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辞魂

all乔及他的一切角色,坚决不逆

【all乔】【all郑吉】风云变

你们别下晋江了,我文被锁了QAQ,我在这也发一遍,防止晋江吞我文,你们在这看也成。



第二章

 郑吉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想不到自己升迁这么快。他连忙从床上起身,跪在地上行礼道:“多谢六皇子厚爱。”
  六皇子将郑吉扶起来,“不必如此,你且安心养伤吧。”
  郑吉感激不已。
  几日后,正值一年一度的秋猎,郑吉作为六皇子的贴身侍卫,也随六皇子去了围场。
  皇帝携一众家眷坐镇围场,一些王孙公子都跃跃欲试,准备在这次秋猎取得名次,得皇上青眼。
  晏家来的时候一度引起不小的躁动,一个是晏沉沙,一个是晏沉月,晏沉沙让许多闺阁女子羞红了脸,而晏沉月则引发了王孙公子们的躁动。只有三皇子和六皇子,盯着丑女晏沉静,看着她开心的跑到太子身边,仿佛看不到太子厌恶的眼神一般,缠着太子给他看自己新做的锦囊。
  郑吉平静的看着这些躁动,站在六皇子身后一动不动。
  “老三啊,这次秋猎可有把握?”皇帝问道。
  三皇子起身回道,“回父皇,儿臣定竭尽全力,不强求结果。”
  “心态不错,老六呢?”皇帝问道。
  六皇子受宠若惊的起身,畏畏缩缩的回道,“回父皇,儿臣也定竭尽全力”
  皇帝看到他这样就烦,转头跟太子说道:“好了,开始吧。”
  六皇子悻悻的坐下了。
  郑吉皱了皱眉头,心下道,虽然六皇子迂腐懦弱,但是却对自己有知遇之恩,这次定要帮六皇子取得成绩。
  太子一声令下,整装待发的秋猎便彻底开始了。
  郑吉跟随着六皇子向偏僻的地方走去,一路上郑吉箭法奇准,猎得了不少猎物,六皇子有些高兴,“郑吉,你学过箭法?”
  郑吉点点头:“以前在家乡时出去打猎都要学的。”
  “你的家乡在哪里?”六皇子追问道。
  “就是一个小村庄,说了殿下也不会知道的。”郑吉用之前的理由搪塞他。
  六皇子点了点头,垂眸掩饰眼中的精光,打猎就能学到这么精湛的箭法和之前那么强大的武功,那全天下的猎户大概都是高手了。
  郑吉正愁六皇子会不会追究下去的时候,余光一瞥,忽然发现了一只浑身雪白的老虎。
  “殿下!”郑吉叫道,六皇子顺着郑吉的眼神看去,十分惊喜,“快,抓住它!”
  “殿下且在这里等着,属下很快回来!”郑吉也十分高兴,扯着缰绳打马而去。
  六皇子看着郑吉远去的背影,眼神从激动慢慢变成了冷淡,有些慵懒的打了个哈欠,调转马头准备回去偷看有趣的丑女。
  郑吉循着白虎的身影不知不觉越走越偏僻,最后却忽然跟丢了。
  郑吉警惕的四处看着,忽然感觉肩头一沉,郑吉转头一看,是一个陌生的白衣男子,正将头靠在他颈窝,手也不老实的抱住了郑吉劲瘦的腰身。
  郑吉一把扯开白衣人的手,脚底一蹬踩着马头从马上一跃而起,落在地上后拔出腰间的剑指着那人,“你是谁?!”
  那人化成一团白雾,瞬间消失在马上,郑吉十分震惊,转身刺去,那人果然在身后,化成烟雾躲开郑吉的剑,在前方又是一团白雾,化成了一只白虎,猛然扑向郑吉。
  原来是一只成了精的老虎!
  郑吉和这虎妖缠斗起来,虎妖却仿佛志不在此,郑吉一个不防被这白衣人扯掉了腰带,郑吉转身裹住衣服,有些愤怒的看着白衣人。
  白衣人笑了笑,“好东西”
  郑吉见不敌,转身便要逃跑,却被白衣人挡住了去路,郑吉只好继续和白衣人缠斗,白衣人却懒得再和郑吉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化出一缕烟雾牢牢地捆住郑吉的双手,郑吉被白衣人扑倒在了草地上。
  要是这个时候郑吉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那他就白被他弟搞了那么多年了,郑吉有些惊慌的用脚踢向白衣人,这妖明显看出了郑吉身上的秘密,想要用郑吉的身体来助它修为大成。
  是的,郑吉身上有一个惊天大秘密,这也是他逃出家族的原因。
  郑吉的家族叫隐族,因为有违人伦选择了隐居山林,而之所以有违人伦,也是因为郑吉身上的这个秘密。
  家族的每一届族长都有一个翻天覆地的异能,保隐族不被侵略和歧视,族长之位是世袭的,每一代族长生的前两个孩子必是男子,次子世袭族长,长子则是次子的炉鼎,在次子成年礼时与长子圆房,以获得这种异能。整个家族崇拜狐仙大人,认为是狐仙大人赐下长子,而长子就是天选之人,是狐仙大人送给隐族的法宝。
  长子的身体更像一个潘多拉魔盒,没有人知道打开他你会得到什么样的异能,他身体里封印的神秘物质也一直是隐族最大的秘密,长子是普通人,无法使用这种物质,但是与之交gou进入他身体的男人却能得到这种物质,而且交gou次数越多得到的能力也就越大,若是让外人知道长子的特殊之处,绝对会被灭族。这也是隐居和世袭的原因之一。
  而郑吉就是这一代的长子,因为看到被囚禁最后自杀的大伯,下定决心跑出了隐族。
  郑吉奋力挣扎,那虎妖却完全无碍,撕扯开郑吉的衣服俯身去吻他的肌肤,留下凌乱的痕迹后又抓着他的下颌吻他的唇,郑吉舌尖被勾缠着,想咬虎妖的舌头却被卡住了下颌,虎妖急不可耐的褪去郑吉的裤子,手指揉弄着郑吉的腰肢向下而去。
  “唔唔”郑吉终于知道害怕了,难道就这么让这虎妖得逞了吗?郑吉眼角湿润,被虎妖挑起的情潮一波一波袭来,四周荒无人烟,没有人能救他,该怎么办?虎妖涨大的那物蓄势待发,正要将郑吉就地正法的时候,忽然一顿,一支箭从背后直直的射过来,虎妖顿时化成一阵白雾消失了。
  箭落在郑吉耳边,郑吉松了一口气,一边拢起衣服一边闭上眼睛低低的喘息着。
  晏沉沙下马,看着郑吉脖子上的吻痕和微肿的唇瓣,有些不自在的问道,“你没事吧。”
  郑吉背着他穿上衣服,但是前襟已经被虎妖扯的不能看了,再加上脖颈的吻痕,怎么看怎么暧昧,郑吉有些烦闷,拢着衣服转身冲晏沉沙行礼,“晏兄又救了我一命。”
  晏沉沙看着郑吉微红的眼角,顿了顿,将披风解下来披到郑吉身上。
  因为马匹已经在和虎妖打斗的过程中被吓跑,所以郑吉只好和晏沉沙共骑一匹马,郑吉坐在前面十分不自在,为了缓解尴尬,晏沉沙问道,“刚才那是什么?妖怪吗?”
  郑吉点头,“是一只虎妖。”
  晏沉沙犹豫了一下,问道,“他为什么要那样对你?”
  郑吉耳根忍不住悄悄的红了起来,“我也不知道”
  晏沉沙看着那红的透明的耳根,还有修长的脖颈上暧昧的痕迹,莫名的升起一股燥热,他驱马快跑了几步,到了营帐旁边才停了下来。
  晏沉沙从马上下来,抬手扶着郑吉跳下马背。
  郑吉抓着披风,边走边道,“你先不必跟皇上说妖物的事,说了他也不会信,今晚这虎妖肯定还会来找我,如果晏兄肯相助,不如今晚和我一起斩杀这虎妖。”
  晏沉沙脚步一顿,“你想□□?”
  郑吉低着头道,“只要能杀了它,以绝后患,忍一时之气算什么。”
  晏沉沙看着郑吉,最终点了点头。
  夜里虎妖果然来了。
  郑吉佯装熟睡,一片寂静中,虎妖走进了郑吉的帐篷里,郑吉拢了拢亵衣翻了个身,虎妖一把扑向了郑吉。
  郑吉紧紧的抱住白衣人,任他到处摸索,还积极的回应他的吻,虎妖十分高兴,大手已经不老实的摸向郑吉的腿根。
  晏沉沙躲在暗处,看着郑吉在白衣人身下婉转承欢,修长的脖颈扬起,任白衣人在他身上四处索吻,双腿暧昧的摩擦白衣人的身体,让他越发兴奋,放下警惕。
  虎妖手撕开郑吉的衣服,正想要更进一步的时候,晏沉沙从黑暗中出来,一剑刺向虎妖的心脏,虎妖抱住郑吉翻身躲开了,起身要跑,被郑吉死死的抱住,根本无法施展法术。
  晏沉沙再次出剑,狠狠地刺进了虎妖的后背。
  白衣人缓缓的软倒在地上,渐渐化成了一只染血的白虎。
  郑吉喘息着看着老虎的尸体,又抬起发抖的手看着手上的鲜血,“我杀了它”
  晏沉沙看着郑吉这失魂落魄的样子,忍不住上前抱住他,“没事了,它已经死了。”
  “没事了”自己的秘密也不会暴露了郑吉想着,靠在晏沉沙怀里,“没事了”
  第二日所有人都知道六皇子麾下斩杀了一只白虎。
  六皇子十分意外,郑吉竟真的捉住了那只白虎,这不得不让六皇子重新估量郑吉的实力。
  皇帝龙心大悦,赏赐了六皇子许多东西,这也让其他几位皇子注意到了郑吉这个杀虎猛士。
  夜里举行烧烤大会,六皇子被拉去应酬,郑吉坐在一边安静的烤肉。不一会晏沉沙过来了,坐在郑吉身边。
  郑吉咬了一口兔子腿,问道,“晏兄要吃吗?”
  晏沉沙拿过他咬了一口的兔子腿,自己也咬了一口,“你可以叫我晏大哥。”
  郑吉欲言又止,最后重新扯下一块啃了起来。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