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辞魂

all乔及他的一切角色,坚决不逆

【all乔】【all郑吉】风云变

第六章

六皇子坐在包房里百无聊赖的看着窗外怡春楼里恩客和妓子嬉戏打闹,有探子进来跪在六皇子面前,“禀告六皇子,郑吉现在和三皇子在一起。”

六皇子猛地瞪向探子,“什么??”

探子将郑吉遇见三皇子的过程禀告给了六皇子,六皇子越听越气,拳头攥的越来越紧,“这个郑吉!”

正在这时,怡春楼里的灯火忽然全灭了,所有的人都有些没反应过来,只见中心的高台上打了一盏灯,将那一片地方照亮,一个戴着面纱的窈窕少女缓缓走出来,众人一瞧,看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婧姬无疑了。

六皇子转头看去,婧姬俯身一礼,有仆人上来将一把通身幽绿的古琴放在台上,人群中有人惊呼,“这莫不是传说中的古琴绿绮!”

“果然不愧是天下第一琴师啊·······”

“传闻婧姬一曲可引百鸟啊,可见她的琴声之美······”

郑吉和三皇子坐在窗边,一边喝酒一边等待婧姬的表演。

“婧姬真的能引来百鸟吗?”三皇子有些好奇的问。

“郑吉······不知······”郑吉酒量不好,有些头晕。郑吉虽然好酒,不过还是一个蛮克制的人,但是架不住三皇子花言巧语的劝酒。

很快郑吉就醉了。

这时整个怡春楼都亮了起来,六皇子看着要开始弹奏的婧姬,顺口问道,“三皇兄在哪个房间?”

“天字三号房。”探子回道。

六皇子眼神扫过,看到了在他对面房间的三皇子和郑吉。

“我听说你喜欢晏沉沙?”三皇子问道。

郑吉有些失落,点了点头。

三皇子挑眉,“怎么,他不喜欢你?”

郑吉摇头,“我不能让晏大哥因为我······成为一个不孝之人。”

“呵······”三皇子低低的笑了出来。

郑吉有些疑惑,“你笑什么?”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很善良。”三皇子看着郑吉说道。

郑吉摇了摇头,酒精让他不甚清醒,“我们本来······也不会有结果······”

三皇子点了点头,看着郑吉浸了酒水润晶莹的唇,三皇子忍不住伸手想要为他擦拭一下,郑吉反应太慢,直到三皇子的手落在唇上才想要去躲。

“你唇边有酒。”三皇子解释道。

郑吉晕乎乎的冲三皇子笑了笑,“让三皇子见笑了。”

这一幕正好收进了六皇子眼中,六皇子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郑吉!!!”

“你若是头晕不如去休息会,走的时候我再叫你。”三皇子道。

郑吉点了点头,起身的时候晃了两下,三皇子伸手扶住了他,“我带你过去吧。”

郑吉有些不好意思,“多谢三皇子了。”

六皇子眼睁睁的看着三皇子拥着郑吉离开了。

这时琴声开始,六皇子却没了听琴的心情,一门心思等着回去后收拾郑吉。

琴声悠悠,郑吉伴着琴声缓缓睡去,三皇子坐在床边看着郑吉,想起水下和郑吉的一个吻,眸色渐深。

六皇子成功拔得头筹,得到了和婧姬独处的机会。

“客人这边请。”老鸨说道。

六皇子随着老鸨走向婧姬的房间,老鸨边走边嘱咐道,“给您个警告,婧姬不愿意您可千万别强迫她,出了事我们怡春楼可是不认的。”

“哦?这话怎么说?”带着面具的六皇子装作意外的问道。

“您就听我的劝说就对了,其他的无可奉告,到了,您且慢慢享受吧。”老鸨将六皇子领到婧姬门前,转身便走了。

六皇子看了远去的老鸨一眼,转身推开了婧姬的房门。

婧姬的闺房十分清雅,带着淡淡的清香,但是没有郑吉身上的香好闻,六皇子下意识的想。六皇子摇了摇头,将郑吉赶出脑海。

“客人为何不进来?”婧姬的声音响起,六皇子踏入房中,“自然是要见到天下第一琴师的真容露怯了。”

婧姬低笑一声,“客人好口才。”

六皇子走过屏风,看到了坐在琴案边的婧姬,一身白衣仿佛九天仙女,闭月羞花的容貌让人感叹造物主的不公,六皇子想像过晏沉静恢复容貌的样子,但都不及现在的一半。

六皇子坐在婧姬对面,“果然不愧是天下第一,连容貌都是天下第一,在姑娘面前恐怕临安第一美人晏沉月也要自惭形秽了。”

婧姬听他这话忍不住笑了笑,眉眼之间全是得意,骄傲的风华让人忍不住越发想要把她捧在手心里,“婧姬怎敢和临安第一美人比,客人过誉了。”

“呵······”六皇子笑着摇了摇头。

“客人为何不把面具摘下来?婧姬都露了真容了,客人还要玩欲擒故纵吗?”婧姬问道。

六皇子道,“婧姬如此在意容貌吗?”

婧姬为六皇子添上茶,葱白的手指和古朴的茶壶形成鲜明的对比,煞是好看,六皇子看着她添茶的手,又看向婧姬,婧姬道,“是婧姬唐突了,确实该给对方留下些空间相处,客人随意就好。”

不多会就有仆人送上棋盘和棋子,两人移步榻上,婧姬道,“既然客人来了,那婧姬必要让客人尽兴而归,若是客人能在棋书画上皆赢了婧姬,那今夜婧姬就甘心委身于客人,客人觉得如何?”

六皇子挑了挑眉,猝不及防伸手将婧姬拽进怀里,“在下看着婧姬的美貌,又哪有心思做什么琴棋书画?”

婧姬有些羞恼,手肘后顶,被六皇子一把抓住,婧姬退出六皇子的怀抱,六皇子却不依不饶,婧姬恼羞成怒,和六皇子打了起来,六皇子有些意外的笑了,边打边道,“婧姬真是越来越有趣了。”说完不想再拖延,手法诡异的将婧姬锁在了怀里。

婧姬十分不可置信,“你到底是谁?!”一般的人如何打得过自己?

六皇子笑了笑,“我的名字只有我的妻子才能知道,你想做我的妻子?”

婧姬从未见过如此无赖的人,一时竟不知如何作答。六皇子俯身在婧姬颈窝嗅了嗅,是淡淡的荷花香,六皇子突然又想起了郑吉身上的香味。

月见草和栀子花。

六皇子皱了皱眉,郑吉现在估计还在三皇子那里,等回去了再收拾他。

温香软玉在怀,六皇子突然没了心情,都怪这个郑吉。

六皇子点了婧姬的穴道,将她放在床榻上,自己也躺在她身边。婧姬本来以为这人会强迫她,但是现在这人要干什么?睡觉么?

真的睡觉。六皇子将婧姬搂在怀里,闭上眼睛,道,“和我聊会天,婧姬应该不在意吧?”

婧姬靠在陌生男人宽厚的胸膛上,心跳莫名的加快,脸色泛红,却还要强撑着冷声道,“客人为何如此对我?”

“因为我太累了,只想歇息。”六皇子说道。

比她还厉害的人,那肯定不是普通人,身上背的东西也不是她能想到的,婧姬没有说话,心里却因为这人塌陷了一块。

第二日郑吉回去后发现六皇子回来很久了,顿时感觉大事不好。

果然一进寝殿便看到六皇子阴着一张脸,手里拿着一条细鞭。

“跪下!”六皇子喝道。

郑吉心里悬了一块石头,跪在地上一句话不说。

“错在何处?”六皇子低着头一边将卷在手里的细鞭放下一边问道。

“不该离开殿下私自外出。”郑吉垂着头说道。

“还有呢?”

“不该饮酒。”郑吉回答。

六皇子冷笑一声,道,“脱衣服。”

郑吉看了一眼六皇子手中的鞭子,抖着手去解衣袍。直到脱得只剩下亵衣亵裤,才低着头跪好。

郑吉一身白色亵衣,身板挺得笔直,低垂着头,侧脸在窗户透过的斑驳的光里有了一种奇异的柔和的美感,还有让人忍不住施虐的脆弱感。

六皇子扬起鞭子狠狠打在郑吉的后背,立刻便留下一道带血的痕迹,郑吉闷哼一声,听见六皇子道,“私自外出,”又是一鞭子下来,“饮酒,”再一鞭子,“你最不该的,”鞭子打的越发疾速,“就是和三皇子在一起,明知你是什么体质,还上赶着招惹那些危险的人物,出了事本宫如何保你?!”

越打到后面,郑吉越受不住,一开始的闷哼到最后变成了低低的呻吟。

六皇子听着他的痛吟,下身莫名的窜起一股欲火,为了掩饰,六皇子停了下来,转身回到了榻上。

郑吉跪在原地,心里十分难受,“让殿下费心了,郑吉对不起殿下。”

六皇子深深的看着低着头的郑吉,侧卧在榻上,声音略微沙哑,“过来。”

郑吉一点一点的膝行过去,后背热辣辣的疼,他还是停在了六皇子面前。

六皇子拿起早已准备好的伤药,“把上衣脱了。”

郑吉缓缓褪下衣服,但是黏连的皮肉还是让他倒吸一口凉气。

六皇子听见他的吸气声越发难受,欲火难消,于是凑到他耳边,双手以环抱的姿态,为他上药。

郑吉所有的感觉都在伤口上,尽管六皇子已经很轻了,但郑吉还是忍不住的呻吟,低喘。

六皇子的唇有意无意的擦过郑吉修长的脖颈,闻着他身上月见草和栀子花混合的香味,耳边听着郑吉仿佛被疼爱的受不住的呻吟,六皇子竟有了一种在和他交媾的错觉,他深吸了一口气,伤药上的越发缓慢,“别再惹本宫生气了,嗯?”六皇子的唇轻轻擦过郑吉的耳廓。

“······唔······是。”郑吉闷哼着回答道。

六皇子上药的手忍不住一抖,碰到了郑吉的伤口,疼得他差点倒在六皇子的怀里。

郑吉觉得这个上药过程无比漫长,终于上完了药,六皇子将药给了郑吉,“这个拿去,下去吧。”

“是。”郑吉穿上衣服,很快退了出去。

六皇子躺在榻上,闭上眼睛,又睁开,道,“来人,本宫要沐浴。”


评论(7)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