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辞魂

all乔及他的一切角色,坚决不逆

【all乔】【all郑吉】蟒缘番外篇

这个emmmm也是写了很久没空发出来的……



郑吉明明是要和赤炎一起回无涯境的,却在缩地成寸时一步踏错去了平行时空,郑吉惊骇的发现赤炎消失了!!
“赤炎!!”郑吉抬起手放在嘴边大喊,“赤炎!!你在哪!!”
孤身一人到了陌生的地方,郑吉心里十分害怕,若又是一个无涯境,自己该怎么办,不是每一个人都是赤炎,也不是每次遇险都能逢凶化吉的。
看了看远处的人家,郑吉松了口气,有人烟就不会有太大的危险,越往前走郑吉忽然感觉越熟悉,皱着眉头想了会,“这不是南疆吗??我怎么到这里来了?”
怀揣着疑惑准备去找这里的人问一下,却见一士兵过来施礼道,“郑副尉,原来你在这里,快回去吧,王校尉找你呢!”
郑吉有些疑惑,王英也在这里?他不是回京城了吗?
跟着士兵回了将军府,一进庭院王英庞郎还有另一个郑吉正坐在石桌边说话,郑吉有些震惊的看着石桌边的郑吉,缓缓的走了过去。桌边的郑吉也不敢置信的站起身。
外来的郑吉我们暂且称他吉儿,原剧的郑吉我们叫他郑吉,吉儿走到桌边抬手去捏了捏郑吉的脸,郑吉垂着眸看着他捏,听见他道,“不是幻境?”又去捏自己的脸,庞郎一脸懵逼,“两个郑吉?”说着去扯了扯吉儿的衣服,王英也是一阵头晕,问吉儿,“这位兄台请问尊姓大名?”
“在下……郑吉……”吉儿犹犹豫豫说了出来,看见郑吉皱着眉头眯了眯眼睛,“说!哪里来的妖孽竟然假扮我?”
“有何证据证明是我假扮的你?”吉儿看着郑吉,突然皱了皱眉头,一把抓住郑吉的手腕,郑吉警惕的连忙抽出来,刚准备反击却见吉儿有些失落的低声说,“赤炎骗我……”
吉儿一直很敏感的问题,是觉得自己配不上赤炎,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阅历法术,唯有自己是一个人而不是凶恶的妖能让他心理平衡一点,赤炎一遍一遍告诉他不是妖,就算是妖有了精元也不会是了,又加当年的事已无从求证,便被深深的埋在了心里。
他一见到这些人就隐隐有种感觉,这个郑吉,就是自己。
这是平行时空吧。
吉儿调整了下情绪,见几人都看着他,笑了笑,“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因为法术出现意外,我踏错时空了……”见几人有些茫然,郑吉道,“现在自我介绍下,在下是另一个世界的郑吉,你们可以叫我吉儿。”
“你如何证明你是另一个时空来的?”郑吉冷笑。
“你我是万古族二王子,从小在族里备受大王子以及王妃的排挤,母子生活很艰难,后来在二十岁成人时大王子和司徒长老联手将你我抛于猛兽遍地的无涯境……”吉儿正说着,郑吉打断道,“胡说,我根本没去过什么无涯境!”
“我知道无涯境……”庞郎见几人剑拔弩张,小心翼翼的举起手,几人齐齐看向庞郎,庞郎道,“上古十大绝境之一,是现在唯一一个有迹可循的上古绝境,里面所有的野兽都是极其强大的妖,因为生存环境恶劣于是都长成了最原始的形态,据说一匹狼都比人高,有传言是女娲娘娘补天时上古妖兽为祸四方,为拯救深受其害的百姓给妖物设的牢笼,里面有古老的传送阵,凡人和神仙可以进去,但是妖物却无法出去。”
吉儿点点头,“后来从无涯境逃出来就被王大哥和李静公主所救,去了宫里,又幸得肖阳肖小侯爷举荐谋了一官半职……”
郑吉有些莫名的心疼,原来,无论在哪个时空,自己都是最不幸的那个人……
“你怎么从无涯境出来的?”郑吉眼中带了点温度。
“遇到了贵人,”吉儿忍不住笑了笑,眼睛弯弯的特别单纯。
郑吉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少年的影子。
“他叫赤炎,”想到赤炎现在不知身在何处,吉儿又有些沉默,“不过我找不到他了,不知道他在不在这里。”
听完吉儿的话,王英也有些感叹,“既然来了,就先在这里住下吧,我给你安排个房间,我去跟将军说一说,让他派人去找找,你说的赤炎什么样子?”
“他穿一身红衣,长着红色的眼睛。”吉儿有些高兴,“王大哥,谢谢你,你在哪里都这么好。”
这个吉儿身上有种特别干净的气质,相比郑吉的沉静甚至有些阴沉的气质,吉儿反而更让人亲近。
夜晚的时候,郑吉和吉儿并肩坐在屋顶上,郑吉难得的有些好奇另一个时空的自己,于是问道,“你喜欢静儿吗?那个时空?”
“不喜欢,我喜欢赤炎。”吉儿笑道,“在无涯境的时候一直是赤炎在保护我,照顾我,出来以后也是他在我难过的时候安慰我,危险的时候及时救我,对了,这个时空没有赤炎么?”
郑吉看着他的笑容,摇摇头,“没有。”
“你喜欢静公主?”吉儿挑眉。
郑吉点头,“是。”
“静公主喜欢王大哥,你喜欢她太苦了,”吉儿叹息。
“我心甘情愿。”郑吉垂着眸子说。
“那王大哥喜欢谁?”吉儿又问。
“小唯。”
“哦……这个时空我们的娘去世了吗?”吉儿突然有些沉重。
“去世了。”郑吉手指甲深深陷入手心。
“也是被司徒长老杀死的?”吉儿抬头看着他。
“不是,她为了我被逼自杀了,”郑吉有些难受,“你知道司徒长老是我们的爹吗?”
“什么?”吉儿猛的站起来,“不可能!!”
郑吉有些意外,“你不知道?”
吉儿看着郑吉,“我怎么可能是仇人的儿子!”
郑吉摸了摸吉儿的头,“一开始我也不相信,但是我亲耳听见娘亲说的。”
吉儿垂着眸子,失魂落魄的坐下,靠在郑吉肩膀上。
“我问你个问题。”吉儿轻轻的说。
“什么问题?”郑吉转头看着靠在自己肩头的人。
“如果,一个人,身份很尊贵,法力很强大,却很喜欢一个血脉低微,什么都不会,还总给他甩脸子的人,你觉得,他们相配吗?”吉儿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担忧,“他会不会哪天就不耐烦了,我又留不住他……”
郑吉感觉有些微妙,“那个人是男的女的?”
“男的啊……”
郑吉差点从房顶翻下去。
“你跟一个男人在一起了?!”郑吉差点吼出来。
“……”吉儿看了看郑吉,“你这么激动干什么?男人和男人不能在一起?”
郑吉简直气的翻白眼,但还抱着一丝希望,“上面的下面的?”
“下面啊。”吉儿理所当然的回答,“下面也很舒服啊,而且赤炎很照顾我的感受。”
郑吉转过头,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我没兴趣听你们俩的房事,你不会因为自己是狐妖就真把自己当狐狸精吧?”
“我喜欢他,我爱他,爱不分性别,我只知道他对我很好,也很喜欢我,这就够了。”吉儿看着郑吉,“我和他有千万年的路要走,岂能因世人的眼光就放弃。”
“他是什么妖?”郑吉又问,“难道是青丘国的王子?”
“青丘有王子吗?”吉儿皱眉,“他是螣蛇。”
“上古神族螣蛇?”郑吉有些震惊。
“是,就是他在无涯境救了我……虽然一开始……”吉儿有些难以启口,“是他强迫我……”
郑吉:“……”
另一个时空的自己是不是有些太傻了?不过也是,二十岁的自己确实还很单纯,爱和恨也不是多么深刻,又被赤炎这么保护,性格肯定不会和自己一样……
想想现在的自己,郑吉心里莫名的可悲。
“回去了,明天还要去找赤炎。”吉儿下了屋顶,跟郑吉打招呼。
郑吉也从房顶上下来。
……
第二天郑吉就不怎么想理吉儿,还没从另一个时空自己在下面的打击里走出来。
庞郎缠着吉儿问他无涯境里的事。
“无涯境里其实也没什么东西,就是一个大森林,里面什么动物都有,”吉儿无奈的解释,“因为赤炎其实我没见多少动物,但是一开始追我的老虎还有后来咬了我的狼确实比一般的动物大,眼神很可怕,一看就是人力无法反抗的动物,所以见了别试图去反抗,第一要务就是跑。”
庞郎惊叹,“这么厉害啊?!那那匹狼咬了你会不会中毒?”
“不知道……伤口很快就愈合了……”吉儿有些无聊。
“伤口怎么愈合的?”庞郎眼中放光。
吉儿挑了挑眉,突然抽出庞郎的剑在他手上狠狠划了一道伤口。
“啊啊啊啊啊啊!!!你干嘛!!!”庞郎发出杀猪般的叫声。
“你别动,把手给我。”吉儿拖过他的手,道,“给你展示一个特别厉害的治疗方法。”说着对着伤口吻了上去,柔软的唇轻轻的擦过肌肤,伤口竟然神奇的消失了。
庞郎有些脸红,抽出手,“真的没有了……”
王英走过来道,“想不到郑贤弟竟有如此神通,真让人大开眼界。”
吉儿笑了笑,“也是别人教的。”
有士兵来报,说看到了红衣人,吉儿站起来,“带我去!”王英和庞郎也追了过去。
这边赤炎见有人引他进来,跟着士兵走的时候看到了郑吉和阿莲在卿卿我我,走过去一把抓住郑吉的胳膊,“吉儿!!”
却见这人眉眼中有一股妖邪之气,不是善人,还未说话听见了吉儿的声音。
“赤炎!!!”赤炎转身,吉儿一把扑进他怀里,赤炎带着他转了一圈后放到地上,亲了亲他的嘴巴,紧紧的抱住他,“对不起,我大意了,没有受伤吧,下次我们再也不用缩地成寸了,对不起。”
吉儿搂着他的脖子,“没事,我没事,你去哪里了,我到处都找不到你。”
两人旁若无人的说着话,另外几人脸上仿佛打翻了调色盘一般,王英一脸不可置信,下意识看了一眼郑吉,郑吉气的脸都青了,真的看不下去自己在男人身上一脸小女人的幸福感觉,阿莲也若有所思的看着郑吉,而一边的庞郎却一脸复杂,摸了摸自己手上被他吻过的伤口。
“对了,”吉儿终于想起了身边的人,推开赤炎,“我们好像到了平行时空了,这里也有一个我。”说着拉过郑吉给赤炎看,赤炎皱着眉头,“这里有我吗?”
“没有,郑吉没去无涯境。”吉儿回道。
“怪不得……”赤炎若有所思,吉儿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我曾去看过你的命盘,不过没有告诉你,你的命盘上本来没有我,”赤炎看着郑吉,“寿数二十五。但是有一条红色的痕迹硬生生的将你的命盘分为两个部分,”赤炎又去看吉儿,“你的命盘被改过了。”
郑吉震惊的看着赤炎,心里一片悲凉,果然苍天无眼,这是要把自己逼上绝路吗……
“那是谁改的?”吉儿问道。
“没有人能改,”赤炎摇头,“上天有好生之德,生与死,善与恶,只在人的一念之间,命盘不是被别人改的,而是你自己改的。”
郑吉沉默的低着头,赤炎看向郑吉,“抬起头来。”
郑吉抬起头看他,赤炎抬手并指点向他眉心,一道光打入他眉间,“每一个决定都是一个结局,你是这个世界的吉儿,如果我没有在吉儿身边,恐怕你们所有的结局都是相同的,相逢即是有缘,我也只能帮你到这了。”
回去的路上赤炎走近了王英,王英有些疑惑,赤炎道,“既然这个世界没有我,还请你多照顾郑吉了。”
王英:“兄台放心,郑贤弟是我很好的朋友,我自然不会亏待他。”
赤炎:“你不喜欢他吗?”
王英:“那个世界我喜欢郑贤弟?”
“当初若是我不来,你们恐怕早就生米煮成熟饭了,”赤炎冷笑,又道,“罢了,要救也是他自救,我不可能带着吉儿去每一个平行时空拯救他自己。”
王英一脸麻木,感觉从此以后不能面对郑吉了。
吉儿在后面拉着郑吉,“没有赤炎,我们的结局分毫不差,所以你做什么我都理解,”吉儿抓住郑吉的手,“闭上眼睛吧。”
郑吉皱了皱眉,还是闭上了眼睛。
天旋地转。
郑吉睁开眼睛时赤炎正要起床,郑吉将他扑倒在床上低头吻了上去,赤炎吮吻着他的唇,将他抱在怀里,一吻毕,问道,“怎么了?”
“刚刚做了一个梦,”郑吉趴在赤炎身上,“梦里我变成了两个人,一个爱上了静公主变成了一个坏人,一个和你从另一个时空来,想要改变变坏的我的命运……记不太清楚了……”
“记不太清就不要想了,我又被你撩起了火,你先帮我灭了再说。”赤炎和郑吉深深的吻到一起,不一会又是一室春色。

评论(8)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