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辞魂

all乔及他的一切角色,坚决不逆

重生在原著


自从被屠苏强吻以后,少恭就开始私下打探,有关话本有关他自己的一些事。
可是天墉城好像对此事都有些心照不宣的讳莫如深……少恭探了好几次口风都以失败告终。
小钰和芙渠依旧整天没心没肺,有事没事就去打扰少恭。
“少恭哥哥!”小钰在外面喊。
少恭将人让进屋,问道,“小钰师姐,芙渠师姐,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来找你玩呀。”小钰大大咧咧的坐在桌边,给自己倒了杯茶。
其实就是想探探你和大师兄的感情发展怎么样了。芙渠心道。
小钰抬头间忽然看见了少恭腰间的一块丑不拉几的玉佩。
“这是什么玩意儿?”小钰愤怒的抓住烛龙之鳞质问道。
她的位置怎么被一个这么丑的东西给占了??
少恭挑挑眉,“这是烛龙之鳞,在下的贴身玉佩。”
听到贴身两字,小钰更火了,什么鬼东西也敢贴我家少恭的身,砸了它!
“这个东西,”小钰竖眉怒道,“你不能带!”
少恭一愣,“为何?”
“它……反正不能带,它……大凶,招邪!”小钰开始瞎编。
少恭:“……”呵呵当我傻的么。
芙渠见小钰跑题跑到天边去,赶紧戳她。嘴里忙道,“啊少恭啊,你这看着挺冷清啊。”
“师姐多虑了,大师兄最近时常来蔽舍指导在下剑术。”
哟,有情况。
芙渠和小钰同时支起耳朵。
少恭见一提大师兄两人一副花痴模样以为两人是为打探大师兄消息而来的,不禁翻了个白眼,接着道,“大师兄剑术高深,少恭受益匪浅,而且大师兄很有耐心,细细为少恭讲解了许多问题。”
可不是细嘛,罗里吧嗦,少恭是那种需要讲解的人吗?当然少恭不知道,陵越纯粹就是不愿意早点离开才借此说个没完。
啊大师兄实在是太太太体贴啦!小钰和芙渠一脸幸福。
少恭趁机问道,“天墉城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好玩的事?”
“有啊,前几天陵端还带队伍和肇临他们撕逼了呢。”小钰翻白眼。
“哦?为何?”少恭惊奇,肇临不是陵端的小弟么?
“原则问题。”芙渠高深莫测。
因为当时苏恭没成,肇临唉声叹气不小心把这事说出去了,结果让陵端知道了,于是越恭主力军开始炮轰肇临,苏恭队想这样不行啊,你们越恭队以多欺少欺人太甚啊,于是也开始联合起来炮轰越恭队,两队结怨已深,于是越吵越厉害,最后甚至到了要禀告掌教真人的地步,幸好最后被大师兄强势压下去了。
大师兄这两天也头疼坏了,一边要防止师弟们吵架,一边要看着少恭不被屠苏吃掉,烦都烦死了。
所以进少恭房间的时候看见小钰和芙渠俩惹祸精下意识的皱了皱眉。
少恭站起来,“大师兄。”
小钰和芙渠也站起来喊大师兄。
陵越点了点头,“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小钰幽幽的看了陵越一眼,“没干什么,就是说说话,既然你来了,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再见。”说完扯着芙渠瞬间跑没影了。
陵越回头看了看,问少恭,“她们跑什么?”
少恭撇嘴,摇头。
见少恭少见的出现了这么可爱的表情,陵越眉头松了下来。
陵越笑了笑,坐在桌边,“少恭,过来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少恭坐过去,陵越摊开手,是一颗白色的拇指大的珠子,穿在一条红绳上。
少恭:“……”什么鬼,他脑子没病吧。
“这是定魂珠。”陵越道。
少恭脖子一梗,又来了。
“我观你身体瘦弱,应是魂魄不是很稳定,你带上这个,好处只多不少。”陵越说的像是个卖假药的。
卧槽我魂魄不稳你都能看出来,你别是伏羲派来阻止我拿焚寂的间谍吧。
少恭眯了眯眼睛,客气道,“这太贵重了……”
陵越一副看自家老婆的架势道,“别跟我说什么贵重,只要它对你有用就行。”
说着就要上手帮少恭带到脖子上。
少恭尴尬的停在原地任陵越动作。
陵越感觉到少恭的呼吸轻轻喷在自己的脖子上,又开始自动脑补《焚心记》里的剧情,然后他硬了。
少恭感觉到陵越的呼吸突然加重了。
懵逼。
我做了什么???

评论(34)

热度(92)