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辞魂

all乔及他的一切角色,坚决不逆

【all乔】【all苏珩】穿越末世之总是被强迫

新年快乐!!!!
越写越丧
总是找不到感觉
哇的一声哭出来
剧情跟屎一样QAQ
十一
第二天苏珩早饭都没吃。
“咦?苏珩没起来?”朱钰有些疑惑。
韩沐冬拿筷子的手顿了顿,听见闫肃说,“你那么关心苏珩干什么,吃你的饭。”
朱钰有点委屈,“老大你最近怎么提到苏珩火气就这么大……”
“有吗?”闫肃皱了皱眉头,“不要胡说八道,赶紧吃饭,吃完跟我去一趟拍卖行。”
“哦。”朱钰点头道。
余下的几人神情各异,韩沐冬垂着眸子专心吃饭看不出表情,冉再和姜由一直沉默着,韩沐雅和谢靖对视一眼,谢靖眼底划过一丝血色。
闫肃借拍卖自己的东西之由准备去了解一下那颗陨石的情况,好在闫肃名气够大,拍卖行也给足了面子。
“闫先生您这边请。”经理将闫肃和朱钰带到房间,闫肃拿了几个要拍卖的东西,定了价钱,这才开始问到陨石。
“听说你们这里会拍卖一块陨石,那是什么东西?”闫肃问道。
“这个我们真的不清楚,就是因为它太诡异我们又不知道如何用,所以才准备拍卖。”经理也十分无奈。
“怎么个诡异法?”闫肃又问。
“这……”经理犹豫了一下,道,“它会反噬异能,曾有异能者差点被它化去所有能力,还好抽身及时。”
“那你们拿出来拍卖不怕伤害到别人?!”朱钰有些震惊。
“不会的,我们会告诉顾客的。”经理强调。
朱钰:“……”
“要不这样吧,我们出高价买下它,你看行不行?”朱钰又问道。
“抱歉,我们老板说,要看有缘人。”经理礼貌的拒绝。
“……”
又问了其他的一些事掩盖了一下,二人才回去。
……
“苏珩,我忘了提醒你,你离谢靖远一点。”商廉倒了杯水,叮嘱苏珩。
“谢靖?”苏珩有些疑惑,“韩沐雅的保镖?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你别问那么多。”商廉话题一转,又问,“现在冉再和韩沐冬的感情有进展吗?”
苏珩看了手机屏幕一眼,垂下眉眼,道,“有。”
商廉挑了挑眉,“苏珩,你不要骗我。”
“你觉得我有什么理由骗你?”苏珩反问。
“我送给你的阳【】具在哪里?”商廉突然问道。
苏珩瞪了商廉一眼,“扔了。”
商廉笑了笑,“好吧,那过几天我去找你。”
“你要干什么?”苏珩心里发慌。
“怎么?不欢迎我?”商廉直直的盯着苏珩的眼睛。
“不……不是……”苏珩摇头。
“那就安心等我。”商廉道,说完屏幕就黑了。
苏珩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莫名恐慌,他坐在床上发着呆,听到敲门声吓了一跳。
“苏珩,”韩沐冬看着打开门的苏珩,“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
“没,你有什么事吗?”苏珩摇了摇头,问道。
“我来是来送你个东西。”韩沐冬将手中的盒子递给苏珩。
“什么东西?”苏珩犹豫了一下。
“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韩沐冬坚持。
苏珩伸手接过,打开来看,是一个精致的男士发簪,白色的玉石上有漂亮的花纹,苏珩第一眼就喜欢上了。
“这……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苏珩推拒道。
韩沐冬笑了笑,拿起簪子亲手插在苏珩发间,“这是死物,配你,不算贵重。”说完端详了一下,道,“很好看。”
苏珩无奈,道,“那就多谢韩大哥了。”
“别说谢,能博你一笑我很开心。”韩沐冬说道。
苏珩沉默着。
他一直觉得和这些人谈感情就是笑话,他们所喜爱的,所狂热的,不过是他这张脸,这身漂亮的皮囊,如果没有了这些,谁还会在乎他?也许也就没有这许多事了,但是苏珩终究不忍心毁掉自己唯一的利器,也不敢,他是好赌之徒,但是这次他不敢赌。
韩沐冬走了以后苏珩就在房间胡思乱想,想对闫肃的感情,对商廉的态度,苏珩突然想立刻回去,在这里呆的时间越长他越留恋,但是这里不是他的国家,不是久留之地。
最重要的是,他不能喜欢上强暴他的男人。
夜里,闫肃将苏珩抱在怀里,低低的在苏珩耳边自说自话,“小时候我爸就把我扔到军队里训练,教官很严格,对我一个小屁孩都一点不容忍,我记得有一次,因为高强度训练,夜里尿床,我偷偷晒被子迟到了,结果被教官发现,当着所有人的面用小棍打我屁股,我还不能哭,哭一下多打一次,旁边有人就劝说,这是老闫的儿子啊,差不多就行了,打坏了还怎么继承领导人啊。然后我爸听说了,就跟教官说,打,不遵守规矩往死里打。真是一点都不含糊啊……”
“本就如此,”苏珩冷不丁的突然开口,“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对你自然更要严格一些,想当初我也是小小年纪就被送去他国做质子,做什么事都要顾虑三分……”
苏珩意识到自己竟说了许多儿时的事,马上住了嘴,闭上眼睛不理闫肃。
闫肃吻了吻苏珩的发鬓,“好了,不说了,睡吧。”
……
几天后就是拍卖会,苏珩和闫肃几人一起过去了。
几天不见陈泽霆,竟然发现陈泽霆和冉再好了起来,冉再偶尔偷看一眼闫肃,见闫肃不理她,终于知道闫肃不喜欢她了。
冉再有些失落,陈泽霆叫她她也不理。
到了拍卖会现场后几人找到位置坐了下去,苏珩坐在闫肃旁边,闫肃在底下紧紧抓住了苏珩的手。
拍卖会一开始并没有什么好东西,拍下几个后,主持人说话突然诡异了起来,“下面的拍卖品是一块古时候的令牌。”
苏珩困的睁不开的眼睛猛然睁大。
主持人将玻璃上的红布缓缓扯掉,因为离的近,苏珩一下子就看清楚了,那是卫国的通行令牌!
“据专家翻译,这块令牌上的文字是,卫国通行令,相当于我们国家以前的签证,最重要的,是它有能量,整个令牌被一层薄薄的异能覆盖与空气隔绝,所以才能让令牌完整保存至今,如果能将这项技术用在科学上,我们会解决多少问题呢?”
苏珩焦急的看向闫肃,闫肃眯了眯眼睛,安抚的握了握苏珩的手,跟着拍了起来。
价格涨到20万的时候,喊价的声音少了下来,“我出21万!”一个沉沉的声音突然喊道。
“三十万。”闫肃冷声道。
“31万。”
“40万。”闫肃皱眉看了那个方向一眼。
“41万!”
“你!”闫肃佯装生气。
“好了,别叫了,”苏珩劝道,“也许是时机还不到,你存着钱买陨石吧。”
闫肃一副愧疚的样子。
中场休息的时候苏珩去了洗手间,闫肃紧随而去,苏珩一打开隔间的门闫肃就把他抵在了厕所隔间里。
闫肃迫不及待的吻苏珩的脖颈,吻他的下颌,吻他湿润甜美的唇,抚摸他细瘦的腰肢和大腿,苏珩抓住了他的手。
“闫肃!”苏珩喘息着训斥道。
闫肃一把将苏珩紧紧抱在怀里,“别难过,苏珩。”眼神深沉。
对不起。我怎么会给你任何能回去的机会呢。
“好。”苏珩轻声答应,靠在闫肃怀里闭上眼睛。
平息了情绪,闫肃才带苏珩出去。
另一个隔间的门缓缓打开,陈泽霆冷哼一声,看了一眼苏珩待过的隔间,转身出去了。
下半场陨石才姗姗来迟。
主持人打开盒子,是半个巴掌大的一块晶石,闪着蓝色的光,十分漂亮。
“底价40万。”
“50万。”
“60万。”
“70万。”
抬到100万左右就没有人叫了,闫肃此时才叫道,“一千万。”
所有人都有些惊讶,按说这么个鸡肋陨石没必要这么高的价格啊,太不值了。
“还有叫的吗?”主持人问道。
见没有人,主持人正要落锤,“一千零一万。”有人叫道。
“两千万。”闫肃又道。
“两千零一万。”那人又道。
“五千万。”闫肃道。
那人不叫了,主持人一锤定音。
拍卖会结束后闫肃去付款,朱钰和苏珩抱怨,“不知道是谁那么讨厌,恶意抬价。”
“我怎么感觉……”苏珩欲言又止,“有人在针对闫肃?”
“是,我们以后要小心一点了,保护好这块陨石。”闫肃走出来说道。
“为什么会有人针对你?”苏珩皱着眉头问。
“不清楚,”闫肃摇头,“但是我也不会让他们得逞就是了。放心吧。”
回去以后,苏珩有些失落,满心都是那枚通行令,他有种近乎疯狂的直觉,那枚令牌可以带他回去。
同样,闫肃也有这种直觉,所以他想销毁那枚令牌。于是闫肃去找了拍下那枚令牌的人。
是一个很普通的人,说话声音低低的,问闫肃有什么事。
“我想高价买下你手里这块通行令,可以吗?”闫肃问道。
“抱歉,不行。”那人说道。
“为什么?这块东西没什么用吧?”闫肃问道。
“有,我们要做科学研究用。”那人礼貌回答道。
“你们确定不会转手他人到市面上流通吗?”闫肃又问。
“确定。”那人肯定的说。
闫肃点头,“那研究完了以后会销毁吗?”
“不清楚。”那人摇头。
闫肃一想,研究完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那时苏珩估计都已经和自己在一起了,这令牌也就没什么威胁了,于是闫肃就放那人离开了。
那人离开后走过转角,抹去脸上一层薄薄的皮,赫然是韩沐雅的保镖,瞳孔已经变成赤红色的谢靖。

评论(18)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