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辞魂

all乔及他的一切角色,坚决不逆

【all乔】【all郑吉】风云变

第四章

六皇子并未对郑吉做什么,这让郑吉松了一口气。经过这一事后六皇子彻底将他当成了自己人,经常带着郑吉出宫办事。

郑吉也开始慢慢知道了六皇子的真面目。

问天阁。

“晏沉静这几日并没有什么动静,晏沉月曾去跟她示威过一次,因为晏沉月勾搭上了太子······”一个刺客面无表情的禀报关于晏沉静的一切。

六皇子缓缓睁开眼睛,看了刺客一眼,“你喜欢上她了?”

刺客跪在地上,没有反驳。

“下去领罚吧。”六皇子挥了挥手。

刺客道了声是,下去了。

郑吉欲言又止,看了六皇子一眼,最终没有说话。

“觉得我太狠心?”六皇子玩弄着手中的茶杯,“不该扼杀有情人?”

“属下不敢。”郑吉说道。

“这问天阁,是本宫一手创建起来的,若是像你一样,优柔寡断,御下不严,能达到江湖上现在的位置吗?”六皇子看了郑吉一眼,“而且,明知道本宫已经视晏沉静为己物,他还要喜欢她,本宫颜面何在?”

“是。”郑吉垂着眸子回道。

郑吉不得不佩服这六皇子,装迂腐装的这么像,想不到背后这么心狠手辣,有勇有谋,想来朝堂上有几个人又是真的傻,只是郑吉看不出来罢了。

几日后,晏沉沙随晏沉静进宫看望皇帝,顺路来了六皇子的宫里。

六皇子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晏将军!”

“微臣给殿下请安。”晏沉沙行礼道。

“晏将军多礼了,请坐。”六皇子伸手道。

郑吉站在一边,看着宫人为晏沉沙添上热茶,而晏沉沙全程目不转睛的看着郑吉。

郑吉看了晏沉沙一眼,扯着唇角微微笑着点了点头。

晏沉沙忍不住笑了,六皇子垂眸,掩饰眼底的不虞。

晏沉沙与六皇子客套了许久,本就不善言辞的他很快没了话题,六皇子巴不得他快点走,所以也不挑起新的话题,装着哑巴,晏沉沙倒没有一点尴尬的神情,仿佛只要和郑吉在一起呼吸都快乐的样子。

许久以后,晏沉沙才起身告辞,六皇子道,“郑吉,送送晏将军。”

郑吉拱手道是,将晏沉沙送出了六皇子行宫。

出来以后,晏沉沙抓住了郑吉的手。

郑吉抬眼看他,晏沉沙莫名的有些紧张,“郑吉······我,我可能喜欢你,你,愿不愿意······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郑吉看着这个高大英俊的男人,屡次救了自己的恩人,大燕王朝的将军,在自己面前结结巴巴的告白,郑吉第一次体验这种感觉,忍不住笑了笑,晏沉沙的眼中一片真诚,带着小心翼翼,抓着他的手也出了汗。

郑吉心里下了一个决定,他笑了笑,“我······”

“郑吉!”六皇子站在门口,“不是让你送晏将军吗?怎么聊起天来了?还把不把我这个主子放在眼里了?!”

郑吉连忙挣脱晏沉沙的手,跪下请罪,“殿下恕罪!”

六皇子走到晏沉沙面前挡住他看郑吉的目光,道,“给晏将军添麻烦了,还望晏将军多担待些。”

晏沉沙看了六皇子一眼,道,“无碍,是我想跟他聊一些私事的,不是他的原因。”又对郑吉说道,“我等你的回答。”说完转身离开了。

六皇子看着晏沉沙的背影消失在宫墙转角处,冷声道,“回宫。”

郑吉低着头跟着六皇子回去了。

六皇子走进书房,提起之前搁置的毛笔,一边写着什么一边问郑吉,“你喜欢晏沉沙?”

郑吉想起晏沉沙表白时自己心里被触动的感觉,犹豫着点了点头,六皇子手一顿,墨汁滴落在纸上,彻底毁了刚刚写的字。

“那一生效忠于我也是个笑话了?”六皇子冷冷地看向郑吉。

“我······和晏大哥在一起也可以效忠殿下,没有交集的。”郑吉说道。

六皇子心里莫名的不爽,气极而笑,“连以后的事都想到了?这么迫不及待?”

郑吉低下头,道,“郑吉绝不会背叛殿下。”

“那你知道你的身体会给晏沉沙带来多大的祸端吗?”六皇子极力想阻止郑吉。

“我·····”郑吉耳根发红,低声说,“我可以给他保护我的能力······”

“够了!!!”六皇子瞪了郑吉一眼,“你自己回去好好想想,下去吧。”

郑吉有些无辜,不知道为什么六皇子突然发这么大的脾气,告退以后转身离开,留下六皇子一个人在原地生闷气。

郑吉出来后天气还早,就有些无聊的四处逛了逛,忽然看见前面聚了一堆宫人,郑吉本无意看热闹,却不防一条鞭子气势汹汹的挥了过来,郑吉一把抓住,转头看去,是一个神情骄傲的少年,见郑吉抓住他的鞭子,眼中戾气一闪而过,“你是哪来的奴才?竟然敢抓本宫的鞭子?!”

有宫人提醒道,“大胆,这是皇上最宠爱的十三皇子,还不跪下行礼?!”

郑吉放开手中的鞭子,行礼道,“卑职参见十三皇子。”低头时看到一边被鞭打的没了人样的宫人,忍不住皱了皱眉。

十三皇子看了郑吉一眼,“你是六皇兄麾下那个杀虎猛士?”

郑吉道,“不敢当。”

“这样吧,你跟本宫打一架,若是赢了,本宫就放你走,若是输了,想必杀虎英雄也是虚名,欺君之罪你当不起,就在这里自尽吧,怎么样?”十三皇子十分难缠的说道。

郑吉沉下脸色,看着十三皇子,“此话当真?”

十三皇子点头,“当真。”

郑吉点了点头,宫人腾出了一块场地,十三皇子就在这块地上和郑吉打了起来。

郑吉终于知道为什么十三皇子那么自信了,打的时候十三皇子满身暗器,到处使阴招,要不是郑吉身姿灵巧一般人还真躲不过去,郑吉不得不正视这个十三皇子,只要能杀人,在郑吉眼里就是对手,他一边躲避着一边消耗着十三皇子的暗器,最后抓住他的手从背后用匕首抵住他的脖子,“十三皇子,你输了。”

“有两下子,”十三皇子说道,郑吉放开他,“十三皇子过奖了。”

“你师父是谁?教出你这么厉害的徒弟?”十三皇子一改之前的恶劣态度,好奇的问道。

“我师父?”郑吉笑了笑,将匕首放进袖子里,“我没有师父,武功都是我弟教的,跟你差不多大。”

“这怎么可能?你弟弟教你武功?”十三皇子十分不相信,“你骗我。”

“信不信由你,”郑吉看着少年,“卑职要回去了。”

“不行,你要教本宫武功!”十三皇子胡搅蛮缠。

“这样吧,你想学武功的话就提前去六皇子行宫通知一声好了,郑吉随时恭候。”郑吉说道,“今日就算了,郑吉有事,先走一步。”

十三皇子点头,“如果我找不到你我就派人杀了你。”说完转身离开了。

郑吉送十三阿哥浩浩荡荡的队伍离开以后,松了口气。

因为之前刺客的原因,六皇子决定亲自去看看晏沉静。正好太子在宫里举行了诗词大会,一众世家公子都去了,六皇子自然也收到了邀请。

过去的时候六皇子就后悔了,因为他一眼就看到了晏沉沙。

晏沉沙沉默着坐在角落,看到跟在六皇子身后的郑吉才露出些微笑来。

郑吉回了他一个微笑,晏沉沙心里越发开心。

六皇子有些烦闷,看到晏沉静也缓解不了他心里的烦躁。

太子让人宣布了诗词的规则,这诗词大会就算正式开始了。

郑吉不是很懂这些,看他们或澎湃激昂或伤春悲秋,郑吉听得昏昏欲睡,最后俯身问坐着的六皇子,“殿下,卑职可否去如厕?”

六皇子点了点头,“快去快回。”

郑吉转身就去了御花园边缘,准备在花丛里躺一会。

刚闭上眼睛就感觉眼睛被一只手盖住了。郑吉一开始惊讶这人竟能无声无息来到他身边到后来了然这人的身份,忍不住微微笑了起来,抬手抚上那人的手。

不知过了多久,郑吉感觉唇被柔软的唇瓣压住,带着独属于晏沉沙的清冷,舌头强势的打开了郑吉的齿关。

郑吉拿开晏沉沙的手,发现他正半跪在地上倒着吻他,见郑吉拿开他的手,他便直起腰,让郑吉起身。

“想好了吗?”晏沉沙深深的看着郑吉。

“想好了。”郑吉点头,笑得眉眼弯弯的看着晏沉沙,“我······”

“郑吉!”六皇子站在远处,脸色阴云密布,“这是你说的去如厕?”

郑吉有些惊慌,连忙跑过去跪在六皇子面前,“属下该死!殿下息怒!”

六皇子冷笑着看着晏沉沙,两人眼神交锋一番,六皇子瞪着晏沉沙对郑吉道,“回去我再收拾你!”说着转身离开了,郑吉连忙跟了上去。

晏沉沙想起刚才六皇子的眼神,皱了皱眉。


评论(10)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