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辞魂

all乔及他的一切角色,坚决不逆

【all乔】【杨超群】窒息的爱

这是2016年写的,忘了有没有发出来过了,因为只写了两章热情就过了·······

还有一个余淼的也是16年写的,只写了四章就不想写了,也没发出来······

瞎看吧我是不会填的,现在在写吉儿的脑洞,一会整理下余淼的四章明天当粮给你们发出来,哈哈哈以前的我真好还知道给现在的我屯粮,现在还可以当新粮吃。






F大的两个校草远近闻名。其一是安静沉默的杨超群,其二是冷酷无情的祁臻。
“哼,真不明白那么酷的祁臻为什么独独喜欢季青青,长得也不怎么样嘛,而且她竟然还不喜欢祁臻!”一女生戳着盘子里的饭菜酸酸的说道。
“人家有资本啊,”另一女生夹了菜放进嘴里,边吃边说,“但是她再有资本,她喜欢的人也不会喜欢她。”咽下口中的菜女生低低的的哼了一声。
“她喜欢的是谁啊?”
“杨超群啊,不知道么?”女生惊讶的说道。
路过她们桌子的皮鞋顿了下来。

杨超群最近有些害怕,他被一个女人纠缠上了。
那个女人每天在他可能出现的各个地方出现,用尽各种方式和他搭讪,让他烦不胜烦,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如果那个人知道了……他不敢想象……
再次将女人甩掉以后,他被一个男人拦住了。
杨超群向左走,被挡住,向右走,又被挡住,于是抬头,无辜的抬起双眼。
是祁臻,他认识他。
“青青是不是喜欢你?”
“青青是谁?”
“……”祁臻瞪了他一眼,直接上手把他按到了墙上,抬起拳头便要打,杨超群瞳孔紧缩,正要受了这一拳时一只手伸了过来,一把抓住了拳头。
“哥。”项臣将祁臻拉开赶紧检查杨超群。
杨超群却仿佛比刚才还要拘谨,低着头轻轻说了一句我没事转头就要走。
“杨超群,季青青迟早要爱上我。”祁臻冷哼道。
“季青青?”项臣眯了眯眼睛,重复了一次这个名字,转头,杨超群已经走了好远,项臣看了看祁臻,笑了笑,“我哥不会喜欢那个什么青青的,你放心吧。”然后立刻去追那个远去的身影。
祁臻皱了皱眉,总觉得古怪,但又说不上哪里不对。
“哥,青青是谁?”
“不知道。”
“她跟你一个班吗?”
“我不认识她。”
“她长得漂亮吗?”
“不清楚。”
杨超群不厌其烦的回答项臣的每个问题,却在一个拐角处被他狠狠的推到了墙上。
“哥,你很讨厌我吗?”项臣越来越靠近的脸上盛满委屈,身体却丝毫不减气势,杨超群的“没有”被淹没在项臣狂乱的吻里。
杨超群心里有些着急,这是在学校,项臣这样,随时会被人看见,于是不停的想要推开他,可是越推开他反而吻的越深,杨超群快要窒息了。
“好不容易来看你一次,你还给我摆这种脸色。”项臣抚摸着杨超群的脸,他的哥哥长得真好看,高挑的鼻梁,圆圆的杏眼,抬起头的时候眼神无辜的就像一个长不大的少年,纤细的腰身不盈一握,翘臀长腿身材绝对的完美。项臣忍不住咬了咬杨超群修长的脖颈,杨超群轻轻的一颤。
“为什么总是不回家?”项臣皱了皱眉,质问道。
“我最近没有时间……”
“好吧,爸爸妈妈每天念叨你回去呢,现在确认你没事,我也该回去交差了!”项臣狡黠的笑了笑,仿佛他本来就是一个单纯的弟弟,好像刚才的那个人只是幻觉。
杨超群点点头,然后目送项臣离开。
等到他的影子彻底消失,杨超群才轻颤着身体顺着墙面蹲了下来,他搂紧膝盖,搂紧他的胳膊。身体颤抖着,像抽泣一样。
……
项臣不是他的亲弟弟,他跟着他的母亲一起嫁到了杨超群家。
这就是他噩梦的开始。并不是因为阿姨对他不好,她对他很好,像真正的母亲那样。
项臣才是他的噩梦,彻彻底底的噩梦。
杨超群在某个清晨醒来,浑身酸痛,尤其是下身,转头就看见熟睡的项臣。
从项臣拿着摄像机的底片逼他就范到软硬兼施的劝说,杨超群一直没有回过神。
项臣……他以为他一直是那个笑起来很可爱,温暖又贴心的小弟弟。
可是他竟然把自己上了。
自己怎么办?报警?不过是一则丑闻!徒然给别人增加笑料罢了,逃跑?去国外读书?可是他手里的底片怎么办?
杨超群绝对相信他会说到做到,以他那种歇斯底里的性格。
项臣对杨超群的私生活了解的越来越多,这让他几乎崩溃。
他就是个变态,对杨超群的控制欲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杨超群真的害怕,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他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招惹这么个煞星,求助无门,只有和所有人保持距离。
他记得有一次一个女生和他走的近了点,之后她就被迫转校,项臣还亲自告诉他是他做的,杨超群至今还记得他可爱的样子,好像在讨要夸赞。
“你好,我是你的新室友,祁臻。”祁臻一改往日的冷酷样子,阳光的向杨超群介绍道。
杨超群没兴趣知道他为什么来这里,也没兴趣和他打招呼,缩在床头接着看书。
“你在看什么?”祁臻坐在他身边探头去看。
“你干什么?!”杨超群警惕的往里躲。
“我没干什么啊?”
“之前的那个人呢?”
“他受不了你的性格,走了。”
杨超群放下书,起身下床,身上摸了摸,转身抓起桌子上的手机,翻了翻,杨超群给主任打了过去。
“喂,超群吗?”
“为什么把那个人换了?”
“哦,你是说你的新室友吗?他自己要过去的。”
“他说过来就让他过来?”
“没办法……惹不起……”
“你!”
杨超群挂了电话,看着祁臻,“我不喜欢那个叫什么青青的,你也不要再来烦我了行不行?”
“可是她喜欢你。”祁臻无辜的笑了笑说。
“那你应该去保护她而不是来看着我!”
“我只是想看看你有多好,能让她这么喜欢你。”
“……有病。”杨超群放下电话,坐在床的另一头接着看书。
祁臻刚瞄了一眼,是关于法律的书。
他是学油画的……看法律的书?
……
“杨!超!群!”季青青看见杨超群惊喜的叫道。杨超群吓得一抖,转头瞪着祁臻,“你干什么把她带进男寝?!”
“青青说你老是不出来,想见见你,要不然不陪我去看电影……”
“你脑子是不是有病??”
“哎好了好了别骂祁臻,我这就带他去看电影,我知道你喜欢安静,不打扰你,以后再来看你哦,再见~”说着赶紧把祁臻往外推。
祁臻笑了笑,拉住青青往外走,出去的时候正好碰见刚进入男寝的项臣。
项臣?他前两天不是刚来过吗?
项臣看了看他们,可爱的冲祁臻和季青青笑着点点头,祁臻若有所思的看着他的背影。
见他进了自己的寝室,祁臻忽然对季青青道,“你去下面等我一下,我去拿个东西,很快。”
“哦。”季青青点了点头。
……
“哥。”项臣叫道。
杨超群吓得手一抖,站起身,“前几天不是刚来过吗?现在怎么又来了?”
“想你了,一天不见都想。”项臣抱住他的腰撒娇。
杨超群下意识的要推开他,抬起头就看见他溢满笑意的眼神里深深的威胁。
“哥……”杨超群后背不知不觉靠在了墙上,口中也被攻略,被搅动着。
“别……唔……他们随时唔……”杨超群试图将项臣甩开。
“他们不会回来的,哥,我好想你……”项臣啃咬着他的脖颈,手去解他的腰带。
杨超群仰头喘息着,手抓住他的手。
“不……不要……等我回去。”
“回去?”项臣停下来,轻抚着杨超群的脸颊,“哥,你太不听话了。”
手一拉将杨超群按到床上就要撕开他的衣服。
“不,阿臣,你放开我,你听我说……”杨超群挣扎着,想要抓住项臣的手。
“砰砰砰。”敲门声响起。
“谁?!”项臣停下,杨超群偷偷松了一口气。
“快开门!忘拿东西了!”祁臻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项臣低头看了看杨超群那松了一口气的样子,缓缓的把他的衣服扣好,轻轻吻了吻他的唇角,然后下床去开门。
祁臻拿了钥匙转身就要离开,顺口说了一句,“大白天锁什么门啊。”
项臣笑了笑,“哥,我走了。”
杨超群点头,项臣先祁臻一步离开了。
待祁臻关上门,杨超群终于彻底的放心了,背靠着墙在床上蜷缩成一团,头磕在膝盖上。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