泪眼一转看都不看他们,“滚开,别烦我。”
“我们会很温柔的,”已经有人摸上了他的脸,“别害怕……”
苏珩泄愤般一脚踹向那人,“我让你滚!”
混混退了半步,有些生气,一把掐住苏珩的脖子,“敬酒不吃吃罚酒,脾气这么大,我看你就是欠艹,哥几个,今天我们好好乐一乐!”
说完几人就去撕苏珩的衣服,苏珩死命的挣扎着,力量的悬殊让他根本无法摆脱这几个人的束缚,仰头眼泪绝望的落了下来。
韩沐冬从夜总会出来时就看到了苏珩这副模样。
像针轻轻扎在心上,默默的疼了一下,却让整颗心都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放开他。”韩沐冬难得的有些生气。
几个混混停下动作回头去看,韩沐冬不待他们动手几个冰锥已迎了上去,混混们当场死亡。
苏珩缓缓的软倒在地上,韩沐冬过去将他抱在怀里,“你没事吧?怎么自己一个人跑出来了?”
苏珩没有回答,将脸埋在他肩头,眼泪打湿了韩沐冬薄薄的衬衣。
韩沐冬愣了一下,拍了拍他,道,“我先带你回家吧。”说着,将苏珩打横抱起,苏珩窝在他怀里,紧紧揽着他的脖子,一句话也不说。
这时闫肃也找了过来,看到苏珩被韩沐冬抱在怀里,脸色越发阴沉。
“苏珩,”闫肃叫了一声,向韩沐冬说道,“把他给我。”
韩沐冬皱着眉头,“苏珩怎么了?”并没有把他给闫肃的准备。
闫肃抬手将苏珩从韩沐冬怀里捞出来,韩沐冬动了动,没有阻止。
“没什么,他只是太累了。”闫肃把苏珩紧紧的抱在怀里说道,说完转身就走。
韩沐冬若有所思的看着闫肃的背影,起身也跟了上去。
苏珩没有反抗,安安静静的待在闫肃怀里,本就清瘦的身体自从来了异世现在变得越发瘦了起来。闫肃抱着怀里没什么重量的人,皱了皱眉头,回去了。
“老大!!!!!”还没到住处朱钰和姜由就冲了过来,“再再被一个七级丧尸带走了!”
苏珩猛的睁大眼睛。
“什么?!”闫肃有些生气,“我让你保护再再你干什么吃的?”
随之而来的韩沐冬也皱紧了眉头,“先去找她吧,那丧尸去了哪个方向?”
“跟我来。”朱钰带着几人快速的离开了。
“你在这里待着,别随便乱跑!”闫肃临走叮嘱苏珩。
苏珩没理他,转身向住处走去。
等闫肃离开以后苏珩立刻悄悄的跟了上去。
七级丧尸表面和动作已经跟常人无异,神智也有一定的觉醒,但是吞噬和剧毒本性还是存在的,所以闫肃很着急,如果冉再有什么事,他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
苏珩偷偷跟着他们到了一个a城废弃的钟楼上,上去时闫肃朱钰韩沐冬正和一个七级丧尸打的不可开交,这丧尸是金系的,而且是罕见的七级丧尸,浑身如铁一般硬,几人奈何不了它,竟堪堪与它打成个平手。
冉再从这丧尸束缚她的铁链中挣脱开,连忙也加入战局,她是木系异能者,撒了一把种子窜出漫天的藤蔓,将丧尸牢牢的缠住。
丧尸挣扎的力量越来越大,几人用尽各种异能也杀不死它,最后还是被它挣脱开了。
几人正要动手,却见那丧尸一转头扑向了苏珩所在的角落。
苏珩第一次近距离见到丧尸,惨白的脸和腐烂的伤口极其可怕,令人作呕的腐臭和血腥也让苏珩恶心,见丧尸向自己扑来,苏珩转身就跑,几人看清了苏珩连忙上去阻止丧尸,眼见丧尸要伤到苏珩,冉再连忙挺身而出挡在苏珩面前。
“再再!”闫肃目呲欲裂的喊了一声。
一声闷哼,是韩沐冬挡在了冉再面前,这时闫肃也在巨大的恐惧中暴起,两手竟彻底变成了尖锐的金属,一把扣住丧尸的头,竟生生把晶核从脑中挖了出来。
“沐冬!!!”冉再接住倒在怀里的韩沐冬,“你怎么样???”
几人连忙围过来,姜由伸出手放在韩沐冬伤口为他治疗。
“你怎么在这里?”闫肃生气的问苏珩。
“我……”苏珩退了一步,有些愧疚的看了一眼韩沐冬,“抱歉……”
治疗过后的姜由有些气虚,“老大……清除干净了,还好来得及,这毒好凶猛……”
闫肃抓住苏珩的衣领发狠道,“少惹事,若是还有下次,我一定杀了你!”
说完抓住苏珩的手把他拖走了。朱钰搀扶着韩沐冬也和几人跟上。
苏珩垂着头小跑,眼底闪着阴鸷的光。
回去以后苏珩去看了韩沐冬。
韩沐冬伤在后背,所以趴在床上,因为姜由力竭故而不能立刻帮他恢复伤口,大约要疼一宿。
“抱歉。”苏珩低声说。
韩沐冬看着他,笑了笑,“没关系,你和再再没事就好。”
苏珩沉默着,心绪复杂。
“你为什么跟踪我们?”韩沐冬问道,“你可以告诉我,我不说出去。”
苏珩抬眼看了他一眼,道,“我没有跟踪你们,我就是想验证一些事。”
“什么事?”韩沐冬问。
“有人说他通晓未来。”苏珩挑起唇角,一脸的轻佻不屑。
韩沐冬愣了一下,竟被他这一笑眩晕了。
“呵……他说错了?”韩沐冬回过神。
苏珩点了点头。
“你休息吧,我回去了。”苏珩不欲多言,起身要走。
“苏珩,”韩沐冬见苏珩要走,下意识叫道。
“嗯?”苏珩疑惑的看着韩沐冬。
“我不只是……为了冉再。”
苏珩愣了一下,笑了笑,“谢谢。”说完转身离开了。
韩沐冬看着关上的房门,莫名的有些失落。
苏珩回到房间时闫肃在等他。
“你跟踪我们?”闫肃冷冷的看着苏珩。
“我没有。”苏珩否定道,又把给韩沐冬讲的那套说辞说了一遍。
“那那个白衣人是谁?”闫肃犀利的问道,“就是你口中通晓未来的那个人?”
苏珩点头。
“那你为什么不留在他身边?”闫肃追问。
“我想找更多的机会,而不是留在他身边日日被他……”苏珩攥起拳头,垂下眼睫,掩盖了眼中溢满的恨意。
“他为什么没有强制把你留下来?”闫肃看着他的恨意不似作伪,又问道。
“因为他忌惮你。”苏珩瞟了他一眼,心里大概估算着闫肃的地位。
虽然觉得苏珩满口谎言但是闫肃心里却莫名舒服,他挑了挑眉,一把将苏珩打横抱起,“洗澡去。”
“你干什么?!”刚觉得躲过一劫的苏珩又开始生气,他有些不耐烦的挣扎了几下,知道挣脱无望干脆躺在闫肃怀里挺尸。
【后面依然见评论区完整版……】

评论(27)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