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辞魂

all乔及他的一切角色,坚决不逆

以后临摹三张图就自己原创画一张,经过临摹几个大佬的画我发现我不是手残我是懒,懒癌要治,为了能去乔乔身边工作,加油啊!!!!
还有写完风云变我想把它剪成视频,你们可以推荐一下带入哪个小攻,老子要海陆空全面发展!!!!

【all乔】【all郑吉】风云变

第三十一章

我学会厚涂后要把所有小攻画出来。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60657338937393&is_all=1#_0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画吉儿,啊我的春宫图梦······

链接如果打不开就见评论区

你们到底喜不喜欢我炖肉啊→_→
感觉炖肉会上瘾……

【百分点梗】快来点梗啦

500粉了么······

又到百粉点梗了·····

老规矩,伏黛一个all乔一个。

伏黛的我想把之前的类似散文诗一样的窗户扩写成中长篇······喜欢的举个手,或者喜欢啥梗也可以点。

all乔,想把啾啾乔脑洞写一下,或者也可以点其他梗。


【all乔】【all郑吉】风云变

头疼。

我真的想一天一更啊啊啊我真的在努力啊啊啊



三十

九虚子得知梅玉儿没死时十分欣喜,梅玉儿也细细告知了九虚子自己的经历。

原来落梅山庄被屠杀那日梅玉儿偷偷跑出去了,回来时只看见了自己熟悉的人一个个皆被挖心而死,满目疮痍,她整个人都懵了,呆呆的跪在地上,正好被循着血腥之气过来的阿墨看到,也便拜了随之而来的涂山逸为师。

“原来如此,”九虚子道,“玉儿,还好你没事,我定会帮你报仇,杀尽作恶的妖魔。”

“多谢九虚道长了。”梅玉儿道。

九虚子看着梅玉儿,眼中的深情几乎快要溢出来,“你长大了很多。”

梅玉儿却完全看不到他的爱意,只道,“谁都要长大,无人可例外。”

九虚子也是以前梅玉儿闯荡江湖时遇到的朋友,当时他们还都是少年意气,十分骄傲,所以梅玉儿跑去挑战九虚子,最后两人却成了朋友。

而现在,许多事变了,连友情都变了,梅玉儿看出来,却不能回应,因为她••••••爱上了自己的师父。

武林大会终于在人们的殷殷期盼中到来了,郑吉和郑岩都被邀请了,准备去看一看传说中的武林盛会。

比武擂台在青华山上一处紧挨断崖的巨石上,巨石呈圆形,中间的阴阳鱼和边缘用石块垒起的遮挡物正好构成一个完整的太极八卦图,四周青山碧水,丛林掩映,就是什么都不做在这里睡觉都感觉十分凝神静意,心旷神怡。

观众的席位呈半圆形包围巨石,而武林盟主的位置在最中间,人们从侧面入席,以武林盟主的座位为轴线向两边次第蔓延而坐,严谨而又大气。

郑吉和郑岩的座位大概在中间,两人向这边走的时候很多人已经入席了,听着他们低低的说着八卦。

“听说神农谷谷主的女儿尹无月非要嫁给盟主方沐白,已经被退亲了好几次了,这次终于忍不住了,也来到了武林大会,说要打败方沐白呢。”郑吉听见左侧的人说道。

“尹无月能打得过盟主?”有人嗤笑道。

“她哥哥尹无寒可以啊,毕竟是神农谷的少谷主,应该可以和盟主一战。”另个人凑过来说道。

“听说剑阁又出了一把好剑,少阁主任天珏把它带到武林大会想试试它的威力呢。”右侧的人低声道,“不知道是哪个倒霉鬼会和他对上。”

郑吉听得津津有味,忽然人群一阵骚动,众人转头看去,只见天上突然洒下许多白色的花瓣,漫天花雨中,四个绝美的女子恍如仙女下凡一般轻飘飘落在巨石上,柔白的手臂轻轻挥动,长袖在空中交汇,此时一英俊如谪仙的男子轻飘飘踩在长袖上,随着长袖一起落下来,他一把打开折扇,扯了扯唇角,四个女子有序的走过去,在他的位置后站着,而这男子轻轻扇着扇子,慵懒的靠坐在了座位上。

“何青衣,是欢喜宫的何青衣!”有人低低的讨论着。

“他来干什么,一个不知廉耻的邪教。”有人十分不忿。

郑吉看了那个何青衣一眼,长得挺好看,就是••••••太骚包了。

此时涂山逸和阿墨还有梅玉儿也过来了,涂山逸远远的就看到了郑吉,扯了扯唇角,他转道向郑吉走去。

郑吉有些疑惑,见涂山逸直直的盯着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认识他,而此时的阿墨却有些异常,他有些烦躁,四处看着,最后锁定了郑吉。

郑吉动了动,抬手抵着头,不去看他们。

阿墨越过涂山逸上前一把抓住了郑吉的手,郑吉被吓了一跳,此时阿墨的眼神带着莫名的渴望和凶煞,凑到郑吉脖颈处仿佛小狗一样到处嗅着,郑吉下意识要推开他,却发现这人仿佛铁人一般,撼都撼不动,一边的郑岩出手一掌击向阿墨,被涂山逸抬手拦住了,郑岩细看,冷声道,“是你?”

涂山逸笑了笑,道,“这是我徒儿,不如让我来。”

郑岩的眼神终于不再只对郑吉露出情绪了,他带着警惕和敏感,狼一般如临大敌。

阿墨将郑吉的双手按在座位上,俯身有些发狂的亲吻着郑吉的脖颈下颌和唇角,郑吉躲闪着,抬脚踢他,却完全无济于事,这人仿佛不会疼一样,郑吉蕴含内力的一脚踢在他腿上他却完全无知无觉。

郑吉看着阿墨的瞳孔渐渐变成了红色,平时最听梅玉儿的话的阿墨,现在梅玉儿呼喊他却仿佛听不见,涂山逸见此,直接点了他几个大穴,阿墨缓缓昏倒在了郑吉身上。

涂山逸扶起阿墨对梅玉儿道,“把他带到座位上去。”

梅玉儿应了一声,把阿墨扶着去了座位上,涂山逸看着郑吉,笑着道,“抱歉,是劣徒不懂事,给兄台添麻烦了。”

郑吉想起阿墨从黑变红的瞳孔,又对自己做出如此举动,心下有了计较,缓了缓有些急促的喘息,垂眸不去看涂山逸莫名炙热的目光,道,“无碍,下次注意点就好了。”

涂山逸点头道,“多谢。”说完转身向自己的座位走去,郑吉隐约闻到一股清淡的香气,但是稍纵即逝,他没注意,转头问郑岩,“他们是什么人?”

郑岩头一次有些严肃,他看着陆续入场的人们道,“魔。”

郑吉皱紧了眉头,“这,天下是要大乱了么••••••”

郑岩冷笑一声,“不会的,还早呢。”

游戏还没结束,那几个人还没退出,天下怎么会大乱。

神农谷的少谷主和他妹妹一同入场后很久,观众席又迎来了一波躁动。

“问天阁。”

“是问天阁的新阁主啊。”

“六大堂主护卫,面具遮脸,绝对是他。”

“真的是啊,和方盟主一起过来,除了问天阁谁还能得方盟主如此相待。”

郑吉听见问天阁愣了一下,他抬头看去,只见一头戴面具的男子在六个人的护卫下与方沐白一同进了场,郑吉猛地站了起来,他几乎不敢相信,仿佛做梦一样,脑海中交替着六皇子死的画面和这个新阁主的背影,这个背影••••••是他!!!

郑岩一看见问天阁阁主,面色有些阴沉,来了一个又一个,真是烦不胜烦,他拉住郑吉的手,“郑吉,你干什么?快坐下。”

郑吉一把甩开他的手,疾走几步追上了问天阁阁主,一把抓住他的手,问天阁阁主有些疑惑的回头,陌生的看着郑吉,“何事?”

郑吉看着这双眼睛,他再熟悉不过,夜夜与他缠绵暧昧,额头相抵的对视着的眼睛,此时却完全陌生的看着他,带着礼貌和疏离,郑吉仿佛冬夜里被人浇了一盆凉水,从头凉到脚,他后知后觉的放开他的手,“抱歉••••••”

阁主点了点头,垂眸整理了下衣袖,转身离开了。

郑吉呆呆的看着他的背影,直到和记忆里六皇子被抓走时的背影完全重合。

回到座位上时郑吉还未回过神,直到周围的人突然响起欢呼声,他才后知后觉的抬起头,原来是方沐白在盟主的座位上正式的说话。

“此次武林盟主之位,依然是层层选拔,最后胜利者与我一战,打赢我的,便可坐上盟主之位。”方沐白说道,声音经过内力的放大,所有人都听到了。

“还有一事,此次武林大会,还要商议武林中突然妖魔四起的事,落梅山庄被屠,许多小家族被杀,武林中人人自危,不杀尽妖魔,江湖恐平静不了,大家有何好计策也可与我商量。”

人们皆大声道好,并且对方沐白继续蝉联此届武林盟主之事毫无怀疑。

很快激动人心的比武大会开始了,巨石上一阴一阳各站一人,比赛一轮接一轮,十分激烈,而郑吉却低着头,郑岩见他如此,心里越发烦闷,但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闭上眼睛假寐。

郑吉还沉浸在刚才的事中出不来,六皇子果然骗了他,他心里又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六皇子还活着,难过的是六皇子现在不记得他了。

也许这也是在骗他呢?对,等一会去问问,他肯定又在骗他。

郑吉闭上眼睛,眼角微红,他不敢多想,不敢往坏的地方想,也许呢,也许呢。

他深深的吐出一口气,睁开眼睛。

擂台上尹无月一把将对手打下擂台,对手直接倒地吐血不止,人们有些不忍,却又敢怒不敢言,擂台规则明明是点到为止,想不到这女子竟出手伤人,但是偏偏她是神农谷谷主的女儿,谁都不愿意得罪神农谷。

尹无月骄傲的扬起下巴,看向坐在盟主之位的方沐白,“方沐白,若是我打赢了你,你必须娶我!”

方沐白温和的笑了笑,“先打赢其他人再说吧。”

尹无月冷笑一声,随手挽了个剑花,高声问道,“谁还想与我一战?”

“我来!”一道清灵的声音响起,一个身着红衣手拿两把弯刀的少女从观众席飞了出来,正是梅玉儿。

方沐白猛地抓紧了座位上的把手,与此同时几大势力的人也十分震惊。

“玉儿?!”

若尘大师握紧了手里的法杖,一向冷淡的剑阁的少阁主也差点从座位上站起来。

梅玉儿却完全不受影响,她看着尹无月,“他都认输了为何还要伤他?”

“武功那么烂还敢学人家挑战擂台,我不让他长点记性怎么行?”尹无月嘲讽道。

“牙尖嘴利,蛮不讲理,看招!”梅玉儿脚尖一蹬如离弦的箭一下子冲向尹无月,尹无月冷笑,“就凭你也想教训我?”说完提剑迎了上去。






写到最后突然想让她俩百合······

【all乔】【all郑吉】风云变

我的妈阿墨这个人设我第一次写,真的羞耻······不过嘿嘿嘿的时候应该会很带感······

二十九

“师父,你为什么想让我参加武林大会?”梅玉儿问道。

涂山逸看着梅玉儿,他的眼睛仿佛一片深海,看着别人的时候总是深情的,让人无法不心动的深情,他道,“自然是帮你报仇,诛杀群妖。”

“为何妖物会出现在武林大会?”梅玉儿越发不明白。

“因为妖力越高的妖物,越喜欢内力高的食物。”涂山逸道。

梅玉儿心里一咯噔,“那这次武林大会岂不是妖物的天堂?”

涂山逸轻声笑了笑,“不要多想,不会的。”

梅玉儿一想也对,之前从未出现过妖物残害江湖高手的事,应该是不敢与他们正面对抗,但是她还是担心,便准备去提醒一下武林盟主,让他提前计划好,毕竟他们之前也算朋友了。

这边两人心里各自计划,那边阿墨又出事了。

“你放开!”阿墨扯着小贩手里的冰糖葫芦,英俊的脸上一脸戾气,瞪着小贩。

“大爷,小的上有老下有小,全靠这些东西来养啊,别全拿走啊······”小贩哀求道。

阿墨哼了一声,拿出腰间的双面斧,抬手要砍向小贩,却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一把抓住了胳膊,阿墨转头看去,是一个跟他一样一身黑衣的人,眉目间是凛然的威严,一把将他拉开,俯身去扶坐在地上的小贩。

这时涂山逸和梅玉儿也来了,阿墨有些生气,抬起双面斧,“你是谁?为什么要抢我糖葫芦!”

黑衣人转头看向阿墨,“你一个江湖中人何苦为难一个小民?”

涂山逸眯了眯眼睛,道,“阿墨,你太不懂事了。”

阿墨委屈道,“我想吃糖葫芦。”

梅玉儿给了小贩一些银两,将所有糖葫芦都买了下来,阿墨拿到糖葫芦,脸上开心了些,一边吃糖葫芦一边在旁边等着涂山逸。

“抱歉,阿墨他神智有些······”涂山逸道,“在下给这位兄台道歉了。”

黑衣人起身,“无碍,没有伤人性命就好。”

“敢问兄台尊姓大名?”涂山逸问道。

“在下姓晏。”晏沉沙道。

“原来是晏兄,如不介意不若来客栈歇一歇,也好给兄台赔个礼道个歉。”涂山逸道。

晏沉沙看了看天色,正好已近黄昏,便准备在这里歇息一夜,道,“好,那就有劳这位公子了。”

“请。”涂山逸道,几人一起进了客栈。

······

夜里梅玉儿换了装束想要潜入武林盟去给方沐白提个醒,她刚跑出客栈就被阿墨缠住了,“小玉,你去哪里,阿墨也要去。”

梅玉儿有点着急,“阿墨乖,这次不带你,下次我们一起,乖,回来的时候我给你带糖葫芦。”

阿墨坚定的摇头,“不管,阿墨就要跟你一起去!”

梅玉儿无奈,“行,但是你不能出声,不能到处乱跑听到没有。”

阿墨点头,“嗯,知道了。”

两人运用轻功飞檐走壁,在月色中穿行着。

梅玉儿将一个纸条放到一枚飞镖上,隔着窗户一把甩入方沐白房中的墙壁上,方沐白猛地睁开眼睛,梅玉儿和阿墨立刻跑走了,方沐白起床出门四处看了看,又回了房里,取下墙上那枚飞镖,细细的去看其中内容。

武林大会,群妖齐聚,小心!

方沐白看着纸条,若有所思。

梅玉儿办完事,和阿墨在路上散步,阿墨抓着她的袖子,仿佛她的影子一般,低声说道,“阿墨最喜欢小玉了,小玉不要丢下阿墨。”

“那你以后娶了媳妇也要跟着我?”梅玉儿笑着问。

“媳妇是什么?”阿墨一脸懵懂。

“媳妇就是你喜欢的人,想和她生活一辈子的人啊。”梅玉儿道。

“阿墨只喜欢小玉,只想跟着小玉,那小玉就是阿墨的媳妇。”阿墨肯定道。

梅玉儿有些无奈,“你会遇到比我好的女孩子的······”

两人正说着话,阿墨突然站住不动,“有妖!”

梅玉儿也停下来,“在哪里?”

两道身影一闪而过,阿墨立刻追了上去,梅玉儿也跟上,夜色里四道身影在屋顶追逐,直到妖物跑进一个普通的住宅才停下来。

九虚子落在房顶拂尘一扬,转身看向身后两人,当他看到梅玉儿时一脸震惊,“玉儿!你没死?!”

梅玉儿看着他,没有说话,阿墨有些不开心,对九虚子说道,“小玉是我的!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阿墨!”梅玉儿训斥了一句,对九虚子道,“先杀妖吧,我的事容后再说。”

九虚子点头,轻功下了屋顶,梅玉儿和阿墨也下来,几人躲在窗户下偷听妖物要干什么。

“大人让我们找的那个炉鼎,在武林盟······”几个妖物似乎在商量什么事,阿墨有些疑惑,“炉鼎是什么?”

“是谁?!”妖物听见人声,立刻飞出来运起法术打了过去,几人打成一团,阿墨双面斧劈过去直接将一个妖物劈成了两半,其余的妖物见此,生了退意,被梅玉儿和九虚子抓住时机斩杀了。

阿墨一脸意犹未尽,还没杀够的表情,梅玉儿忍不住叹气,道,“走吧,我们边走边说。”

九虚子点头,几人一起往客栈方向走去。

······

涂山逸拿着酒杯细细的观察着,自言自语道,“魔尊晏程也出现了······看来这次武林大会,平静不了了,郑吉,你会选择哪个?”

此时的晏沉沙正躺在榻上,忽然听见一声屋顶的瓦片被踩动的声音,晏沉沙皱了皱眉头,起身出去,四处看了看,猛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夜色中快速飞跃奔跑,“吉儿!”

晏沉沙连忙跟上,很快追上了郑吉,一把拉住他的手,“吉儿!”

郑吉回头,“晏大哥?!”郑吉正跟随郑岩抓妖,因为这次妖物比较高阶,郑吉就让郑岩先追,自己尽快赶上,结果却在这里遇见了晏沉沙。

“你怎么在这里?”郑吉有些疑惑,他不是应该在边疆吗?

晏沉沙见真的是郑吉,立刻将他拥入怀里,“听说宫里出事,我想去宫里救你,不想竟在这里见到了你,你没事吧?”

郑吉摇头,“我没事,可是殿下······”

“郑吉!”一个有些凌厉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叙话,郑吉连忙推开晏沉沙,转头看去,原来是郑岩回来了,他静静地站在夜风里,眉目间全是冷冽,郑吉转头冲晏沉沙笑了笑,道,“这是我弟弟,他叫······”

郑岩一把将他拉过来,瞪了晏沉沙一眼,转身要走,晏沉沙脸色发沉,拉住郑吉的手,“放开他。”

郑吉见两人如此,有些无力,仿佛又回到了曾经三皇子和六皇子对峙的时候,想到六皇子,他的心里又是一阵难受,他挣脱开两人的手,“够了!”

晏沉沙看着郑吉,“吉儿,跟我走。”

郑吉轻叹一声,“晏大哥,我做不到一生一世一双人,你放手吧,对不起。”

晏沉沙摇头道,“我绝不放手,吉儿,我不在乎会不会一生一世一双人,我只要你。”

郑吉心里有些动容,他低下头,“晏大哥······我······”

晏沉沙看出了郑吉的无措,有些心疼,“对不起,吉儿,我不该逼你。”

郑吉摇了摇头,“晏大哥,这不怪你,是我······”

郑岩紧紧的抓着郑吉的手,郑吉感觉到手被攥的生疼,只好道,“对了,晏大哥,你妹妹······晏沉静出事了,不知有人通知你了没有。”

“静儿?!”晏沉沙一脸震惊,“她怎么了?!”

“果然没接到通知吗······”郑吉皱眉道,“消息定是被皇上截下来了,为了让你安心戍守边疆他竟如此无情。”

晏沉沙攥紧拳头,“静儿······”

“你快回去吧,等处理好了再来找我不迟,我在这里等着你。”郑吉说道。

晏沉沙看着郑吉,“好,等我回来。”

说完转身运起轻功离开,背影很快消失在了夜色里。

郑吉呆呆的看着晏沉沙的背影,每次都是如此,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再见面早已物是人非,也许他们真的注定有缘无分,所以才会无法在一起,不能相爱,不能相知。

郑岩见他如此,心里越发痛苦,他将郑吉抱在怀里,抚着他的后背,“吉儿,不要喜欢他,别喜欢他。”

郑吉叹了一口气,“郑岩,许多事,是人力无法控制的。”

郑岩紧紧抱着他,“不,我不信。”说完侧头吻上郑吉的唇,郑吉想推开他,却完全抵不过他的力气,舌头强势探入他的口中,勾缠着小舌,吮吸着甜美的津液,粗粝的舌苔黏腻的舔舐着舌下的软肉,郑吉的小舌软软的推着口中的舌头想让它出去,却让郑岩越发兴奋,扣住郑吉的腰强势的勾住软舌吮吸着,透明的津液从郑吉的唇边流下来,暧昧的滑到脖子,打湿衣服。

直到郑吉快喘不过气时郑岩才放开他,身体渐渐变成一团黑雾,郑岩将郑吉整个包裹在黑雾里,极快的向武林盟掠去。


【all乔】【all恭】重生之梦回

今天少恭生日,古剑四周年纪念,更一个小短篇为我家少恭庆祝一下。
之前写了兰恭,就有人说想看苏恭,那这次就写苏恭好了。
激情码字,不要在意细节,看个开心啦啦啦


欧阳少恭睁开眼睛时还有些没反应过来,他打量着四周的环境,缓缓起身。
他不是……应该散魂了吗……
欧阳少恭正茫然着,一个半大孩子跑进了他房间,“少恭!少恭!今天我二姐不在家,我们出去玩吧!”
欧阳少恭细细看去,这不是年幼的小兰吗?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方兰生抓住欧阳少恭的手要拉他出门,欧阳少恭挣脱了,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心情,起身走到桌边。
方兰生看着他拿起桌子上的铜镜照着,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十分疑惑,“怎么了?脸上长东西了?”
欧阳少恭看着镜子里自己短发白衣,一脸年少的样子,终于确定了一个事实,他重生了。
欧阳少恭缓缓闭上了眼睛。
残缺的灵魂波动也没有了,他成了一个完整的人,也成了一个彻底的普通人。
前世的挣扎仿佛是个笑话,他现在得到了他想要的一切。
欧阳少恭转身问方兰生,“小兰,桐姨呢?”
方兰生一脸茫然,“什么桐姨?桐姨是谁?”
“寂桐,跟在我身边的老奶奶。”欧阳少恭解释道。
“少恭你是不是生病出现幻觉了,你身边什么时候跟着一个老奶奶了?”方兰生忍不住摸了摸欧阳少恭的额头。
没有寂桐?怎么可能?那巽芳呢?巽芳在哪里?
“哎呀别想那么多了,今天二姐不在家我们出去玩吧,别耽误了快走快走。”方兰生拉上欧阳少恭跑了出去。
事实证明,桐姨确实不存在了,重生的这个世界似乎和前世不太一样,但是也只是一点点不一样,其他的并无不同。
方兰生还是一如既往的顽皮,但是欧阳少恭却沉静了许多,被欧阳少恭的父亲夸长大了。
某日欧阳少恭日有所感,便拿了琴拨弄了两下,他许久未弹琴,手指抚着微凉的琴弦,低低的叹了口气。
方兰生停在门口,看着欧阳少恭有些失落的侧脸,像是失去了什么,唇角微抿,修长的手指搭在极细的琴弦上,呈现出一种精致细腻到不能触碰的美,方兰生感觉心里被什么撞了一下,他走上前,低声问道,“少恭,你怎么了?”
欧阳少恭抬头看了他一眼,问道,“要听曲子吗?”
方兰生看着他的眼睛,点了点头。
欧阳少恭轻轻拨了一下琴弦,一串清净美妙的琴音流动了出来,手指微动,一曲瑶山缓缓响了起来。
方兰生头一次安静的趴在桌子上听欧阳少恭弹曲子,时光仿佛在这里沉淀了下来,听着听着,他睡了过去。
欧阳少恭有些无奈,又莫名的释然,摇了摇头,抱着琴离开了。
百里屠苏醒来时十分茫然,他不是散魂了吗?为什么还活着?
他起身要下床找人问问,结果一下床发现自己变矮了,他看着自己短短的十指,看着自己的衣服,连忙跑去翻出了一面镜子,镜子里面的半大孩子告诉他,他果然回到了小时候。
百里屠苏连忙跑了出去。
韩休宁正在和幽都婆婆商量加固封印的事。
“我想请紫胤真人来相助,若不找法力高强的人,这封印恐怕无法……”
“娘!”
韩休宁正和幽都婆婆商量着加固封印的事,韩云溪突然闯了进来。
“云溪?你怎么进来了?”韩休宁皱眉道。
韩云溪看着自己的娘亲,忍不住热泪盈眶,他跑上前抱住韩休宁,默默的哭了出来。
韩休宁第一次见他如此,知道自己平日太严肃,苛责了他,忍不住抱着他哄了哄,“好了,别哭了,娘在谈事情,快出去吧。”
韩云溪看着韩休宁,道,“我刚刚做了个梦。”
“什么梦?”韩休宁问道。
韩云溪便将前世的事说了出来,韩休宁眉头紧皱,见韩云溪一脸焦急,点头道,“好,娘听你的。”
韩云溪总算放下心来。
到焚寂被盗那日,整个乌蒙灵谷都严阵以待,连一只蚊子都不能飞进来,紫胤真人联合幽都一起加强了焚寂剑的封印,直到第二日才放松下来。
什么都没有发生。
韩云溪十分不相信,怎么可能?难道少恭也重生了?还是他知道自己也重生了?
韩云溪大脑一片空白,他真的重生了么……
韩云溪偷偷跑出了乌蒙灵谷。
方兰生因为一些小说话本突然迷上了修仙,天天嚷嚷着要上天墉城修仙,被方如沁好一顿收拾,才表面安静了下来。
方兰生不服,来找欧阳少恭,“少恭,我们去天墉城修仙吧,我也想学御剑飞行。”
欧阳少恭无奈的看着他,“小兰,不要想到一出是一出,如沁现在一个人支撑整个家,就指望你了,你去了天墉城,让她怎么办?”
方兰生噘着嘴坐在一边,“我们就稍微学一下,又不是不回来了……”
“好了,不要胡闹了,你课业完成了没有,快回去吧,别又让如沁骂你了。”欧阳少恭下逐客令。
方兰生转头不理他,欧阳少恭见他如此,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房间。
方兰生见他走了,心里越发不高兴,转头看到了他的琴,心里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街上人来人往,忽然一个踩着琴的青衣少年从空中冲了下来,“走开啊你们!快走开!!!”
人群被强制破开一条道,方兰生踩着琴掉在了地上。
正掉在出来买东西欧阳少恭面前。
方兰生一抬头就看见了一脸阴沉的欧阳少恭。
“少,少恭,你听我解释……”方兰生起身要拉他,欧阳少恭一把挣开,转身就走,方兰生追在后面道,“少恭,你听我解释,我不是故意的,少恭……”
欧阳少恭突然停了下来,方兰生连忙追了上去,顺着欧阳少恭的眼神看过去,一个与他差不多大的少年正安静的和欧阳少恭对视。
方兰生突然感觉到了巨大的危机,他一把拉住欧阳少恭,“少恭对不起,我,我就是太生气了,我重新给你买一个,少恭……”
欧阳少恭没有接话,转身要走,被韩云溪追上一把拉住了手,“少恭,好久不见。”
……
方兰生很生气,特别生气,不知道为什么欧阳少恭把那个叫韩云溪的小孩子留在欧阳家住下了,明明以前少恭只跟他玩的,现在天天被那个韩云溪缠着,走到哪跟到哪,方兰生十分不服气。
“喂,你站住!”方兰生叫住韩云溪,“不要再缠着少恭了,少恭只喜欢跟我玩,我们才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少恭根本不喜欢你,你赶紧哪来的回哪去。”
韩云溪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方兰生还真是从小就如此无药可医,他不欲和他多言,转身就走,被方兰生追着各种叨叨。
“小兰?云溪?”路过的欧阳少恭有些疑惑。
云溪……云溪……叫的这么亲切,方兰生心里更难受了,“少恭,你为什么要收留他!”
欧阳少恭抿了抿唇,道,“他无家可归,暂且在这里待几天。”
“哼!我不跟你玩了!”方兰生气愤的说道,说完转身跑走了。
欧阳少恭十分无语,韩云溪看着他这样,忍不住笑了笑,道,“少恭,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欧阳少恭转身,边走边道,“如此清净的生活,要何打算。”
韩云溪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涌动着什么,想要说出口,却又怕把这些平静打破,只好追了上去,拉着他的手,“我陪你。”
“不必了,在下已经有方兰生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弟弟了,再多恐要头疼。”欧阳少恭推辞。
韩云溪抿了抿唇,道,“我不会离开你的。”
欧阳少恭笑了笑,牵着他走了。
方兰生生气了几日,总以为欧阳少恭会过来哄他,结果完全不见他的影子,不过气也慢慢消了下去,他决定再去找欧阳少恭好好谈谈。
欧阳少恭饮了些酒,忽然想起了尹千觞,想问问韩云溪千觞如何了,又觉得多此一举,便靠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韩云溪过来时正看到欧阳少恭微醺的睡过去的模样,眉目精致如画,睫毛轻轻的颤抖着,似是做了什么不安的梦,唇动了动,韩云溪凑过去,听见了两个字。
巽芳。
他突然莫名的生气,抬手抚摸着欧阳少恭漂亮的眉眼,他闭上眼睛,轻轻凑了过去。
带着酒意的浅浅的呼吸,和着他自身的清淡的体香,十分好闻,韩云溪越凑越近,最后呼吸交融,他轻轻贴上了他的唇。
“喂!你干嘛呢!!!”方兰生震惊的声音响起。
韩云溪恋恋不舍的离开,起身走过去将方兰生拉了出去。
“你这个大色魔!你竟然!你!”方兰生气的暴走,但是碍于礼数又不能对韩云溪动手。
“你不是想学修仙吗?我可以带你去天墉城。”韩云溪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别想用这个收买我!我要告诉少恭!”方兰生顿了顿说道。
韩云溪瞥了他一眼,手指交错用法术变出了一把剑,方兰生目瞪口呆,韩云溪将法术注入方兰生的青玉司南佩中,将他扯到剑上,法术一动,直接让剑带着方兰生在院子里绕了一圈,方兰生从剑上一下了,态度一下子变了,看着韩云溪仿佛在看神仙。
“大侠!教我!”
韩云溪点头,“过几日我给你一封信和一个玉佩,你凭此物天墉城自会收下你,放心吧。”
方兰生连连点头,完全把欧阳少恭抛之脑后。
韩云溪满意的看着方兰生离去的背影,转身回了房间。
多年以后,学成归来的方兰生看到被韩云溪吃到手的少恭时才反应过来,但是此时生气也为时已晚,无济于事了。
算了,少恭开心就好了。

【all乔】【all郑吉】风云变

第二十八章
就知道要被屏蔽……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56885585909883
链接如果打不开就评论区见

【all乔】【all郑吉】风云变

我更······




二十七

把郑吉带回去后郑岩就关上了房门,郑吉转身将烛火点亮,被郑岩拉到床榻,他抓着郑吉受伤的胳膊,手掌拂过伤口,有些狰狞的伤口竟一瞬间被复原了。

郑吉皱眉,“你还会治疗的法术?”

郑岩没回答他,心里十分心疼,“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让你受伤了。”

郑吉看他一脸自责,忍不住拍了拍他的头,“男子汉大丈夫,受个伤算什么。”

“你受的伤够多了,是我们对不起你。”郑岩抚着他漂亮的眉眼,喃喃道。

“我们?”郑吉越发疑惑。

郑岩却不待他多问,直接吻上去,将他压在床榻上,两人翻滚着厮吻缠绵,很快郑吉就忘了刚刚的问题。

“笃笃笃”一阵敲门声响起。

被郑岩折腾了一宿的郑吉动了动,郑岩安抚的轻轻拍了拍,他又接着睡了过去。郑岩起身,披了衣服去开门。

方沐白站在门外,郑岩看了他一眼,悄悄关上房门出去与他说话。

“方公子有何贵干?”郑岩问道。

“昨日看两位对付妖物,身手不凡,又要北上参加武林大会,不知可否与我们同行?”方沐白问道。

郑岩皱眉,若是与他们同行岂不是不能和郑吉再过二人世界?郑岩张口要拒绝。

“好啊。”郑吉打开房门道,“方大哥你们也要去武林大会吗?”

郑岩有些不满,瞪了一眼方沐白。

方沐白笑道,“是,我们也正要去参加武林大会。”

“你们何时启程?我这就收拾行李去。”郑吉有些高兴。

“随时可以。”方沐白和郑吉完全忽略了郑岩。

方沐白走了以后郑岩看着忙碌的郑吉,“为何跟他们同行?他们一看就是江湖中人,和我们冲着游玩去的根本不一样的。”

“能多交几个朋友啊,”郑吉笑着说,“我还从未有过江湖中的朋友呢。”

“你的封印吸引妖物,只会给他们增添麻烦。”郑岩极力想让郑吉死心。

“现在妖物肆虐,正好多除去几个,怕什么。”郑吉十分乐观。

郑岩面色不虞,将行李打包,不再说话。

郑吉看着他这样,有些无奈,但是他的心十分坚定,就算郑岩发脾气他也不会改变。

和方沐白九虚子同行郑岩就不能再作弊,只得迁就两人的速度,郑吉见他们两个骑马上路,心里也有些拘束,觉得男子汉大丈夫不可天天钻轿子。

“我们也骑马吧。”郑吉看着郑岩。

“不行,”郑岩一口拒绝,“你和他们岂能相提并论,不怕骑一天的马大腿磨破皮?”

郑吉抿了抿唇,“你怎么跟个姑娘似的,那你在马车待着,我出去了。”

郑吉起身要出去,被郑岩扯了回来,“是我对你太宽容了?让你胆子越来越大?”

郑岩始终是郑岩,就算他对郑吉好,细心体贴的照顾他,那也只是建立在郑吉听话的基础上,这种假象几乎快让郑吉忘了曾经被他强迫的日子了。

郑吉停下来,与郑岩对视着,面上笑容渐渐隐去。

郑岩心里有些懊恼,好不容易拉近的距离又被他亲手毁了,他将郑吉拉进怀里,嗅着他身上月见草和栀子花的香气,紧紧的抱住他,“对不起,吉儿,我,太喜欢你,不想让你和别人接触,我,我不是故意的。”

郑吉不知该如何回答,他似乎总是被许多人喜欢,所有的选择都很被动,因为这些人都太强势,直接替他选择,他完全没有参与的机会,他很感激他们对他的爱意,但是这些爱对他的束缚太紧了,让他不能呼吸,郑吉想起晏沉沙,想起六皇子,想起三皇子,想起十三皇子,他闭上眼睛拥住郑岩,“我知道。”

郑岩看着他精致的眉眼,俯身吻上他柔软的唇,郑吉张开口回应着他,他的脑子很乱,他想做一个专情的人,但是却一次次和各种人发生关系,理智和感情撕扯着他,他不知何去何从,到底谁,才会是他的归宿?

连着赶了几日路,某日方沐白在休憩的间隙道,“前面是白云寺,几位如不嫌弃,不如随我一同拜访白云寺若尘大师,若能请得动他,也算是武林一幸事。”

“是啊,他佛法高深,若能请得动他,武林也许就有救了。”九虚子感叹道。

郑吉十分惊奇,这武林里还真是藏龙卧虎,不知什么地方就会出现高手,他点头,“好啊。”

郑岩也附和着点了点头。

高手似乎都喜欢住在清净的地方,九虚子和这个若尘大师都住的十分偏僻,郑吉等人到了山上后天色已晚,几人跟着方沐白进了寺里。

方沐白似乎对这里也很熟悉,拦住一个路过的和尚问道,“在下方沐白,特来求见若尘大师,可否通传一下?”

和尚回礼道,“阿弥陀佛,原来是方施主,不必通传,且随小僧来吧。”

说着领着方沐白等人左转右转,去了一个简陋的房间。

小僧离开后,房间响起了一道十分磁性的声音,“施主远道而来,进来休息片刻吧。”

方沐白推门而入,只见一个穿着朴素,但是面容却极其俊朗的和尚正坐在桌边,笑着看着他们。

郑吉感觉到方沐白的身份不简单,姓方,又和江湖中的高手如此相熟,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武林盟主方沐白无疑了。

若尘大师起身,“许久不见,方盟主可好?”

“大师抬举方某了。”方沐白笑道,“此次方某来······”

若尘大师抬手止住了方沐白的话头,“贫僧知道,斩妖除魔,正是贫僧的己任,必不会推辞。”

方沐白笑了,“多谢大师。”

若尘大师眉目间却莫名忧愁,方沐白心里也有些酸涩,两人仿佛想起了同一个人,郑吉看着两人,垂眸思索着。

几人夜里留宿在了白云寺,方沐白心事重重,无法入睡,索性上了屋顶望月兴叹,郑吉见他如此,趁郑岩出去也爬上屋顶和他并肩而坐。

“你是武林盟主方沐白?”郑吉问道。

方沐白点了点头,“抱歉,并非有意要骗你们,实在是行走江湖,身份暴露容易出事故。”

“我知道。”郑吉点头,“为何请到了若尘大师你还不高兴?”

方沐白侧头看着郑吉,郑吉是个很漂亮的人,恰到好处的漂亮,让人放下心防,又在这恰到好处的月色下,方沐白忍不住敞开了心扉,“我曾在这里遇到过一女子,她是个女侠者,惩奸除恶,古灵精怪,我偶然来寺里与若尘大师商议武林之事,便碰到了她,她在缠着若尘大师要一个好玩的机括,若尘大师不给,我们三人就待了一段时间,她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遇到她的人都会喜欢上她,方某也不例外,后来得知她是落梅山庄的大小姐,正想提亲的时候,落梅山庄被妖物屠杀,她也失去了消息。”

郑吉有些难过,“这也是若尘大师加入你们一同除妖的原因?”

方沐白点头,“是,我们想让这些妖物付出代价,不仅仅为落梅山庄,更是为无数武林人士,天下百姓。”

郑吉忍不住有些敬佩他,于是道,“郑吉也必竭尽全力,帮助你们。”

方沐白笑了笑,“多谢。”

两人正说着,突然听见一阵喧哗,许多和尚涌向白云寺前门,“有妖物潜入寺内,守住大门,别让它逃了!”

方沐白和郑吉对视一眼,连忙跳下房顶。

郑吉与方沐白跑进院子里,九虚子和若尘大师也出来了,只见院中频繁有妖物的残影掠过,看见郑吉,静了一瞬,然后齐齐攻向他。

郑吉抽出佩剑运足内力迎了上去,妖物比之上一次变得难对付了许多,郑吉击空了好几次。

若尘大师等人也连忙去解救他。

此时消失的郑岩飞回了酆都。

他靠坐在王座上,听鬼将禀报现在的局势。

“王上,仙界封魔塔里逃出了一个有些棘手的魔物。”鬼将道。

“是什么?”郑岩皱了皱眉头。

“饕餮。”鬼将回答道。

“饕餮?”郑岩面色有些凝重。

“是,只有魔尊晏程能压制住的饕餮。”鬼将道。

“晏程······哼。”郑岩冷笑,“定是那贱种在作怪。”

说完他起身,“本王就让他们看看,谁才能得到吉儿的心。”

鬼将看着郑岩远去的身影,摇了摇头,想起当初那个满身伤痕的人,希望······这次郑吉能得到一份真正的幸福。

九虚子将一张符箓打入妖物体内,引爆了一片,郑吉后退几步,被侧面窜出的一只一下子扑到在地上,他有些慌张,方沐白他们自顾不暇,根本无力去救郑吉,郑吉挣扎着,几次想要斩杀它却被它掰住手腕,将剑远远的抛了出去,这妖明显是这群妖物的首领,也开了神智,就是冲着郑吉来的,郑吉被它压在地上欲行苟且之事,挣扎又根本挣扎不开,他忍不住有些绝望,“郑岩!你在哪!郑岩!”

妖物撕扯着他的衣物,迫不及待的要将他就地正法,郑吉不停的乱踢乱蹬,心里第一次气恼郑岩为何不在他身边,他挣扎不开,眼看就要被这妖物强暴了,气的流下泪来。

这大妖正揉弄着郑吉的腿根要提枪上阵的时候,突然猛地顿住,然后缓缓的倒在郑吉旁边。

郑吉将妖物的尸体推开,拢着衣服被抱进一个有些单薄的怀抱里,“对不起,对不起。”

郑吉紧紧抱住他,劫后余生的压抑着委屈,“你去哪了······”

“对不起,是我不好,对不起。”郑岩安抚着他。

郑吉缓了缓,推开郑岩,“先解决这些妖物在说吧。”

两人起身,有郑岩的加入,这些妖物很快被解决了,方沐白几人再次见识了隐族奇异的武功,倒没有第一次那么惊讶了。

一切结束后,郑岩与郑吉也回到了房间,郑吉看见桌子上多出来的食盒,“你,刚刚是出去买吃的去了?”

郑岩打开食盒,“是,寺里没什么好吃的,我便想去山下看看,本以为飞过去会很快,没想到还是出事了。对不起。”

郑吉心里有些感动,郑岩无疑是最了解自己的人,他知道自己最喜欢吃,又最挑食,所以总是千方百计照顾自己的味蕾,想起刚刚,郑吉忍不住有些羞愧,“别道歉了,先吃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