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辞魂

all乔及他的一切角色,坚决不逆

【all乔】【all郑吉】风云变

存稿不够 了,方

十三

“你好好休息吧,三皇子本宫自会帮你处理掉,你的族人本宫也会让他们退出临安城,你只要安安分分的,别再给本宫惹这许多事就行了。”六皇子给郑吉掩了掩被子,拍了拍他的脸颊说道。

“不要杀我族人,他们不是坏人。”郑吉抓住六皇子的手急说道。

六皇子点头,转身离开了。

哼,不是坏人,不是坏人能做出囚禁长子当炉鼎的荒唐事吗?不是坏人会逼得长子发疯自杀吗?

郑吉松了一口气,躺回床榻,指尖微微的颤抖着。

第二日郑吉总算能下床了,回到自己卧房的第一件事就是找那个红色的吉祥结,衣服散落在地上并没有人动过,郑吉将卧房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

郑吉又顺着他到六皇子寝宫的路一路找去,还是没有。

郑吉只好又进入六皇子寝宫,在床榻上四处摸索,枕头下,被子下。

“你在干什么?”六皇子走进寝宫,问道。

郑吉整个人一僵,随后起身行礼,“属下拜见六皇子。”

六皇子看了郑吉一眼,哼笑一声,“你在找那个吉祥结?”

郑吉低着头没说话,六皇子一把抬起郑吉的下颌,“那本宫告诉你,已经被人烧了,毁了,你死心吧!”说完将郑吉扑倒在床上,撕扯他的衣服吻了上去。

郑吉没有挣扎,他第一次喜欢一个人,第一次被告白,第一次给爱人送礼物,走进这世间见到的第一个人,晏沉沙带给了他太多的第一次,是他心中最特殊的一个人,他们互相爱慕,却总是无法在一起,一次次的试探,一次次的分分合合,最后就只能是这个结局吗?他不甘心!为什么只有他得不到一份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感情,为什么只有他被无形的禁锢在某个地方,为什么只有他不能自由自在的相爱和快意江湖······郑吉紧紧的抱住六皇子,眼中流下泪来。

六皇子停下来,看着郑吉,第一次发现这世上竟然还有自己无法控制的事,他挫败的伸手将他紧紧抱在怀里,郑吉伏在六皇子颈窝低低的啜泣着,六皇子闭上眼睛,他不能因为儿女私情坏了自己多年布下的局,但是他却无法放开郑吉,在他奋不顾身为自己挡下暗器的时候,在他哪怕受伤眼中也不灭的灼灼生机里,在他和晏沉沙比武的那个夜里,在他说月见草和栀子花的暧昧里,不知何时种下了情爱的种子,第二日让郑吉为他更衣,就为了嗅他身上的花香,他在吃醋,晏沉沙知道的,自己也要知道,晏沉沙不知道的,自己更要知道,所以郑吉只对自己说出他的秘密时自己才会如此的开心,所以他在回应晏沉沙的感情时自己才会恐慌,愤怒,甚至连自己都忽略的醋意。

六皇子轻抚着郑吉的后背,但是谁都不能阻止自己登上那个王座的脚步,郑吉,也不能。

······

第二日,太子来找了六皇子。

太子其实不怎么喜欢六皇子,但是和三皇子竞争激烈,他就得拉拢一些势力,蚊子再小也是肉,所以太子也偶尔会关照一下六皇子。

“老六,你快给我出出主意,现在那个蛮夷王子天天缠着静儿,我该怎么让她回到我身边啊?”太子因为六皇子的地位,所以平时说话也懒得绕圈。

“皇兄别急,不如先说说来龙去脉?”六皇子殷勤的问道。

“前几日静儿不是表演了飞天舞吗?然后那个蛮夷人就非要娶静儿为妃,静儿不同意就死缠烂打,静儿没办法,就给他三个月时间让她爱上他,若是她没有爱上他就让蛮夷人放手,若是爱上了,便要跟这个蛮夷人走,现在这蛮夷人日日缠着静儿,走到哪跟到哪,别人几乎无下手的机会啊!”太子说完喝了大一口茶,其实他也没想让六皇子提什么对策,就他那榆木脑袋,还没自己想得多,也就是想找个说话的人跟他同仇敌忾。

六皇子果然愁眉苦脸的开始苦苦思索,最后思索不出来,问站在他身后当墙壁的郑吉,“郑吉你可有什么好点子?”

云游天外的郑吉猛然听见这话还有些茫然,“啊?”

难得他露出这样可爱的表情,六皇子忍不住勾起唇角,“问你话呢,怎么追回晏沉静的心?”

郑吉看了太子一眼,一时有些不明白,这个前男友问现男友如何追回现男友的女友的心?

“不如就开诗会吧,”郑吉沉思了一下,说道,“男女皆可,老少咸宜,人一多就有机会接近她了。”

“好主意!”太子兴奋道,“还可以借机好好羞辱一下那个蛮夷人,让他看看什么才是大国风范!”

说完太子就急匆匆的去安排诗会事宜了,六皇子看着他的背影,冷笑一声,起身拂了拂衣袖,向外面走去。

“郑吉,今日晏沉沙就要秘密赶往边关了,想去送他么?”六皇子转头看着他道。

“回殿下,卑职不想。”郑吉回答道。

六皇子点了点头,“很好,下去吧。”

“是。”

几日后太子办的诗会就轰轰烈烈的开始了,所有的世家公子闺阁少女都被邀请了过来,晏沉静自然也在列。

而几个皇子也因为晏沉静来了诗会。

郑吉依然静静的站在六皇子身后,还和曾经一样,只是少了一个晏沉沙,多了一个拓跋王子。

“作诗干什么,能吃还是能穿,静儿,我们不如来比武,我们还未分出胜负呢!”拓跋王子殷勤道。

“蛮夷就是蛮夷,诗词乃泱泱华夏积淀千年的智慧结晶,岂是一个未开化的蛮人能理解的了的?”六皇子凑上前鄙视的说道。

“你又是谁?”拓跋王子疑惑的问道,用疑问表达了最彻底的忽略。

“你!”六皇子气的不知说什么,晏沉静偷笑着看六皇子飙戏。

“和女人比算什么,真有本事不如和六皇子身边的侍卫比一比,他可是被父皇褒奖过的杀虎勇士呢。”三皇子走过来说道。

拓跋王子看向郑吉,见他瘦瘦弱弱的,骨架比一般武者小了一圈,不屑道,“就凭他?”

“对,”太子走上前,“拓跋王子莫不是不敢比吧?”

“哼,”拓跋王子冷哼一声,“比就比,本王还没怕过谁,若是一时失手打死了他,在座各位可不要怪本王。”

郑吉看了六皇子一眼,六皇子一副争强好胜的样子,“去吧,若是赢了本宫重重有赏。”

郑吉点头,上前一步,“拓跋王子,请。”

两人来到一个空地上,周围围了一圈观众,都探头要看这场武斗。

郑吉和拓跋王子摆开阵势,拓跋王子双手成爪,仿佛草原上的雄鹰,直取敌人要害处,郑吉仰头躲过,用郑岩教给他的武术灵活的和拓跋王子周旋着,拓跋王子的武功重在力,每一招若打在实处必是一击毙命,而郑吉的武功却是速度,像狡猾的狐狸一般用虚招迷惑敌人,越打到后面拓跋王子越觉得熟悉,虚晃一招和郑吉拉开距离,拓跋王子后退几步,厉声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何会我们国师的武功?!”

郑吉停下来,皱眉,“这是我们家祖祖辈辈传下来的武功,什么时候成了你们国师的?”

“别是打不过找个理由耍赖吧?”有人起哄道。

“哈哈哈······”围观群众立刻附和着笑了起来。

拓跋王子沉下脸,开始正视这个郑吉。

两人再次开始交手,缠斗在一起,打的不分你我,许久以后,拓跋王子的手停在了郑吉颈侧,而郑吉的手也差几厘米就掐上了拓跋王子的脖子。

平手。

“哈哈哈,”拓跋王子收回手豪爽的笑了笑,“不愧是杀虎猛士,本王领教了!”

郑吉客气道,“承让。”

见战斗结束,太子等人都围了上来,十分高兴郑吉为他出了口恶气,嘴上却道,“说好的诗会,最后却成了比武大会,是本宫招待不周,让王子见笑了。”

六皇子也一副面上增光的样子,拍着郑吉的肩膀,“做的不错。”

郑吉退到六皇子身后,安静的看着几个人打官腔,晏沉静有些好奇的看着郑吉,这郑吉这么厉害?大哥是怎么看上他的?难道是打出来的感情?

六皇子和拓跋王子看着晏沉静的眼神,都有些不高兴,这时晏沉静对郑吉说道,“郑侍卫,家兄临别时写了一封信,托我转给你。”

说完从衣袖里拿出了一封信要递给郑吉。

六皇子眼神一瞬间冷了下来,郑吉心里一突,看了一眼信封,没有接,“郑吉和晏将军已经结束了,这封信,不看也罢。”

“郑吉,女子给你东西无论什么都要接下再说话,怎么如此不懂礼数?”六皇子迂腐的训斥道。

一直沉默的三皇子看了六皇子一眼,没有说话。

郑吉双手接过信封,“辛苦晏姑娘了。”

三皇子道,“既然如此,我们不如接着曲水流觞,畅谈诗词歌赋,也不免白来一回。”

人们应和着,回了座位上接着高谈阔论。

拓跋王子在晏沉静身边慵懒的坐着,有怀春的少女频频偷看,他也一副无知无觉的样子,满眼都是晏沉静,不知伤了多少在场的少女的心。

而晏沉静眼神偷偷地落在六皇子身上,六皇子却一次都没看过她。

因为他们对诗,小厮和侍卫便遣了下去,六皇子表面殷勤的应和太子的话题,心里却想着郑吉。

想着那封信里写着什么,想着郑吉看到信的表情,六皇子嫉妒的想杀人。

郑吉下去之后看着手里的信,上面刚劲遒炼的写着四个字,郑吉亲启。


评论(9)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