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辞魂

all乔及他的一切角色,坚决不逆

【all乔】【all苏珩】穿越末世之总是被强迫

我就不信每一篇都要发微博
老福特你是有多饥渴
哼唧


苏珩裹了被子背对闫肃躺下,闫肃将帐篷封上,侧躺在苏珩身边。
“苏珩。”闫肃凑到苏珩耳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低低的叫他。
苏珩没理他,闫肃手已经揽住了苏珩的腰,隔着衣服苏珩感觉到闫肃的蠢蠢欲动,于是一把抓住闫肃的手,闫肃低头去吻苏珩的耳垂和光洁的脖颈。
苏珩翻过身压低声音说,“这是帐篷,不是房间,你想让冉再听见吗?!”
闫肃莫名有了一种偷情的感觉,挑了挑眉,凑到苏珩耳边轻声道,“那你叫的声音小一点。”
苏珩气的不知道说什么,冷哼一声,“用堂皇的理由把我带到你帐篷就为了你的私欲,闫肃你还要脸吗?!”
闫肃看着他一张一合的嘴巴忍不住低头亲了一口,苏珩气的抬手就要扇他,被闫肃一把抓住了手。
“嘘,别打脸,打出声音让他们都来围观我们吗?”闫肃越看苏珩生气的小模样越想激他。
“你!”苏珩抽出手,气的转过身不看他。
闫肃紧紧扣住苏珩的腰,在他耳边低声解释道,“我和冉再其实不是情侣,我一开始是喜欢她,她也喜欢我,但是还没有确定关系,本来是想更近一步的,但是因为你……”
苏珩垂着眸子似乎已经睡着了。
闫肃不再说话,手不老实的去脱苏珩的裤子。
苏珩抓住闫肃的手。
“我就蹭蹭,”闫肃吮吻着苏珩耳垂,“苏珩……”手已经挣脱了苏珩的手,将他的裤子褪了一半,自己涨大的yang【】物也掏了出来。
苏珩感觉到闫肃巨大的yang【】物迫不及待的插进了他两【 】腿之间,紧紧的抿着唇深呼吸。
闫肃声音带了情欲,低声道,“夹【 】紧,很快就好了。”说完大手按住苏珩的双腿狠狠地【】动了起来。
苏珩咬着牙,冷冷的看着某个角落,清晰的感觉到身后那肮脏的东西在自己身上留下痕迹,每一次的摩擦都在践踏与消磨自己作为世子的尊严。
苏珩几乎无可奈何,毫无办法。
这是一个强者生存的世界,阴谋诡计是强者之间的游戏,弱者连参加的资格都没有。
闫肃所说的“很快就好了”整整“快”了一晚上。
第二天苏珩大腿都肿了。
“明天大概能到黎城,中央的直升机会在那里降落。”闫肃通知车里几人。
“直升机是什么?”苏珩偷偷问朱钰。
“就是可以飞的车。”朱钰和苏珩咬耳朵。
“咳咳,”闫肃猛的咳嗽了两声,瞪了朱钰一眼,朱钰被瞪的莫名其妙,只有端正了身子不再说话。
在车里几人不是补觉就是说一些如何提升异能的事,但是冉再发现闫肃越来越不怎么跟她说话了。
冉再心里有些难受,觉得闫肃果然和韩沐雅有什么,也不再理闫肃,反而经常去和韩沐冬说话。
而闫肃全心全意盯着苏珩也没注意到冉再。
但是韩沐冬一直在留意闫肃和苏珩。
一到下午车速加快了不少,几人想要找个安全的地方歇息,绕过某个废弃的城市时却被几个丧尸缠上了。
几人见走不了直接下车,围城一圈,苏珩被闫肃护在身后,冉再甩出一把种子催动异能立刻生根发芽把几个丧尸缠住,韩沐冬冰锥出手把前面的丧尸爆了头,闫肃用土系异能沙化了土地,被困住的丧尸很快陷入了土里,只留下几个脑袋。
朱钰是火系异能,一把火烧起来,丧尸头很快被烧焦,露出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晶核。
因为路都是闫肃来的时候规划好的,今天也只是一个意外,几个低级丧尸算是给小队的人练手,但是苏珩有点受不了,上次见到的丧尸本来已经很可怕了,这次这些浑身腐烂甚至只剩下半个头的低级丧尸让苏珩恶心的吐了出来,又恐惧又恶心的苏珩深深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危险,越发想赶紧回他的时空。
夜里苏珩头一次没有抗拒闫肃的怀抱,紧紧贴着他宽阔的胸膛。闫肃知道苏珩可能吓到了,也没有说话,只将他抱在怀里,轻轻抚摸他单薄的脊背。
“我想回家。”也许是夜太黑,也许是太恐惧,苏珩轻声在闫肃耳边说。
闫肃手顿了一下,接着一遍一遍的抚他的后背,“好,回了中央我们就去找回去的方法。”
苏珩点了点头,下意识在闫肃怀中蹭了蹭,闭上了眼睛。
闫肃侧头轻轻吻了吻苏珩的额头,出神的看着某个角落,苏珩的心结就是回家,如果不让他回去……
……
第二天到了黎城闫肃就去联系了中央,得知大概15天内中央就会派直升机过来,而在这段时间之内,黎城正好要举行一个大型的拍卖会,中央的命令是,不惜一切代价拍下一块陨石。
闫肃皱了皱眉头,难道这块陨石是线索?可是为什么要拿出来拍卖呢?
毕竟没看到陨石,闫肃自然也不知道原因,索性就不想,只回去将这件事告诉了小队几个人。
苏珩感觉这块石头不简单,于是去问商廉。
“哦?晶石出现了?”商廉挑眉问道。
“那是什么?”苏珩很疑惑。
“你知道中央想干什么吗?”商廉在屏幕中看着苏珩。
苏珩摇头。
“因为地球上辐射的原因,其实现在已经越来越不适合人类居住了,哪怕所有人都成了进化人,都拥有异能,但是辐射时时刻刻在影响着人们的身体,尤其是人类的繁殖能力。”商廉为苏珩解释道,“繁殖能力的下降可以让一个种族很快灭绝,几个月前中央研究人体的时候发现了这件事情,并察觉到了这个事的严重性,于是他们派了一个有代表性的人,来暗中游说,想要和g城合作,探索地外文明。”
“g城不同意?”苏珩反问。
“是。”
“除非中央让出号令天下的位置?”苏珩又问。
“对。”商廉点头,“苏珩,你很聪明。”
苏珩冷笑,“人对权利的占有欲哪怕过了千年依旧不会减弱啊。”
“虽然g城不同意,但是中央毕竟是中央,还是有一定实力去做这些事的,”商廉继续道,“于是,在你来到这个世界的前几天,一次流星雨的来临,带来了一块陨石,落在了黎城。”
“中央知道的这么快?”苏珩疑惑。
“我暗中提醒了他们。”商廉一副要看戏的样子。
“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不是g城的人?”苏珩有些不解。
“我当然是g城人,不过黎城是小城,拿了这块陨石也没什么用。”商廉说道。
“这陨石到底是什么?”苏珩又问。
“一种用途很广的能源,甚至可以被人体吸收,但是没有人知道怎么用。不过最重要的不是这个陨石本身,而是它所带来的地外文明的线索,人类可以到其他星球居住的机会。”商廉说道。
苏珩垂着眸子暗暗消化这些话,他总感觉商廉在试图改变什么,但是又抓不住那个点,最后只好作罢。
“闫肃和冉再最近的感情怎么样?”商廉问苏珩。
“不怎么样,他们越来越少说话了。”苏珩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问闫肃和冉再,但是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
“为什么?”商廉十分疑惑,“他们的感情不是很好吗?”
“可能是韩沐雅来了的原因吧。”苏珩敷衍道。
商廉点了点头,“你继续监视他们,有事联系我。”
说完切断了连接。
苏珩若有所思的看着黑了的手机屏幕,商廉到底想干什么?
……
冉再在和朱钰出去采购的时候,遇到了黎城的霸王,领导人的儿子陈泽霆。
这个陈泽霆是风系异能者,异能不强,却是个典型的纨绔,身边从来不缺女人,的亏他长得能看,多的是女人爬他的床,否则又是一个强抢良家妇女的典型了。
但是这个陈泽霆这次却一下子栽到了冉再手里,对她一见钟情,甚至准备搬进闫肃他们所住的公寓。
“你别tm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再再是我们老大的,轮八百遍也轮不到你来追。”朱钰颇为气氛,直接往陈泽霆脸上怼。
陈泽霆也不是什么善茬,冷笑道,“你tm吃不到葡萄别说葡萄酸,自己没种还不让别人追,你问过再再了吗?”
“你!”朱钰气炸了,“别tm废话,出去打一架,打过老子一切好说!”
“走啊,谁怕谁啊?!”陈泽霆也开始冒火。
“闹什么呢?!”闫肃从楼上下来训道,“朱钰你没事可干了?!”
“老大!他!”朱钰立刻上去告状。
“行了你先闭嘴。”闫肃瞥了朱钰一眼,朱钰立刻安静了下来。
闫肃转头,将陈泽霆从头到尾打量了一圈,“想追再再?”
“哼!”陈泽霆冷哼一声,道,“追她是我和她的事,还轮不到你来同意,你还没有追到她,我们顶多是情敌。公平竞争,懂吗?”
“呵,”闫肃嗤笑一声,点了点头,“当然,那就看你的本事了。”
“闫肃。”苏珩清冷的声音响起,闫肃转头,看到一身黑色运动服的苏珩,眼角眉梢都忍不住带了暖色。
陈泽霆有些惊讶的打量苏珩,这个漂亮的留着长发的男人,竟然能让闫肃不自觉的软化态度,莫非是闫肃的兄弟?

评论(28)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