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辞魂

all乔及他的一切角色,坚决不逆

重生在原著


在天墉城开始招生前几天,小钰就坐不住了。
“还有三天!还有三天就可以见到少恭哥哥了!好激动啊好激动!”
芙渠瞥她一眼,“少恭是大师兄的媳妇又不是你媳妇,你激动什么。”
……也是。
小钰是和屠苏一起上山来的。
紫胤真人下山去救故人之子,在经过一村庄时被一个落魄的女娃娃缠住,也不说话,只是固执的跟着他,他疾走,她便跑,他御剑,她便在地上伸着两只小小的手边跑边要抓他,脸上一派懵懂,竟让紫胤心有不忍,于是停下来问她,“为何跟着我?”
“仙人师父,我要跟你学修仙。”小娃娃眨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甜甜笑道。
“你父母呢?”
“我没有父母。”
紫胤皱眉,原来是个孤儿,想了想,紫胤终是忍不下心,还是把她带上了。
小钰确实没有父母。
上一世亲眼见了陵越和少恭修成正果,她作为少恭贴身的玉佩自然替主人高兴不已,正想着马上要化灵的时候,结果跑到了这里,好像一切又重新开始了。
她第一时间想的就是上天墉城守株待兔找主人。
不过这个天墉城有点奇怪,芙渠竟然对陵越动心了。
这就有点恐怖了。
为了芙渠不被主人沧海龙吟,小珏开始了长达六七年的洗脑。洗脑范围包括了整个天墉城。
芙渠听完少恭与陵越的故事,整个人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誓要把这个荡气回肠的故事写成一个话本,小珏则友情为她的话本画插画。
从天墉城初遇秉烛夜游,到琴川再遇相携破案,甚至差点共浴,情意初醒,再到后面江都一夜两情相悦情根深种,后来陵越又发现少恭与屠苏暧昧不清,黯然离去,最后终于知道少恭是为了寻回自己在屠苏身上的半个魂魄,一面高兴一面左右为难,他定然不会允许少恭伤害屠苏,但他同样也很爱少恭,最后为了百姓献身要与少恭共赴黄泉,结果被少恭推了开去,失望到宁愿死也不要与陵越一起,陵越心中大恸,撇下天墉城跑去了人间,若干年后,有一能人异士帮忙,终于又将少恭复活了过来。
期间穿插了大量的暧昧剧情和情欲之事,芙渠羞得满脸通红,于是这时就由小钰执笔,小钰作为玉佩的时候天天在旁边观摩越恭行房,不看都不行,早就练就了一张奇厚无比的脸皮,她甚至把交合夺回魂魄作为第二个办法也写了进去,其实这也有理可依,交合所射出的乃是精气,而精气便是精神的一部分,精神说到底便是魂魄之力,精神力强则魂魄之力强,精神力弱则证明魂魄不甚稳定。屠苏少恭用的是同一个魂魄,别人交合或许不会得到魂魄之力,但是他们两个是肯定可以的。所以当初屠苏就差点上了老板,结果被陵越给看见了,少恭只得作罢。
嗯,一笔一笔煞有介事的写完,芙渠捂脸躲在一旁,小钰则从头到尾浏览了一遍,甚为满意。
此书一经发售,瞬间抢购一空,天墉城都是些纯洁的孩子们,所以从来没有看过这么新奇的东西,民间的话本太过寡淡,与这个自然是不能比的,一个个看的热血沸腾。不过天墉城多男子,估计大多都把少恭带入了女孩子……
但是这不妨碍小钰为少恭攻下陵越打基础。
但是小钰不知道,她生活的这两个世界是不一样的。她的上一个世界叫同人,这一个世界叫原著……
所以当陵端他们几个作死的把这个名叫《焚心记》的书放在陵越和屠苏床头之后,屠苏懵了,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陵越提着刀啊不,霄河杀了过来。
“大师兄我我以后再也不编排你了,放过我吧呜呜……”小钰差点给他跪下,这个一身煞气的人真的是宠妻狂魔陵越么怎么比屠苏煞气上身还可怕。
“我给你三天时间,把所有的书都给我收回来,我要检查,亲自看你烧掉,别哭了,听到没有!”
“听到了听到了!”小钰和芙渠吓得连连点头。
“真是胡闹!”陵越转头离开。
结果自然是都烧掉了。
但是所有人也都知道了少恭和陵越之间……的事,虽然明年上不敢说什么,但是经过几年的讨论,最终分成了两大派,一派是宠妻狂魔越恭派,一派是琴心剑魄苏恭派。
当然,知道最终结果的小钰肯定坚定的站越恭。
“少恭哥哥是一个很温和的人,哦,床上他肯定温和不起来,床上陵越太过分了。”
“那,大师兄他,一夜几次啊?”芙渠这些年跟着小钰早就练就了一张城墙脸,问这些问题毫无压力。
“……战到天亮。”小钰猥琐的嘿嘿一笑。
“什么战到天亮?”屠苏一进来就听到这句话,疑惑道。
“哦哦没事没事,你有什么事吗?”小钰忙问。
“陵端师兄说门派要招生了,让你们过去讨论一下。”屠苏道。因为《焚心记》的原因,陵端他们并没有像上一世那么针对屠苏,反而因为他是主角而对他莫名的产生了一种想要亲近的感觉……
嗯……他们不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偶像效应?
小钰和芙渠一遍往出走一边嘀嘀咕咕。
“屠苏呢?”
“应该也不差,毕竟有煞气加持。”
“陵端让我们过去干什么?”
“当然是找少恭啊他又不认识。”
“快快。”
屠苏:……

评论(15)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