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辞魂

all乔及他的一切角色,坚决不逆

特工与杀手(楼琛)


今夜明楼要参加76号举办的舞会,收拾了一下,明楼对阿诚道,“你先去给汪曼春买件礼物送过去,”转头看他,“除了戒指都可以。”
“是。”阿诚收到命令后转身离开。
“霆琛,你去开车吧。”
“是。”周霆琛点头离开。
明楼穿上大衣,心里想着该如何应对汪曼春,一边又寻思着要不要让霆琛也像阿诚那样,坐进车里,看着前面那专心开车的人,才否决了这个想法。
他还没有做到可以自由转换,还是太年轻,冷酷也只是冷面,无法冷心,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而他的眼睛,像一块透明的水晶。
明楼摇摇头。
“霆琛啊,不知不觉就过了一个月了,你哪天跟我们回去看看吧。”明楼思忖着。
霆琛顿了一下,道,“我住在酒店就行。”
“你不是想抓住我的把柄吗?难道不想去家里找一找蛛丝马迹?”明楼挑眉。
“……好,我跟你们去。”周霆琛答应道。
明楼一副“就知道你会答应”的表情笑了笑。
……
舞会上,明楼命令阿诚去和南田洋子跳一支舞,自己和汪曼春客套了会。
“师哥,你真的不考虑把那个周霆琛借给我吗?你一个搞经济的要他有什么用啊?”
明楼瞥了她一眼,笑道,“少打我们霆琛的主意,他可是我的……”
汪曼春疑惑,“你的什么?”
“爱将。”说完,与汪曼春碰杯,一口饮尽。
…………
回去以后,周霆琛将自己关在了房间里,晚饭也没吃。阿诚有些担心,“大哥,要不我去看看?”
明楼皱了皱眉,“不用,先吃着,吃完再说。”
……
吃完饭,明楼站在周霆琛房门口。
周霆琛在房间里痛苦的翻滚着,烟瘾又开始作祟,他恨不得立刻死去。
明楼推开门,“霆琛!”
周霆琛竟然将头往墙上砸。
明楼一把冲过去将他拦住,“你在做什么?!”
周霆琛瞪着明楼,目眦尽裂,“杀了我!杀了我!”
“你清醒一点!”明楼将他摁在墙上,“现在死了,你拿什么报你的沈将军对你的知遇之恩?”
“我的事,不要你管!”周霆琛吼了回去。
“我还就管定了!”明楼瞪着他。
周霆琛痛苦不已,探头竟然咬住了明楼的脖子。
明楼疼的倒吸一口气,正要把他甩开,却感觉到几滴滚烫落到了他的脖子上。
明楼愣住,缓缓的将颤抖的身子搂在怀里。
“哭吧,哭过了就好了。”明楼安慰道。
……
第二天。
“大哥……你……你的脖子……”伺候明楼穿衣服的阿诚不可置信的看着明楼。
明楼瞥了他一眼,“昨天霆琛烟瘾犯了,你不知道?”
阿诚掩嘴笑了笑,“咬的真是地方……”
“别废话,把围巾拿过来。”明楼一脸不高兴。
“是。”阿诚憋笑。
……
去开经济的会竟然看见汪曼春在等他,明楼表现的十分惊喜。
“想不到曼春竟然会来这里,我以为你会非常讨厌这样的会议。”明楼笑道。
“谁会喜欢这样的会议,还不是为了等师哥。”汪曼春笑道。
明楼摇了摇头,表示同样不喜欢这样的会议,然后又道自己去洗手间。
汪曼春笑着点头,暗示人跟着明楼。
……
周霆琛在外面的车里等着,转头却看见了杜允唐。
“周霆琛?”杜允唐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真的是你?”
周霆琛冷冷的转头不看他。
“你不是跟沈之沛去了重庆了吗?怎么?觉得跟着沈之沛得不到毓婉,所以投靠了汉奸?”杜允唐敌意很大。
“你闭嘴!”周霆琛冷冷的瞪着他。
“我猜中了?”杜允唐冷笑。
“霆琛是什么人,还轮不到你来质疑。”阿诚的声音忽然传来。
霆琛看向阿诚,“明楼怎么样了?”
“他没事。”阿诚笑了笑,转身看向杜允唐,“倒是你,还是赶紧关心一下你们自己家的产业吧。”
杜允唐有些慌,“你敢动我们家?”
阿诚举起双手,“我可没动,你回去看看就知道了。”
杜允唐瞪了周霆琛一眼,转身离开了。
阿诚靠在车门上,戏谑的看着霆琛,“说吧,怎么谢我?”
霆琛低头笑了笑,道,“谢谢。”
阿诚指了指他,刚要说话,忽然看见一辆熟悉的车驶了过来。
“完了!是大姐!”阿诚立刻跑了过去。
………………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