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辞魂

all乔及他的一切角色,坚决不逆

最近在试着架构原始部落世界观。
首先他们要先有个原始环境,一个住在漂浮在天上的土地的高级人,一个地上的原始人,当然他们对乔乔来说都很原始。
然后要有冲突,天上的高级人会定时下来招人,当奴仆,同时会压迫地上的人,让他们进贡,被压迫者想要反抗,但是打不过压迫的人,因为天上的人很强。
还要有等级的识别方式,就是灵魂的颜色,每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灵魂的颜色,在冥想和测量灵魂颜色的透明的花(还没想到名字)上都可以发出或看到,弱者的颜色浅,强者的颜色深,颜色可以通过锻炼和冥想加深,灵魂加深对身体有好处,天上的高级人灵魂普遍比地上的人强,然后就是,那啥可以生子的人的灵魂不是纯色,发白,无论什么颜色,比如红色,如果可以生子,那灵魂就不是红色,而是粉色,越白的灵魂的后代越强大,然后乔乔的灵魂是纯白色,测他的灵魂的时候会引起轰动,因为天上地下从没有这么纯净的灵魂,嘿嘿嘿。
男性最强大的灵魂应该是黑色,只有天上的王的儿子是黑色的,很强大的灵魂,没有人敢和他作对,越强的灵魂颜色越深,要不断的锻炼肉体,同时冥想,天上的人会接触到不同的空气,所以许多孩子出生就比地上的人灵魂强大。灵魂强大的人有威压,或者用意念杀人,这其实是神,不过原始人不会用这股能量,乔乔会引导他们。
然后还要有一些奇珍异宝,每一个人成年都要自己捕捉契约兽,契约兽是人们的终身伴侣,战斗伙伴,坐骑,反正用途很多,选定契约兽以后,要进入它头顶的晶体中,也就是它的精神世界,打败它,或者被它打败,然后就可以驯服它,或者受伤,退出。
部落之间也会有冲突,东南西北各有几个大部落,然后有附属的小部落,部落之间会互相吞并,占领物资什么的。乔乔会在部落冲突的时候被小攻发现他的智慧,嗯,发现他不止是一个优秀的……那啥。
然后乔乔会在文化娱乐军事等等各个方面提升他们的知识能力,比如做熟食,比如写字,比如改进武器,比如捕猎。
然后这个原始人因为灵魂的原因,普遍高大而且强壮,一米九以上,嘿嘿嘿。
关于奇珍异宝,都是天然的,比如在哪个树下冥想能促进灵魂的强化,吃什么果子可以直接强化灵魂,许多猛兽的肉也是可以强化灵魂,不过他们生吃……
乔乔会教他们制作一些利器,然后武器沟通灵魂以后就可以用意念控制……
先记录到这,其他的想到再说。
我现在先更风云变。

【越恭】【刘乔】烟(下)

上是5500字,中是5700字,下我为了不吃手机,爆肝码了7700字,大佬们满意了吗?满意就说句话嘛,你们一句话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战三百回合。

给大佬们递话筒。

https://wx2.sinaimg.cn/mw690/006WvBxfgy1fvanrvwj9rj30l97ps1kz.jpg

……又想开坑……
其实我一直有一个脑洞,但是没有说过……
哎不对我说没说过啊……忘了……
反正就是,乔乔穿越到原始社会,在不断的探寻中推进那个时期的文化和社会的发展,然后成为酋长和小攻们没羞没臊。
然后因为穿越的一些小问题,他的生命就被定格了,不老不死不伤不灭,直到他把历史推上正轨才能回家。
当然不会有什么系统帮助他,就比较现实,除了死不了没啥特别的金手指……
我不开坑,我就存个档,以后没脑洞了就写这个。

【苏恭】摄影师和舞蹈学霸的故事

https://wx2.sinaimg.cn/mw690/006WvBxfgy1fv84xf8vjvj30qo20snoi.jpg

很久之前写的文,没写出想要的感觉,就没发······emmmm但是因为几天没更文,你们瞎看吧,反正只有一篇

试着画乔乔这个西装帅图,起了个草,不像啊,不想画了,哭瞎

其实风云变的剧情发展……有它自己的想法……我都控制不住……本来开始写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全都想出来,只是想到哪里写到哪里……然后越发展,它自己就把一些世界观给补全了……
比如鬼和尸,鬼是鬼王,尸是修罗,虽然他们是互通的,但是也是不一样的,……要不然怎么会出现行尸……
然后就是吉儿的身世。
吉儿是天地初开时的盘古之泪,带着盘古的无限之力,有他对世界的留恋和热爱,也有怨恨和不甘……然后又和当时的混沌之力产生化学反应,变成了一个可以无限生成灵力的珠子,因为混沌之力无论是仙魔还是人妖就都能吸收……所以吉儿哪个种族都……
女娲为了不让珠子落入恶人手中,就把他收为己用,然后补天的时候就用了他的灵力,因为灵力用的越多,这个珠子就运转的越快,反而会生出更多的灵力,珠子又是实体,于是就有了灵,也就是吉儿。
补天以后天地间百废待兴,女娲就让吉儿去人间救人,然后这个时候他就认识了魔尊晏程,相处了一段时间后晏程喜欢上了他,天天跑女娲面前让她给吉儿搞个实体变成仙人,女娲那当然不同意,因为她知道吉儿有善的一面也有恶的一面,要是变成实体再和魔尊在一起,她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世界岂不是要废了,而吉儿不知道,还在人间救人,这个时候他随手救了一条白龙,离开以后白龙醒了,身边是一个男孩在照顾他,他以为是男孩救得他,就是小道士黎靖的前世。白龙想必你们知道是谁,对,就是玄清。
然后女娲算到自己大限将至,怕吉儿惹出祸端,就把他灵力封印了投入了轮回,但是因为是无限灵力,她不能完全封印,人的身体会被灵力撑爆,只有让他做半妖,还给他下了一个咒语,自己的灵力不能使用,因为这个灵力很恐怖,她又不能保证吉儿永远善良,就……但是这便宜了几个小攻hhhh
然后吉儿在上一世果然就很坏hhh
最后吉儿会因为轮回多次封印变浅而存在爆体的危险,吉儿是灵,没有女娲的稳定他随时会消散,就需要小攻们合力加强封印……
最后吉儿会修成仙,也会知道怎么用自己的灵力……
小攻们会和他he……
先记录这么多,其他的到时候再说吧。

【all乔】【all郑吉】风云变

说好这章让晏将军出场,绝不食言。

猜猜不弃去哪里了。

猜猜这小男孩是好是坏?

三十九

计划好了以后几人就收拾东西准备上路了。

临走的前一天夜里方沐白去找了郑吉。

两人默默的走在路上,许久不说话,郑吉有些疑惑,忍不住问道,“方大哥,可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方沐白停下来,看着郑吉,“郑贤弟,我不知道我这算不算多管闲事,但是思虑再三,既然拿你当兄弟,那我定不能看你身处水深火热之境地,你有什么想要帮忙的一定要告诉我,不要怕拖累我。”

郑吉皱了皱眉,见他一脸诚恳,道,“方大哥为何这么说?”

方沐白有些为难,咬了咬牙,说道,“从业云山庄回来的时候,我看到涂山逸和你······”

郑吉听闻此话,面色爆红,“这······我······”

两人都有些不自在,方沐白道,“抱歉,我只是想帮你·····”

郑吉摇头,“方大哥不必说抱歉,郑吉要多谢你的好意才是,不过涂山逸并未强迫我,只是想阻止我去蛮夷罢了。”

“原来如此,”方沐白笑道,“是方某多想了。”

郑吉连忙摇头,“方大哥别这么说,他毕竟不是凡人,郑吉还是要多谢方大哥的关心。”

两人正说着,旁边的树丛里突然一阵响动,方沐白厉声斥道,“谁!出来!”

一个一身黑衣的人从树丛后踉跄着走了出来,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郑吉细细看去,面色大变,“晏大哥!”

晏沉沙胸口大片血迹,他捂着伤口,吐出一口鲜血,“吉儿······”

郑吉和方沐白连忙上前扶着他,郑吉又着急又心疼,“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伤的这么重?”

“这些稍后再问,先扶他去休息吧。”方沐白道,两人连忙带他去了卧房。

尹无寒被方沐白叫了过来,为晏沉沙诊断过后,道,“是箭伤,但是箭头并未在体内,让人熬些治伤的药服下就可以了,而且这人身体的恢复能力异于常人,不必担心,他没有性命之危。”

郑吉道了谢之后便拿了药去熬药,方沐白问道,“他是你朋友?”

郑吉点头,“他是临安晏家的长子晏沉沙。”

“戍守边疆的晏老将军的儿子?”方沐白十分意外。

郑吉点了点头。

“原来是他······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方沐白皱眉。

“临安城出事了。”郑吉眉目间满是凝重,“但愿不要祸及百姓。”

方沐白面色发沉,不知在想些什么。

因为晏沉沙的到来,行程不得不推迟了一日,本来十分不喜晏沉沙的郑岩竟也没有反对,这让郑吉偷偷松了一口气。

晏沉沙醒来时郑吉正守在他床边,见他醒来十分高兴,“你醒了?饿了吗?我煮了粥。”说着要起身去拿吃食,晏沉沙紧紧抓住他的手,一把将他拉进了怀里,郑吉差点压到他的伤口,道,“怎么了?”

晏沉沙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抱着郑吉,郑吉却从他身上感受到一股巨大的悲痛,比听闻晏沉静的噩耗时的痛苦更甚,他不再说话,只是任晏沉沙这么抱着。

许久以后,晏沉沙出声道,“我父母家族皆被皇帝诛杀了,”他的声音十分沙哑,仿佛干枯的老树,“因为他们和太子勾结。”

“我想去救他们,结果被三皇子带人抓住了。”晏沉沙道。

“那你怎么逃出来的?”郑吉问道。

“六皇子救了我。”

“六殿下?”郑吉十分意外。

“是,父亲将他手中的虎符交给了六皇子,换六皇子保我一命。”晏沉沙有些哽咽,“从今而后,这世上我再无亲人了。”

郑吉第一次见到如此脆弱的晏沉沙,心疼的抱住了他,“别难过,晏大哥,你还有我。”

晏沉沙将郑吉紧紧的抱在怀里,“我要报仇,父亲一生忠君爱国,根本不可能造反,这是欲加之罪,皇帝想要的,分明是父亲手中的虎符。”

“你冷静一点,”郑吉抬头与晏沉沙对视着,“以你个人之力,怎么可能对抗拥兵百万的皇帝,我们等六殿下的消息,你不要自己擅作主张。”

“六皇子现在驻兵临安城外,正与皇帝对峙,”晏沉沙摇头道,“根本没时间顾及别人。”

“什么??”郑吉震惊的问道,“他要和皇帝正面对抗??”

晏沉沙点头,郑吉有些着急,“不行,我要回临安城,他已经死过一次了,我不想见他再死一次。”

“现在最不能回去的人就是你,”晏沉沙紧紧箍住他的腰,“若是让皇帝抓住你,那六皇子就一点胜算都没有了。”

郑吉听闻此话,渐渐地清醒了过来,现在他诸事缠身,若是回去不仅会给他添乱,这里的事也得不到解决,倒不如先除尽妖物,赢得民心后再回到六皇子身边,六皇子得到百姓的支持,这场仗也就赢了一半了。

想清楚了这些,郑吉也不再想要回去,他有些歉意的靠在晏沉沙肩头,“对不起,是我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本想安慰你,却差点给你添乱。”

晏沉沙无意识的抚弄着他的腰,想要说什么,最终却没有问出口。

入夜。

晏沉沙正要入眠,突然感觉到一股杀气,他猛地睁开眼睛,是郑吉的弟弟郑岩。

“你来干什么?”晏沉沙转头懒得看他。

“救你。”郑岩扬起下巴嘲讽的看着他,“要不然又要拖累我们。”

“不必了,”晏沉沙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我不相信你。”

“哼,这由不得你。”郑岩上前道,说着,将一股阴气打入了晏沉沙体内。

晏沉沙感觉浑身发冷,阴气在他全身的经脉里流窜,强行破开阻碍,晏沉沙顿时疼的浑身发抖,“啊!!!!!”

郑吉听见声音连忙跑了过来,晏沉沙疼的不停翻滚,浑身如万蚁噬身,阴气所过之处,经脉被拓宽了许多,但是也让他疼的忍不住呐喊。

“怎么回事?”郑吉着急的问郑岩,不待郑岩说什么,他已经跑到了晏沉沙身边,“晏大哥!晏大哥!你怎么了?”

“我在帮他疗伤,顺便给他拓宽经脉,一会就好了。”郑岩事不关己的说道。

郑吉看到晏沉沙胸口的伤口果然在肉眼可见的愈合,虽然心疼,但是也不好再斥责郑岩,唯有紧紧握着晏沉沙的手,看着他疼的满头大汗,却束手无策。

郑岩冷冷的哼了一声,他才不会无缘无故的救晏沉沙,以后遇到饕餮,若是让他提前解开封印,这个游戏岂不是就要结束了。

当然要将肉体打磨的结实一点。

第二日晏沉沙就完全痊愈了,内力也飞跃了一个大境界,郑吉十分高兴,尹无寒意外的问道,“他怎么这么快痊愈了?可否让我看看他的伤口?”

郑吉道,“郑岩治好他的,你不如去问问郑岩。”

“原来有仙人相助,”尹无寒笑道,“怪不得。”

几人启程去剑阁,路遇被妖魔袭击的人便停下来杀妖,解救了不少无辜百姓。

路过一片森林的时候几人又听到了打斗声,过去一看,原来是老熟人。

“兔九?!”几人十分惊讶。

兔九此时正和几个进化未完成的妖打的不可开交,而她身后躲着一个瑟瑟发抖的小男孩。

郑吉和方沐白几人连忙上前帮忙,斩杀妖物救下了兔九和小男孩。

兔九拍了拍身上的灰,抬手一把推开小男孩,“你他妈害老子!”

“你干什么?怎么能这么对待小孩子?”尹无月指责道。

 “好久不见啊,”兔九不理她,上前道,“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上次兔九采到冰魄草就与方沐白等人分道扬镳了,本来以为以后不会再相见,想不到现在又见面了。

“你和这个小男孩什么关系?”方沐白问道。

“我?”兔九指着自己,又指着小男孩,“和他?没有关系,这小兔崽子自己跑过来抓着我的衣服,害我被那些妖围攻,我也一脸懵逼。”

方沐白皱了皱眉,“他是妖吗?”

兔九摇头,“不是,他身上没有妖气。”

郑吉见此,在小孩面前蹲下身道,“小兄弟,你父母呢?”

小男孩似乎特别喜欢郑吉,十分主动的靠在了郑吉肩头,“我父母都死了。”

郑吉皱了皱眉,“那你住哪?”

“我住在万古镇,”小孩一边心不在焉的回答,一边玩着手里的小花。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赵悬。”

郑吉抬头和几人对视了一眼,道,“你为什么会被妖怪追?”

“因为······”赵悬突然一脸难过,“爹娘被妖怪吃了,我要找他们报仇!”

郑吉抿了抿唇,看向方沐白,“看来附近的妖怪也不少,不如我们先送他回去吧,顺便调查一下当地百姓的情况。”

几人点了点头,带上赵悬和兔九向万古镇而去。

万古镇是一个十分繁荣的地方,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意,对陌生人也十分温和。

赵悬牵着郑吉的手,安静的走在他身边,却似乎不认识这里的人一般,没有丝毫的高兴和激动,郑吉微微蹙眉,感觉到有些不对劲,道,“小兄弟,你的家在哪里?”

“跟我来。”赵悬道。

几人随着他走,一直走到了镇子尽头,有些荒凉的地方,屋舍寥寥无几,人更是少之又少,郑吉正疑惑着,前方却柳暗花明的出现了一座大宅子。

郑吉看向郑岩,郑岩抱着胳膊道,“进去吧,免费的住所。”

郑吉见此,知道此地没有问题,于是带着人们一同进去了。

宅子虽大,仆人却没几个,唯有一个老婆婆和一个健壮的青年。

尹无月搓了搓胳膊,向方沐白靠了靠,“方沐白,我怎么感觉这里阴森森的?”

老婆婆见赵悬回来,迎上来唠唠叨叨的说道,“少爷你跑哪去了,不是跟你说过外面有许多妖怪,不要到处乱跑吗?”

赵悬乖巧的点了点头,老婆婆疑惑的看着郑吉几人,“这是?”

“奶奶,这是我的朋友,我在外面迷路了,是他们送我回来的。”赵悬解释道。

“哦,哦,原来如此,多谢几位侠士,我家少爷给你们添麻烦了。”老婆婆歉意的说道。

赵悬拉着郑吉的手,“大哥哥,你们可以在这里多住几天么?”

郑吉笑了笑,“好啊,那我们帮你报了仇再走好不好?”

赵悬笑了,露出两个可爱的酒窝,“谢谢大哥哥。”


我想画他,我的妈,太帅了呜呜呜,不行,我再练练,太帅了,好怕画毁,我再练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