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辞魂

all乔及他的一切角色,坚决不逆

【兰恭】重生之原来你在这里

这……也是很早以前的文,一直没时间放上来,现在整理了一下,又可以当新文发出来了嘻嘻








欧阳少恭重生了,回到了儿时,和方兰生刚见面的时候。
方兰生:“小,小姐姐。”
欧阳少恭:“?”
方兰生探头亲了一口少恭有些婴儿肥的小脸。
欧阳少恭:“……小兰!”
方兰生被美色迷了眼,“小姐姐你叫什么呀?”
欧阳少恭:“……我不是小姐姐,我是小哥哥,叫欧阳少恭。”
方兰生没听见。
欧阳家拜访了邻居后就在琴川定居了,这大大的方便了了方兰生。
大半夜,欧阳少恭还在睡觉。
“小姐姐,起床啦,快看我给你带了什么?”方兰生推他。
欧阳少恭揉了揉眼睛,茫然的看着床前的小黑影。
方兰生将手里的口袋慢慢的展开,幽幽的绿光倾泻而出,满屋子都是萤火虫。
“我蹲了好几个晚上才蹲到的,好看吗?”方兰生兴奋的看着欧阳少恭。
欧阳少恭脑子里混乱的想着,看不出来啊,小兰这么会调情?
“调情是什么?”方兰生一脸好学的表情。
欧阳少恭不知道怎么说,于是岔开话题,“你大半夜来找我就为了给我看这个?”
“不好看吗?我蹲了好几个晚上才蹲到的。”方兰生有些失落。
“……你说两遍了,大晚上你搞这个干嘛,快回去睡觉。”欧阳少恭下逐客令。
方兰生自觉的爬上了欧阳少恭的床。
欧阳少恭:“……小兰你这是什么意思?”
方兰生眨眨眼睛,“我要跟少恭一起睡啊。”
欧阳少恭:“……算了,你高兴就好。睡吧。”
方兰生高兴的躺下了。他心里美滋滋的想,大姐就是和大姐夫一个被窝睡觉有了宝宝的,明天少恭就会有我的宝宝了。嘿嘿嘿。
第二天起床,欧阳少恭看到了满屋子的萤火虫尸体。
“……小兰,把这都给我收拾干净了。”
方兰生看着一地丑陋的尸体,一脸懵逼,“原来它们不发光的时候这么难看啊。”
欧阳少恭愣了愣,脸色有点难看。
对啊,许多东西,真面目就是很难看。
欧阳少恭懒得再想什么,这一世他什么都不想做。
“少恭,这几天你怎么不理我了。”方兰生很委屈。
“我什么时候理过你了?”欧阳少恭看一眼方兰生。
“……不管,你怀我宝宝了!你一定要理我!”方兰生开始无理取闹。
“???”欧阳少恭一脸懵逼,“……小兰,我是男人,不能怀宝宝的。”
“你就是怀我宝宝了!我们都在一起睡了!你为什么不承认!”方兰生眼睛有些红,要哭了的样子。
“不要无理取闹!”欧阳少恭有些头疼。
方兰生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从此以后街坊四邻全知道欧阳少恭是方兰生的小媳妇。
上一世怎么没发现方兰生这么难缠。欧阳少恭无语的想。
瘟疫。
欧阳家败落的很快,欧阳少恭的父亲母亲都染上了瘟疫。
这瘟疫有点麻烦,还差一味有些难得的药,欧阳少恭想要出去寻。
方兰生知道后,也哒哒哒跑了出来。
“小兰,你跟着我干什么?”欧阳少恭皱眉。
“少恭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我要保护你。”方兰生一脸坚定。
“……伯父伯母同意了?”欧阳少恭又问。
“同意了同意了!”方兰生点头。
“……那走吧。”欧阳少恭率先爬上马车。
“要去哪里啊少恭?”方兰生也爬上来,坐在少恭身边。
“衡山。”
“!!那么远!我们回来瘟疫都过完了!!”方兰生震惊。
“不远的,一天就能到。”欧阳少恭道。
“不可能,我爹明明说很远的!”
欧阳少恭没跟他争辩,用了法术缩地成寸,傍晚就到了衡山。
“……少恭你怎么做到的?”方兰生好奇的问道。
“想知道?”欧阳少恭挑眉。
方兰生猛点头。
欧阳少恭拉了方兰生的小胖手,缩地成寸。
方兰生看着自己每走一步周围的风景呼呼往后退,比坐马车还快,很快就到了衡山山顶。
方兰生目瞪口呆,“少恭!你是不是天上来的仙女姐姐!!”
“……”欧阳少恭沉默了一瞬,“不,我是山里的妖怪,要吃人的。”
“那你是狐狸精?”
“……别胡说八道了,快跟我找药材。”欧阳少恭不想跟他讨论这个话题。
方兰生一脸意犹未尽,“那少恭你不要勾引别人啊,只可以勾引我,我有很多精气给你吸,管饱。”
“……闭嘴。”欧阳少恭脸一黑。
方兰生识趣的住了嘴。
药在悬崖峭壁上,生长了很多,远看一片郁郁葱葱的,欧阳少恭要下去采。
“不行,你不能下去,掉下去怎么办!”方兰生不同意。
“别闹。”欧阳少恭皱眉。施法跳了下去。
方兰生扒着石头爬在地上向下看。
欧阳少恭采了很多,够治琴川所有人,差不多了,正要上去,方兰生突然瞪大了眼睛。
“少恭!!快上来!!!有蛇!!!”
欧阳少恭没听清,疑惑的抬头,毒蛇已经到了他的脚边。
方兰生直接跳了下去。
蛇正要张口的时候被劈头盖脸的砸下了悬崖,同下来的还有方兰生和少恭。
“小兰!你做什么!”欧阳少恭一脸懵逼。
“有蛇!它没咬到你吧??”方兰生着急的问道。
欧阳少恭闭上眼睛。
重生,就是为了让我知道,方兰生是个智障吧。
“傻瓜,我会法术啊。”
“……”
欧阳少恭的身体开始发光,越来越强烈的光让方兰生睁不开眼睛,他听见少恭说,别放开我的手,方兰生回答,好。
再睁开眼睛,他们回到了琴川。
瘟疫得到了解决,欧阳少恭可以继续被方兰生追着要宝宝了。
……
多年以后,欧阳家和方家突破世俗的枷锁,让方兰生和欧阳少恭成了亲,不过他俩琴川百姓看着长大的,都麻木了,也没什么闲话就是了。
百里屠苏想不到自己还能重生,再次来到琴川时,他是想见一见那个人的,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发生,他知道,那个人也重生了。
今天药庐不忙,欧阳少恭就想着出来转转,正要给方兰生买点零食的时候,一只手被人抓住了。
“少恭,别来无恙。”久远而熟悉的声音响起。
“哪来的臭流氓!快放开我夫人!喂!说你呢!”
欧阳少恭无奈的扶额。
“少侠怕是认错人了。”欧阳少恭转身回道。
方兰生一把抱住少恭。
“对!少恭才不认识你!哪来的别来无恙!”
“小兰,你先把我放开。” 欧阳少恭无奈道。
百里屠苏深深的了一眼欧阳少恭,“我看你们很面熟,以为是故人,抱歉,可能是我认错了。”
“无碍,小兰说话太冲,在下代他向少侠说声抱歉。”欧阳少恭微笑着摇头。
“刚才方兰生叫你夫人……你们……” 百里屠苏有些犹疑的看了方兰生一眼。
他怎么知道我叫方兰生? 方兰生皱了皱眉。
“如你所见,想必少侠第一次来到琴川,琴川好客,少侠如不嫌弃,不如过府一叙。”欧阳少恭笑着邀请道。
百里屠苏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丝毫不给方兰生拒绝的机会。
方府
百里屠苏和欧阳少恭谈了谈自己之所以知道他们名字的原因。
“也就是说少侠做了一个梦,在梦里知道了我们的名字?”
百里屠苏点头。
“那可真是缘分。” 欧阳少恭笑道。
“什么缘分不缘分!少恭你不要瞎说!”方兰生很有危机意识,不肯让百里屠苏占一点口头便宜。
百里屠苏瞥了方兰生一眼,问道,“少恭你的意思是,你和这个……方兰生在一起了?两个男人?”
方兰生抱住少恭亲了一口,“对啊,少恭最喜欢我了。”
百里屠苏皱眉瞪着方兰生,一副他轻薄少恭的样子。
“小兰!” 欧阳少恭轻斥。
“少侠且在这里住下,过几日有花灯节,不如去看一看,很是热闹。”少恭热情的挽留道。
百里屠苏垂下眼睛,“那有劳少恭了。”
夜里方兰生终于爆发了,“少恭,那个叫什么百里屠苏的,你为什么要把他留下!万一是哪来的骗子呢?!”
“不会的。”比你还傻,被人骗还差不多。欧阳少恭忍不住吐槽。
“……少恭,你是不是喜欢他,你从来没让谁来家里住过……”方兰生酸溜溜的问道。
“小兰竟然这么说?我都心甘情愿委身与你了,还要怎么证明我喜欢的是你?”少恭牵起唇角,眉眼变得冷凝。
“少恭你别生气,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讨厌他看你的眼神,我……我……”方兰生开始手忙脚乱的解释。
欧阳少恭摇摇头,“好了,别胡思乱想了,睡吧。”
“少恭……”方兰生将少恭压在身下。
欧阳少恭有些不耐烦,皱着眉头唤道,“小兰……唔……”
……
少恭,你是我的,不准跟别人走……
“嗯……呃……”
……
方兰生吻了吻累的睡过去的少恭。
少恭,你是我的。
第二日
“少恭呢?”百里屠苏来到少恭门前却看到了方兰生。
“你找少恭干嘛?” 方兰生抬着下巴问道。
百里屠苏转身要去找少恭。
“你干嘛去?少恭昨天晚上累到了还在睡觉,你别去打搅他!”方兰生急忙要拦住百里屠苏。“你对少恭做了什么!!!”百里屠苏瞪着方兰生。
“夫妻之间该做的事啊,你以为呢。”方兰生抱着手臂看着百里屠苏。
百里屠苏被这句话气的差点煞气发作。
方兰生瞥他一眼,冷哼,“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喜欢少恭,哼,少恭是我的夫人,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
百里屠苏摇头,不……这不可能……
接着他转身跑走了。
……
欧阳少恭扶着腰从床上爬起来,本来只是想安抚一下小兰,想不到他竟然这么狠。
“少恭,你醒啦?”方兰生殷勤的把少恭扶坐起来。
少恭摇摇头。
没有,被你折腾死了。
……
午饭时欧阳少恭四处看了看,“那位百里少侠呢?”
“走啦,今天上午就离开了。”方兰生开心的说道。
欧阳少恭摇了摇头,“小兰!算了,走了便走了,下次不许这样了,别人会说我们方府没有待客之道的。”
方兰生频频点头,心里却不以为然。
几日后的一个深夜。
“看来屠苏还是不肯放弃啊。”欧阳少恭看着将自己引出来的百里屠苏道。
“少恭,你果然也重生了。”百里屠苏深情的看着欧阳少恭。
“呵,那又如何?”欧阳少恭挑了挑眉。
百里屠苏垂下眼睛,“你……为什么要和方兰生在一起?”
“这和少侠无关吧。”欧阳少恭冷笑。
“你在赎罪?委身于方兰生以赎让他失去至亲之罪?”百里屠苏定定的看着欧阳少恭。
欧阳少恭猛的看向百里屠苏,冷笑,“我要做什么事还容不得你百里屠苏来置喙!”
百里屠苏死死抓住少恭的手,眼中的渴望仿佛要溢出来,“被我猜中了?那我失去至亲的罪你为何不赎?”
“屠苏,你失态了。”
两人对视良久,百里屠苏败下阵来,“少恭……我……”
欧阳少恭边整理袖口边说道,“这一世在下只想平平淡淡安安稳稳的度过,还望少侠成全。”
说完,转身要走。
“为什么不是我?” 百里屠苏不甘心的问道。
“缘分未到,少侠无需强求了吧。”清冷的背影顿了顿,终湮没在黑暗里。
第二日。
“少恭,这几天药庐人有点多,要不要多雇佣几个人打下手?”方兰生问道。
“无碍,新人太多反而容易乱。”欧阳少恭摇头拒绝。
“好,那你先去药庐吧,我收拾完账目就去找你。”
欧阳少恭转身离开,方兰生看着他的背影,“少恭!……我爱你,特别特别爱。”
欧阳少恭勾起唇角,“在下亦然。”

评论(24)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