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辞魂

all乔及他的一切角色,坚决不逆

【all乔】【all郑吉】风云变

被屏蔽的第三章,我试试图片会不会被屏蔽


第三章

晏沉沙忍不住翘起了唇角, “看你武功不错, 有没有兴趣和我切磋一下?”
  郑吉放下手中的骨头, 点头, “那晏大哥要手下留情了。”
  晏沉沙将骨头扔进火里, 拍了拍手, 起身道, “走吧, 去那边。”
  郑吉随着晏沉沙到了一个无人之地, 两人随手折了一根树枝,摆开阵势打了起来。躲在暗处的六皇子莫名的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劲。
  郑吉身姿轻盈身段柔软, 一招一式都仿佛舞蹈一般,晏沉沙却感觉到了吃力,他不得不对这次切磋上了点心,最后终于虚晃一招,将郑吉压倒在地上。
  一把匕首抵在郑吉脖子上。
  郑吉一动不敢动,晏沉沙从郑吉身上闻到了一股奇异的幽香, 他忍不住伏在郑吉颈窝深深的嗅了一口。
  “我输了。”郑吉说道。
  “这是什么香?”晏沉沙哑着声音低声问道,气息打在郑吉敏感的脖颈,郑吉下意识躲了躲,“月见草和栀子花。”
  “好香”晏沉沙仿佛被香气蛊惑,唇缓缓贴在了郑吉的脖颈上。
  郑吉喘息一声,“晏大哥!”
  晏沉沙停了下来, 将抵在郑吉脖颈上的刀收了回去,从郑吉身上起来。郑吉起身, 拢了拢衣襟,转身向营地走去。
  “对不起。”晏沉沙在郑吉身后低声道歉。
  “无碍,晏大哥定是被虎妖蛊惑了,过几日就好了。”郑吉头也不回的说道。
  晏沉沙没有接话,两人一路沉默着回了营地。
  许久以后,六皇子从藏身之地出来,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十分意外,冷面将军这是要断袖?竟然被一个小小的侍卫勾引了心神?这郑吉到底有什么神通?他们说的虎妖又是什么?难道是那只白虎?
  几日后,六皇子派出去查探郑吉的人回来了。
  “查不到?”六皇子挑眉。
  “是,晏将军也不知道他从何而来,只知道他是在临安城外的一条河边找到他的,我们顺着河两岸的居民都查遍了,没有一个认识叫郑吉的人。”探子回禀道。
  六皇子不得不正视起了这个郑吉。
  “主子,我们要不要把他。”探子比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不用。”六皇子抬手道,“你们加大力度继续查这个郑吉的身世,剩下的我来处理就是了。”
  “是!”探子退了下去,六皇子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
  
  每天清晨郑吉都会早起,打一套类似太极的东西,是当初他弟弟郑岩教他的,据说可以增强内力。
  收功以后,郑吉吐出一口浊气,走向六皇子的寝宫。
  六皇子还未起床,郑吉在殿外候着,不一会,六皇子便将他叫了进去。
  “殿下。”郑吉行礼道。
  六皇子只着亵衣,敞着怀,有些生气的斥责宫人,“你们都出去!”
  待宫人都退下去后,六皇子两手一抬,“郑吉,为本宫更衣。”
  郑吉抬头看了六皇子一眼,道,“是。”
  六皇子看着郑吉低着头为他系衣带,身上果然有阵阵幽香散发出来,六皇子闭上眼睛。
  郑吉给他披上外衣,低头抱着他的腰系腰带,心下诧异,六皇子的身材竟然这么好,一点不似迂腐的文人的样子。六皇子高了郑吉半头,低头看着郑吉,问道,“郑吉,你今年多大了?”
  “回殿下,郑吉今年二十有二了。”郑吉回道。
  “你和晏将军是什么关系?”六皇子又问道。
  郑吉皱了皱眉头,莫名感觉到六皇子气势突然变了,十分有压迫感。
  想来六皇子也不是简单的人,迂腐应该也只是他的外衣,郑吉心下了然,越发恭敬严肃道,“晏将军是郑吉的恩人。”
  六皇子轻笑一声,见郑吉已经帮他穿好衣服,道,“走吧。”
  郑吉跟在六皇子身后走了出去。
 

  晏沉沙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还会有欲望。
  
  因为郑吉杀虎的原因,六皇子被邀请去了三皇子举办的骑射比赛,六皇子佯装不会推辞的样子,带着郑吉去了。
  说是骑射比赛,其实也不过是为了拉拢人心和势力,与一些家族交好,得到朝堂上某些势力的支持。
  本来晏沉沙是不会去这种比赛的,但是听说六皇子也去,晏沉沙最终还是过去了。
  郑吉果然跟着六皇子过来了。
  三皇子十分意外,他以为晏沉沙不会过来。
  郑吉安静的站在六皇子身后,偶尔俯身听六皇子说什么,一举一动都落在晏沉沙眼中。
  郑吉十分不自在,被晏沉沙赤裸裸的眼神看着。
  不一会比赛开始,到郑吉上场了。
  前一人一箭射中靶心,迎来一阵叫好声,轮到郑吉上场,郑吉不慌不忙的弯弓朝天射了一箭,众人一头雾水,正想问他有何深意时郑吉射出了第二箭,正好第一箭从天上落下来,被第二箭一把钉在了靶心上。
  众人不得不佩服郑吉的箭法。
  “老六这侍卫从哪找的?”三皇子有些疑问。
  六皇子畏畏缩缩的起身道,“以前是御林军来着”
  三皇子挑眉,“哦?”抬眼看向郑吉,光明正大的问道,“这么好的人才,待在老六身边做一个小小的侍卫,不免有些屈才了,你可愿走进朝堂,做晏将军这样的人?”
  六皇子眼中有些嘲讽和不屑,以郑吉和晏沉沙这样交好的程度,郑吉有很大可能会摆脱自己,人往高处走,郑吉会怎么选择呢?
  “郑吉多谢三皇子赏识,但是六皇子对郑吉有知遇之恩,郑吉感恩戴德,愿用一生来保护报答六皇子,绝不会弃他而去。”郑吉波澜不惊的表忠心。
  主要是一旦当了官就不能经常待在皇宫,郑吉是傻了才会出去给郑岩抓住他的机会。
  六皇子十分意外,脸上一副感动的样子,完全想不到郑吉会这样说。
  晏沉沙看着郑吉,“一生”两字让他心里一痛。
  “看来还是个忠心之仆,是我唐突了。”三皇子笑道。
  
  回去后六皇子就进了书房,郑吉站在一边安静的仿佛隐形人。
  “你今天说的话,”六皇子一边写着什么,一边问道,“当真吗?”
  郑吉愣了一下,道,“当真。”
  “那你告诉我,你从何而来?”六皇子直起身,看着郑吉的眼睛。
  “不过是一个小地方”郑吉还想再隐瞒。
  六皇子一把掐住郑吉的下颌,冷冷地看着他,“还想骗我?”
  郑吉立刻跪在地上,道,“殿下恕罪!”
  “传说很久以前有一个家族叫隐族,族长世袭,每一个族长都有一个可翻天覆地的异能”六皇子冷笑着说道。
  郑吉猛地抬头看向六皇子,“六皇子!”
  六皇子俯身看向郑吉,“你的身份,我要你亲口告诉我。”
  郑吉以为自己已经彻底暴露了,万念俱灰,低着头道,“我是隐族的大公子,因为不想被囚禁起来成为二弟增长异能的工具,遂从隐族逃了出来”
  六皇子压抑着内心的震惊,他知道隐族是因为乱伦被人诟病才隐居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乱伦,现在听郑吉这么说,六皇子心里一个惊天的猜测呼之欲出。
  “你先起来。”六皇子闭上眼睛,吸了一口气。
  郑吉有些不安的站起来,低着头不说话。
  六皇子睁开眼睛,看了郑吉一眼,“晏沉沙知道了?”
  郑吉摇头,“没有人知道。”
  六皇子莫名的有些开心,点了点头,“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否则你会招来杀身之祸。”
  “谢谢殿下帮我隐瞒。”郑吉说道。
  六皇子点头,“你先下去吧。”
  “是。”郑吉退了出去。


评论(1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