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辞魂

all乔及他的一切角色,坚决不逆

【all乔】【all郑吉】风云变

第五章

到太子的客席上以后郑吉一句话都没说,安静的站在六皇子身后,他第一次见六皇子这么生气,心里莫名的不安。

晏沉静借晏沉沙之名写了几首诗,惊艳全场,太子十分高兴,最后让晏沉沙成功夺冠,而晏沉沙却皱眉拒绝了。

“这不是我写的,至于是谁,她若是想说太子以后自会知晓。”晏沉沙看着坐在上位的太子。

太子愣了一下,旋即又眉开眼笑,“高人总要保持些神秘感,正常,那今日这桂冠暂由晏将军保存吧。”

晏沉沙点头称是。

郑吉见晏沉沙不居功还如此贴心的尊重神秘人的选择,越发觉得晏沉沙是个不错的人,也许跟他在一起最是正确的选择。到时候他们俩在临安城住下,郑吉在六皇子身边当值,晏沉沙在朝堂上做官,值班回家两人像普通夫妻一样,相敬如宾,郑吉不会像大伯那样被囚禁,不会成为强大家族的工具,每天举案齐眉,同进同出······

郑吉忍不住勾起唇角。

六皇子冷哼一声,起身告退了,郑吉跟着他出去。

走进寝宫之后六皇子一把掐住了郑吉的下颌,凑近他面前,“郑吉,为什么我跟你说的话你就是不听呢?”

郑吉皱着眉,“殿下,我和晏大哥是真心的。”

六皇子勾起唇角,放开郑吉,绕到他身后,“好一个真心相爱,”忽然一把扭过他的头,“你觉得本宫会容忍自己未来的小叔子成为一个断袖吗?”

郑吉抿了抿唇,眼神有些失落,怪不得六皇子这么讨厌自己和晏大哥在一起,也是,自己不在乎子嗣香火,不代表其他人不在乎······

六皇子放开郑吉,郑吉低着头道,“属下知道了,多谢殿下提点。”

六皇子满意的点点头,“你知道就好,本宫也是为了保护你,不要怪本宫。”

“郑吉不敢。”郑吉说道。

六皇子看着郑吉这样子,心里总算舒服了些,道,“你今天也累了,下去休息吧。”

郑吉行礼道,“是。”

······

十三皇子因为与郑吉有了约定,很快就来找他了。

彼时郑吉正在练剑,看见十三皇子这浩浩荡荡的队伍吓了一跳,连忙过去行礼,有宫人伏在御撵下充当脚踏,十三皇子踩着宫人的背走了下来。

无论多少次郑吉都无法习惯这种做派,但是毕竟不关自己的事,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

十三皇子有些嫌弃的扫了一眼郑吉的住所,道,“起来吧。”

郑吉起身后,道,“十三皇子,这边请。”

十三皇子将一众宫人打发了以后和郑吉来到了武场,郑吉想了想道,“之前卑职和殿下比武,发现殿下暗器还有招数的灵活性很好,但是杀招贫乏,单靠暗器,若能一击必杀还可,若是不能,那接下来必会受制于人,最终功败垂成。”

十三皇子有些意外,想不到真的能在这学到东西,“那你教本宫一些杀招?”

郑吉点头,接下来给十三皇子示范了几招,让十三皇子跟着做,再给他解释原理和作用,两人一个教一个学倒也算其乐融融。

郑吉发现十三皇子与他独处时并不像在外表现出来的那样跋扈,反而勤奋好学很能吃苦,这让郑吉十分疑惑,于是有一天歇息的间隙,郑吉忍不住问了出来。

“前有太子哥后有三皇兄,”十三皇子冷笑,“本宫若是暴露出来一丝想要和他们一争高下的心思,岂不是上赶着找死?”

郑吉皱眉,“为什么?你的母妃不是很得宠吗?”

“因为我的母妃没有娘家人强大的后台,根本就是父皇用来制衡后宫的棋子,吊着那些人,给她们希望又不会让她们得逞,这个棋子可以换成任何人,你看本宫除了嚣张跋扈一点在朝堂上有其他实权么,父皇······最宠爱的,还是三皇兄。”少年眼神变得怨毒阴郁起来,郑吉看着他,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想想自己这么大的时候还在漫山遍野带着自己弟弟跑,直到他知道了自己······“别恨他们,自己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十三皇子侧头看了郑吉一眼,有些轻蔑,“你懂什么,你又不是本宫。”

郑吉点了点头,“确实,不过你有不开心的事都可以跟我说,别憋在心里,会很难受。”

郑吉最关心的竟然是自己开不开心,而不是那些狗奴才,这让十三皇子十分高兴,“算你识相,你别背叛我,否则我一定会杀了你。”

郑吉点了点头,十分无奈。

······

几日后,临安城突然热闹起来了,听说是怡春楼的头牌,也就是传说中的天下第一琴师婧姬要出场表演,还会有一些小活动,拿到魁首的恩客还可和婧姬促膝夜话,共度一晚。

六皇子知道婧姬就是晏沉静,所以直接以问天阁阁主的身份定了怡春楼最好的包房,准备今夜与晏沉静来一次正式的邂逅。

郑吉因为身份不能陪在六皇子身边,但是六皇子又不想将郑吉一个人留在宫里让晏沉沙有机会接近他,便让他在怡春楼外等着他。

郑吉有些百无聊赖,在附近街道逛了逛,看到一个小摊上在卖一些漂亮的红色流苏。

“这是什么?”郑吉忍不住好奇的问了一句。

“吉祥结,吉祥如意,双双对对,大爷买一对送给您情人啊?”摊主热情的介绍道。

“吉祥如意,双双对对······”郑吉笑了笑,又忍不住失落起来,买这个做什么,能送给谁呢?但是看见摊主殷切的眼神,郑吉还是掏出银子买了下来。

接过吉祥结的时候郑吉余光突然扫到一团黑雾,在人群中若隐若现。

郑吉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族人竟然找到皇城了!他连忙佯装无事转身就走,发现那黑雾在跟着他的时候,郑吉忍不住跑了起来,黑雾也越飘越快,郑吉不敢回头看,在人群中狂奔,却不小心撞倒了一个人,郑吉看都不看连忙说道,“抱歉,抱歉!”

说完就要跑,可是却发现那人的玉带钩挂住了郑吉的腰带,郑吉抬头一看,十分惊讶,“三皇子?”“郑吉?”三皇子也很意外。郑吉转头再看,黑雾已经近在眼前,郑吉无法,抓起三皇子就跑,运起轻功脚不点地,最后在一个拐角处看到了一个极大的水缸,郑吉左右看了看,拉着三皇子俩人一起跳进了水缸里,郑吉盖上盖子,三皇子憋不住气很快开始挣扎,郑吉听见外面族人的说话声知道他们还没走,下意识要去抓三皇子,但是又怕把三皇子溺死,最后只好揽过三皇子的头唇贴上去给他渡气,三皇子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感觉到郑吉在给他渡气,三皇子将他抵在水缸壁上,发狠的吸吮着,舌头勾缠着郑吉的舌仿佛要将所有的空气都卷进自己口中。

郑吉仰着头承受着他的压迫和掠夺,听到外面再无动静才推了推三皇子,三皇子放开他,打开盖子,两人一起浮上水面。

郑吉从水里冒头,四处看了看见黑雾都消失了,才抹了抹脸和三皇子从水缸里踏出来。

“卑职参见三皇子,卑职逾越,任三皇子处置!”郑吉湿着衣服跪在地上请罪。

“你先起来,”三皇子将他扶起来,“刚才的黑雾到底是什么东西?妖怪?”

郑吉起身,低着头拧了拧湿衣摆,“他们不是妖怪,他们不害人的。”

三皇子之所以讨皇上喜欢,那察言观色的本事自然不是盖的,见郑吉不想说,也便不再追问,道,“先去换衣服吧,得了伤寒就不好了。”

郑吉点了点头,跟在三皇子身后离开了,两人都默契的没有提刚才的吻,郑吉低着头想着二弟会不会也已经来了,三皇子一边走一边若有所思。

两人到了三皇子一个私下的宅子里,三皇子给了郑吉一套衣服,“你是跟着六弟出来的?”

郑吉摇头,一本正经的撒谎,“回殿下,六殿下派卑职出来采买一些东西,他没有出来。”

三皇子点了点头,也不拆穿他,“既然是在外面,就不必这么拘礼了,你叫我李大哥就好了。”

郑吉看了他一眼,低头道,“是。”

“听说怡春楼花魁婧姬今夜会出来,郑贤弟有没有兴趣去看一看?”三皇子挑眉问道。

“不······”郑吉想拒绝,但是看着三皇子的眼神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好啊,和三······李大哥一起去是郑吉的荣幸。”

三皇子满意的笑了。

三皇子和郑吉再去怡春楼时已经到了夜里,华灯初上,灯火通明,整条街都笼罩在一层朦胧的光里,郑吉跟在三皇子身后穿过重重人群,走进了怡春楼。


评论(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